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归来
    第19章归来

    我们跋山涉水穿越红尘,抵达的不是远方,而是梦里最初出发的地方。异国的风霜,历练的人事,都是生命里温柔的灌溉,任周遭再多变迁,初心不容亵渎。

    任周遭再多喧闹,脑海中只有她一人存在。

    看着客人们一个个走过,岳文都有些着急了,终于,在千呼万唤中,葛慧娴拖着行李箱,夹杂在一群男男女女当中走了出来。

    她也早已看到了人群中的岳文,四目相交,岳文突然感觉心猛地被拨动了一下,就象两年前那个雨天,心曾是那样真切地疼痛。

    心疼,原来心真的会疼。

    葛慧娴急切地走走着,热情挥舞着手,脸上却突然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泪水。

    岳文强压住心跳与口渴,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千言万语却只化作一句话,“你,回来了。”

    葛慧娴在泪眼中笑着看着他,接过鲜花,突然,她一把抱住岳文,头紧紧地埋在岳文的肩膀上,岳文的心瞬间融化了。

    葛慧娴却努力地挣脱开他,一一与张倩和任功成的女友咏梅拥抱着。

    “小葛,这是你对象吗?”一起学飞归来的同事也找到自己的家人,可是这里的青年男女仍是成功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是我男朋友,”葛慧娴大大方方道,“岳文。”

    岳文忙笑着伸出手来,一一问好。

    “挺帅的小伙子嘛,”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笑道,“一,两年时间,光顾打电话,你怎么一次都没来看小葛?”

    “他忙。”葛慧娴轻轻掩饰过去。

    “噢,忘了,他是廖常委的秘书,廖常委现在到德安做市长了,小岳现在做什么?”职务,永远是机关里的人最感兴趣的话题。

    “开发区交通局。”岳文笑道。

    “局长。”任功成大声地补充道,葛慧娴脸上一片飞红。

    “这么年轻?就当局长了?”

    “对了,我听说过,罗书记亲自敬过酒,小伙子有前途。”

    “改天请请你跟小葛,我们先走了。”

    ……

    两年来的同学在各自家人的陪伴下走出机场,葛慧娴却一路拉岳文,形影不离。

    “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已,多少友谊能长存,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友谊常在你我心里,今天且要暂别,他朝也定能聚首,纵使不能会面,始终也是朋友……”

    清晨的阳光洒进这间安静的小居室,葛慧娴慵懒地躺在床上,一缕长发随意搭在雪白的肩上。听着岳文又在唱《友谊之光》,这是他们宿舍的保留曲目,她很是熟悉,六个人喝多之后,必定高歌一曲,激越的歌声却常常让他们喝得更多,停不下来,随着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李榕和她也慢慢被歌曲感染,可是现在任功成的身边却不再有李榕的身影。

    门外传来了早饭的香味,她细细闻着,眯起眼睛,看着一一束束温暖的光线,很亮,在这个温馨的早晨,她并不想起床,只想静静地体验这一刻的美好,不忍打破这份静谧与温馨。

    “起床了。”岳文系着自己的围裙却出现在门口。

    “呵,嗯,象个居家小男人。”葛慧娴笑道,丝毫不觉自己春光外露。

    秦湾的房价在全国也是首屈一指,葛慧娴也考虑过,双方家里赞助一点,两人再用公积金贷点款,基本可以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安个小家,这也是大多数年轻公务员的普遍途径。

    岳文在她对面坐下,笑道,“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他还没说完,自己的手机也响了。

    “喂,你好,傅师傅,我不在开发区,噢,对,我在秦南,什么?……陈主任中午叫我吃饭?我不在开发区,噢,你们也在秦南,”他看看葛慧娴,“我女朋友单位领导请吃饭,在哪?”他看看葛慧娴,葛慧娴小声说,“凯悦大酒店。”岳文马上也重复了一遍。

    葛慧娴注视着他,听得很认真,却提示道,“你去那边。”她一改脸上的娇容,正色说道。

    岳文只得回复道,“好,傅师傅,那我等你通知。”

    葛慧娴见他放下电话,又放松下来,“嗯,才去两周,混得不错嘛,给姐姐汇报汇报!”她拿起小勺,舀了一口粥喂进岳文口中。

    岳文却是满腹惊疑,巧合吗?不可能吧?一个处级的街道办主任追到这里请自己吃饭?那更不可能吧?无利不起早,陈江平打的什么主意?

    他脑中虽在思考,但嘴上并没有停下来,“我们街道陈主任,也在秦南,不知听谁说我也在秦南,中午吃饭叫着我。”

    “呵,这么快就在领导心里挂上号了,乖,再奖励一下。”葛慧娴故意努起红唇,两人隔着饭桌又亲吻在一起。

    ………………………

    ………………………..

    一年四季,每个季节的秦湾都很美,但秋季是秦湾当之无愧最绚丽的季节。当平庸关路金黄色的银杏一夜间漫天遍地,嘉岭关路色彩斑斓的枫树转眼间层林尽染,这都提示着行色匆匆的人们,秦湾最美的季节又再次来临。

    繁华的香江中路,岳文跟葛慧娴挽着手,徜徉于人海。

    情人并肩而行,路再遥远也并不觉累,两人却只是逛逛,并没买东西,这里的消费仍然离他们太远。

    等岳文把葛慧娴送到凯悦时,仍未接到陈江平的电话,岳文暗想,估计是把自己忘了,这样,他反倒安心了。

    凯悦,他并不陌生,大学时,天热时两人无处可去,就到这些大酒店里,这里气候宜人,环境优雅,还有免费的咖啡,简直是谈恋爱的绝佳去处,凯悦他们光顾过不止一次。

    两人信步走进来,这次却是真来消费,看着熟悉的巨大的水晶吊灯,倒映出人影的光洁地面,岳文感叹道,“都说秦南好,看来还真好,你们聚个餐都选这种地方!”

    葛慧娴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坐下,却并没有见到科里的同事,“以前从没来过这里,不知领导为什么龙颜大悦,呵呵,让我们跟着沾点光。”

    “李榕跟功成怎么回事?”岳文一下想起了这事。

    葛慧娴点了一下岳文的脑袋,“人家说男人有钱才变坏,任功成才工作几天啊,听说就搭上了一个有钱的女朋友,把李榕,”甩了两字她还是说不出口,“两人分了。”

    “李榕告诉你的?”岳文喝着免费的柠檬水,突然,他看到了大厅的旋转门转动,随之进来一个人,他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