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心里拔凉拔凉的
    岳文也不推辞,他笑着一挥手,把掌声压下来。

    “我不多说,就说一句话,大热天,不容易,我下班后哪里也不去,完成目标,给你们庆功!”

    大热天的,一个个汗流浃背,原本想着岳文会一二三四讲几点,最后萨达姆再赞扬一下岳文的讲话,再提出几点要求,可是没想到,这讲话这就结束了。

    一个交管所长带头鼓起掌来,那种懒老婆的裹脚,又臭又长的讲话是没有市场的。

    萨达姆与王建林互相看看,萨达姆很是惊讶,但王建林已经跑下台阶,因为岳文已经走下台阶。

    他笑着走到排在第一位的芙蓉街道交管所所长跟前,笑着伸出手来,戴着金丝眼镜胖得象个财主的交管所长赶紧诚惶诚恐地伸出手来,“辛苦了。”岳文轻轻道,然后用力一晃财主的手,财主赶紧道,“不辛苦,都是为是了工作。”

    岳文一笑,接着又走向下一位……

    萨达姆想了想,也走下台阶,与王建林一左一右跟在岳文身后,待与十五个交管所长握完手后,岳文又朝邵元和、唐国强和刘强东走来,“辛苦了。”

    话不多,但握手有力。

    “出发。”

    他面色严肃地站在台阶上,下达了到交通局后的第一道命令。

    “轰——”

    所有车辆的引擎开始点火,所有的执法人员都钻进车里。

    “啪——”

    萨达姆又一次目瞪口呆,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岳文右手高高举起,举于耳朵上侧,敬礼!

    萨达姆与王建林互相看看,后面的邵元和、刘强东等人却早已举起右手。

    “笛——”

    打头的车辆主动鸣笛示意,车里,所有的执法人员也都开始敬礼。

    一辆,两辆,三辆……

    所有的车辆缓缓驶过岳文跟前,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着岳文,所有人的右手都高高地举起……

    车辆如长龙一般越过影壁,奔赴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当最后一辆车出发,再也看不到踪影,岳文的手才慢愣是放下。

    此时,已是汗湿衣衫,右手酸麻。

    他转头一看,萨达姆正在用力地甩着右手,王建林也在用力地揉着右手,岳文一笑,“回局里。”

    虽然敬礼不标准,自己的敬礼也不标准,但始终要有一个仪式感,有一种使命感。

    他意风风发大踢步地走在前面,却没有看到后面王建林面带隐忧。

    ………………………………………

    ………………………………………

    “局长回来了。”

    他刚刚走出电梯,办公室的秘书祁涛就拿着钥匙等候在门前了。

    祁涛刚走出去,柳枝拿着几份文件走进来,“局长,有几份文件需要您签字。”

    她的头发是那种今年流行的小波浪,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显得很清爽。

    岳文不由多看了她几眼。

    七月了,葛慧娴也要从新加坡回来了,生活,又要继续,可是生活还是原来的那个生活吗?

    最近几次通话,两人的默契仍在,葛慧娴还象这个夏天那样火热。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

    他脸上不由又笑了,柳枝看看他,“局长,有什么高兴事?”

    “噢,”岳文笑道,在这种漂亮女人跟前,男人的心情还是愉快的,“你,”他本想说你猜的,可是想想还是不要开玩笑的好,特别是这种漂亮的少妇,“今天不是有行动吗?估计能有些成果。”

    柳枝也笑了,她一动身上的香气立马袭来,是那种清香,不,花香,闻香识女人,真是一点也不假,“前天我们楼下二楼的邻居图便宜打了一辆黑车,走到半路发生车祸了,在医院住下所有的钱都要自己掏,……”

    岳文饶有兴趣地看看她,这才第一眼认真地打量她,这是个聪明人,绝对也是个漂亮的女人,她并没有表扬局长,赞扬这次行动,而是从一件小事来印证自己决策的正确。

    看到那白皙的长长的脖颈,岳文立马想到张贤亮老先生那部著名的《灵与肉》,马上打消自己的绮念,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他暗暗提醒自己,正视正听正念,特别在下柳枝的接触上。

    柳枝见他签完字,却没有马上离去的意思,岳文正要委婉地打发她,王国光在外面敲了敲门。

    下午,芙蓉路街道全体机关干部大会,陈江平讲话,刘志广主持。

    岳文跟宝宝在后排坐下,“杨勇,跟蚕蛹有什么关系?”

    宝宝看看周围,嘿嘿笑着,用食指在裤裆处一比划,“他那个家伙事儿不比蚕蛹大多少,”

    岳文看着杨勇从大会议室门外走进来,转过头一阵窃笑,呵呵,有机会一定要观赏一下。

    宝宝小声提醒道,“别当着他的面叫啊,叫他勇可以,他也答应,其实,我们叫的是蛹!”说完,又坏笑起来。

    黑八踽踽从前面也走了过来,不客气地在岳文身边坐下。组织办的座位本来在前排,可是看到岳文、宝宝、杨勇、彪子几个人在后面,他也跑了过来。

    “你叫岳文吧?昨天的事我也听说了,牛逼啊!”黑八很不见外,脸上一幅佩服到家的表情。

    岳文看看黑八,严肃地说道,“觉着自己牛逼,一定就是sb,哥还没有那么**。”他一连说了三个逼,说完,戏谑地盯着黑八。

    宝宝跟杨勇早听出岳文拐着弯在骂黑八,都嗤嗤笑出声来。

    “你才**呢,别当哥们听不出来,上午的事还没算账呢!”岳文警惕地看着黑八,但是黑八却笑着拍拍岳文的肩膀,“呵呵,敢假冒党高官,有个性,哥喜欢!”

    宝宝、蚕蛹和彪子都呲笑起来,看着黑八的目光敌意尽销,心里都觉着这人很有意思,并不是想象中那种飞扬跋扈的官二代,而放下戒心与成见,年轻人很容易打成一片,一会儿,宝宝和杨勇抽着黑八的软中华,开始称兄道弟,哥长哥短了。

    “下午的会议什么内容?”黑八喷了个烟圈。

    “俺不知道,这事办公室最清楚,问宝公公。”彪子粗声粗气道。

    “还不是金鸡岭的事?”宝宝也不计较,翻翻眼皮,瞅瞅岳文,“昨天是让岳文略施小计给弄走了,可保不齐他们明天后来还来。蒋书记这次下决心了,原话是“金鸡岭就是块试金石,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谁包村解决金鸡岭,普通干部,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