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无所谓
    e????????.+4???ol?a??s?”^tfe????s7??0??n3oi??ro7???b???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段局长,”山海人都是天生的段子手,说话很是合辙押韵,霍达笑着伸过手去,与段国宝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段局,感谢对开发区的关照。”r

    段国宝笑道,“霍书记工作干得好,开发区是全市的排头兵,全市都要向开发区学习,这是罗书记、郑市长亲自的的要求。”r

    桃花岛核电成功开工建设,全省的一号工程落户开发区,市里也掀起了一阵学习热潮。r

    “请上车,”霍达作了个请的姿势,把段国宝让上中巴车,两人紧紧坐在一块,区人大主任和高官也笑着上车,刘兴华和岳文跟在后面,照今天这个规格,开发区是四大班子集体出动。r

    段国宝看着皱纹散开、鼻头更红的霍达,脸上也是热情洋溢,但心里跟象镜似的,霍达现在没有进入市委常委的序列,正是要出政绩的时候,确切来讲,桃花岛核电站是人家廖湘汀的政绩,他就把目光瞄到了公路建设上。r

    打通横贯开发区的原401国道,构建经济发展的大动脉成了他现在的首要任务。r

    “老弟,”霍达态度很亲切,“平时我们俩真没有时间好好坐下吃顿饭,交交心,我知道你很忙,交通局是大摊子,不容易。”r

    段国宝注视着霍达,又看看岳文,“霍书记对交通工作很重视,也很理解,小岳,这是你的福气。”r

    岳文忙笑着点头答应,“霍书记很看重交通工作,对交通工作几次进行批示。”r

    霍达笑着一摆手,“老弟,这次来时间安排得有点仓促,今天下午调研平州港,明天看农村公路,我的意见,再延长一天。”r

    中巴车在路上飞奔,但凡上级领导来视察,地方总想把当地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上级领导,包括公路设施与市容市貌,可是从高速路口下来,以段国宝一个交通局长的眼光看,路确实很差劲,虽然是柏油路,但开裂起鼓,似乎后期养护没有跟得上,路中间的绿化带,树木基本是枯死的。r

    “我也想多看看,多走走,但后天省里有个会,”段国宝笑道,他接过霍达递过的来小西红柿,西红柿又酸又甜,“实在脱不开身,”他看看桌前的《接待方案》,“今天下午先看港口吧。”r

    方案做出来后,尹建林跟市局的办公室伍主任沟通,段国宝明确提出就想看两点,一是港口,二是农村公路建设。r

    平州港主要以石化和原油为主,近两年,平州港发展很快,运营规模不断扩展,港口吞吐量进一步扩大,是仅次于秦湾港的重要港口。但是,受平州港限制,老城区发展的空间不大,所以廖湘汀才选择在芙蓉街道建设新城区。r

    “市委、市政府在2000年明确提出以港兴市、建设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战略,罗书记到秦湾以后,把以港兴市喊得更响,这些年重点打造港口经济,港口不仅带动了经济发展,也带动了城市发展,”段国宝笑道,“平州港是秦湾港口群中得重要的一环,……”他话语一停顿,“霍书记有没有建新港的想法?”r

    霍达认真地看段国宝,“想法有,芙蓉岛就是建设新的深水港的理想场所,但是,老弟,里面关系错综复杂,哪天,我跟小岳到你那里,我们专门探讨一下这个话题。”r

    段国宝也不再多说,汽车一路疾驰……r

    ……………………………………r

    ……………………………………r

    夜色深沉。r

    晚上的觥筹交错已经远去,宾主之间的笑语已经暗淡,岳文亲自把段国宝送回房间,并没有多停留,段国宝显得很疲惫,并没有留他说话的意思。r

    他刚走到维多利亚酒店的大堂,就接到了何厚华的电话。r

    “霍书记让您过来一趟。”r

    岳文走进电梯,脑子飞快转动着,等到了霍达的房前,他早已理清了思路。r

    当前这个形势下,霍达急于出政绩,不可能去动那个就象一团麻一样的港口,今天在晚宴上,霍达与刘兴华提到最多的还是农村公路。r

    果然,门开了,刘兴华坐在里面,两人一脸严肃,霍达竟点燃了一支香烟。r

    见岳文纳闷,霍达笑着看看手中的烟,“提提神,你要不要来一支?”r

    “得跟领导看齐,”岳文笑道,“书记抽,我也抽一支。”r

    何厚华还是有眼力价的,忙掏出一支烟递给岳文并为他点着。r

    “从晚上的情况来看,你认为,把握多大?”霍达说得含糊,但岳文领会得很快,他是在指把开发区二十条农村公路列入上级计划的把握。r

    今晚的宴席上,岳文明确提出过一次,他本不想提,可是刘兴华命令他非提不可,其实,你提与不提,人家心里早盘算好了,有用吗?r

    刘兴华自己也提出过一次,恳请市局对农村公路大力支持,段国宝笑着叉开了话题,却又说到了401国道的改造。r

    “当前这个形势,一条不给我们往里塞说不过去,”岳文笑道,“人都是讲感情的,霍书记今天带着四大班子亲自自出陪,我们的诚意段局长都看到了。”r

    霍达笑着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小岳的意思是,我这张老脸能卖个多大的价钱。”r

    岳文急忙一摆手,“霍书记,我不是这个意思……”r

    霍达笑道,“是这个意思有什么关系,只要能把上级的无偿资金引回来,今年完成1公里的农村路任务,我这张脸,无所谓。”r

    刘兴华也笑了,仿佛不再计较岳文,“小岳,你认为,我们能挤进几条去?”r

    “明天上午段局长现场调研农村公路,”岳文笑道,“看完农村公路现场,吃完中午饭直接去沈南,”他看看霍达,“我们的目标就是把今年的二十条路全部挤进上级计划。”r

    刘兴华的脸有些沉,他与岳文其实并没有大的冲突,或者说没有利益冲突,但是,当初他已是管委副主任的时候,岳文还在金鸡岭包村呢,当初,冯志平到金鸡岭,正是他陪同前去,岳文当初的模样他记得很清楚。r

    当初可是一脸甜笑,可是现在很不稳重,许多事不经过自己就拿意见,让他心里很不舒服。r

    “明天,我们不能再提,段局心里其实早有意见,”岳文笑道,“我们要让段局主动说出来,不能被动地去问。”r

    霍达看看他,没有说话,好象在咀嚼着这话里的意味,“那这事我就不管了,兴华,你跟岳文商量个意见,该怎么办不用汇报。”r

    目送霍达离开,刘兴华很生气,这几个月的火气一下喷薄而出,“二十条公路全部挤进上级计划,能挤进三条就不错了,”刘兴华强忍着自己的情绪,但终究没有忍住,“你还要让段国宝主动说出来,我们是下级,人家是上级,不能本末倒置!”r

    岳文却并不争辩,他拿起桌上的烟,又点着一支,却没有吸进去,只是拿在手里,好象玩耍似的。r

    “这样吧,我们俩商量一下,”刘兴华仿佛下了决心似的,刚才霍达也是话里有话,“关键时候需要表示一下。”r

    岳文抬起头来,“表示什么?”r

    刘兴华一阵气苦,什么你不知道,难道你生活在真空里?完不成任务,霍达会把责任怪到他头上。r

    “你不同意,那明天结果不好看,我也不管了,你自己提出的想法,自己想办法。”刘兴华气得彻底摊牌了,“到时自己脸上不好看自己知道。”r

    “我无所谓。”岳文吡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