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满堂虫鸣夜冥冥
    “交通局办公室吗?你们二季度农村公路进展情况怎么还没报过来?”

    柳枝接的电话,来电的正是管委督查处,“主任,已经给杨局长汇报过,公路科正在准备材料,我再催一下公路科,让他们提前给您报过去。”

    这种事情,柳枝已经驾轻就熟,迅速把责任推到公路科头上,显得她万般为督查处着想似的。

    放下电话,柳枝却没有给公路科打电话,临近下午下班时间,她正在公文网上收取今天最后的文件。

    可是电话却又响起来,她一看电话,号码熟悉,是工委督查处的,“交通局办公室吗,请于下班之前把401国道改造进展情况报工委督查处。”

    柳枝抬头看看时钟,距离下班还有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

    她拿起电话本匆匆去找卡扎菲,公路建设这块业务都在卡扎菲这里分管。

    卡扎菲还没有下班,他看子几遍电话本上文字,脸依旧阴沉着,“我管的是农村公路建设,改造401国道,不属于我分管。”他看看柳枝,发着牢骚道,“皇上身边好办事,嘴一张就要推进情况,从开会到现在,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找岳局吧。”

    岳文今天下午恰好在办公室,看着电话本,他也很有情绪,“没有进展,哪有那么快,生孩子还要有开宫口的时间,宫口都不让我开,我生不出来。”

    柳枝噗嗤笑了,这年轻领导,懂得倒不少。

    “给督查处说,正在着力研究推进。”岳文是从督查处出来的,自然也知道督查处的分量,还是嘱咐柳枝道。

    可是,当柳枝把电话打到工委办督查处,却是何厚华接的电话,“这是霍书记要的材料,很急,下班之前必须报过来。”

    何厚华的声音带着居高临下和强迫的意味,这些秘书,习惯摆谱,柳枝却已是习惯,“主任,”她撒娇道,“快下班了,领导们都不在家,还得领导把关才能上报,我……”

    何厚华不吃这一套,他强硬道,“霍书记等着要情况,下班之前必须报过来。”

    柳枝还在应对,手里的电话却一下脱离了手心,她抬头一看,岳文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身后,“厚华,离下班还有二十八分钟,就是写出来,层层把关,报过去也来不及,你总得给我们一个准备时间。”

    电话那头的何厚华显然也听出了岳文的声音,“这是霍书记要求的,我也没有办法。”

    “你少拿霍书记说事,”都是秘书出身,拉大旗作虎皮这一套谁不知道,“你就代表霍书记,稿子可以写,但正在推进,要不你这么报给霍书记也行。”

    何厚华笑着站了起来,笑得很不厚道,“霍书记说要具体措施,具体进度。”

    “没有,正在推进,”岳文火了,教训道,“你就这么报。”

    一句话,把何厚华直接顶到南墙根上,他的脸青一块红一块,平时,谁敢训书记身边的人,处局长与党工高官们都一个个笑脸相迎,但岳文,他就敢。

    刚刚进门的崔金钊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声音,也不厚道地笑了,冯骥装作接电话憋红了脸跑了出去,到了走廊里才畅快地笑起来,可是一转头,崔金钊正一脸贼笑地看着他。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刘卫东从办公室走了过来。

    他嘴里问着,其实洞若观火,这些年轻人的心思,他知道。督查处是个重要部门,谁都想当督查处一把手,直接服务工高官,可是何厚华从管委过来直接抢了他们的位子,他们心里不服气。

    走进何厚华的办公室,何厚华脸上很不自然,刘卫东知道,岳文身上,三猴气,七分虎气,发起火来,何厚华不敢捋他的虎须了。

    “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刘卫东从何厚华手里把电话接过去道。

    “秘书长。”岳文声音降了下来,“何主任让报401国道改造的进展情况,但现在实在没有进展。”

    刘卫东知道,401国道改造,区里不投一分钱,愣是想让这个花费几亿的公路旧貌换新颜,着实难以做到。

    但是,何厚华现在是工委办的人,再怎么说,岳文已经不是工委办的人了,他还是要为何厚华撑腰,“霍书记亲自调度,表明他很关心这块工作,要不你直接过来跟他解释吧。”

    人,有时的做法与想法并不是严丝合缝的,合辙并轨的。

    电话啪地扣上了。

    ………………………………………

    ………………………………………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开发区管委副主任刘兴华一大早就来到霍达办公室。

    “兴华,”霍达从文件上抬起头来,看着拿着本子走进来的刘兴华,“大清早起来有什么急事?”

    刘兴华把一份文件递给霍达,“霍书记,二季度农村公路通车里程的考核分数出来了,我们开发区排在倒数第一。”

    霍达抬头看看他,显然他也听出了话里的不满,“排在最末尾,”农村公路建设的考核,每个季度市里就会通报一次,每个季度省里也会通报一次,各级的压力都很大,八仙过海,各显招数,都不想排在后面丢人。

    “二季度的工作主要是陈江平干的,”霍达道,“到了最后了,有些浮。”他没明说,但直指陈江平。

    刘兴华有情绪,“我也不知道不是岳文干的,但是陈江平走了之后,区里农村公路奖补资金已经到位的情况下,三季度开工的农村公路没有几条,我让交通局作了一个统计,十五个街道农村公路开工数一共才六条,省里有这方面的资金,交通局也没上去对接。”

    刘兴华来了情绪,他是老资格的管委副主任,“霍书记,二季度丢不够的人,三季度再这么下去,还得倒数。”

    这矛头就一下指向了现任交通局长岳文了。

    霍达马上表态,“你召开一个协调会,我亲自参加,”他略一沉吟,“岳文那里,我找他谈谈。”

    ………………………………………

    ………………………………………

    “嗯,你说。”

    远在安德任市长的廖湘汀都听说了开发区的事,当然,是岳文的事。

    蔡永进在电话里把最近交通局的几件事说了一遍,“最近,小岳很上火,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想查黑车,结果一辆黑车没查着。第二把火,农村公路排在全市倒数一,第三把火,401国道改造一点头绪没有。”

    这三件事,其实蔡永进都很理解岳文,第一件事事出有因,第二件事不是岳文的责任,第三件事嘛,区里不投一分钱,愣是要把花费十几亿的公路修起来,岳文也不是神仙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