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
    作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对钱的态度,从来都是开源节流。

    当然,这个词用在公路建设上也一样,通过“五个一块”开源找钱,通过招标、测量节流省钱,短时间内启动了二十条农村公路建设,段国宝不由刮目相看,看来,这二十条公路还真不是空口白牙吹出来的。

    在基层,欺骗上级的事时有发生,有的领导明知被欺骗,却不愿意点破,调研完表扬几句、肯定几句,你好我好大家好,双方皆大欢喜,

    可是,他段国宝不想被唬弄,也不想被欺骗。

    天更阴了,天上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雨点,跟在后面的市公路处处长傅维江看看手表,已经快到中午十一点了,下午还要去沈南,他想提醒一下段国宝,可是段国宝兴致盎然,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小岳,钱是省下来了,工程质量怎么保证?”段国宝笑道,眼前的公路沙子、水泥和石子的比例是达标的,就不知道其它路段了。

    “我们所有工程项目施工及用料,都向社会公开招标,施工队伍、供料商都是中标单位;所有中标单位都要签订合同,严格按合同办事,严禁转包和违规分包……”

    岳文一挥手,黄照明、王立志等人捧着一大摞档案盒就走了过来,“段局,这是我们每条公路的‘户口本’,里面的数据我敢保证,每一条都是真实的。”

    段国宝拿起其中的一本翻了翻,工程档案很详细,每项工程档案的厚度能有30多公分,作为交通局长他知道,即使为了迎检,就是给开发区交通局两个周的时间造假,也造不出这样翔实的档案。

    “我们的要求就是工程优良率达到百分之百!”岳文很笃定说道。

    段国宝不说话了,他看到远处,几个妇女端着箥箕走了过来,箥箕上面盖着白布,还冒着热气。

    “大家伙歇一歇,中午都过来吃包子吧。”带头的中年妇女很爽朗,把箥箕放在皮卡车上,就开始招呼着。

    “中午都吃包子?”段国宝问道。

    “领导,刚出锅的包子,您也吃一个。”那个中年妇女也看到了段国宝,也看到中巴车,可是她并不胆怯。

    段国宝没有接过来,黄照明马上道,“领导不吃,等会领导回去吃。”

    他这么一说,岳文狠狠地瞪他一眼,段国宝果然笑着接过包子,“这不是领导吃了吗?”中年妇女笑道,“放心,我们不要钱,都是慰劳你们的。”

    “慰劳?”

    “你们替我们村修路,白天干了晚上干,”中年妇女手里发着包子,嘴里也不闲着,“今天这个天气还好,象前天,大热天开着推土机和压路机,热得都脱皮了,藿香正气水你们当汽水喝……”

    演戏?

    段国宝笑了,这是请了个王婆,自卖自夸来了?他把包子重新又放下了。

    “下雨了,下雨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地上已经看到铜钱大的雨点,砸在新平整的路面上,印下一个个印迹,砸在正在施工的机器上,冒出一阵阵热气。

    这雨来得急,噼里啪啦,转眼间砸得地面潮湿起来。

    “天气预报不是预报没有雨吗?”岳文急了,“段局,下雨了,你看,也到了饭点了,我们上车吧。”

    段国宝看看外面惊慌失措的工人,指了指刚刚搅拌好的混凝土和刚刚铺就的二百多米的路面,这路面可是新修的,如果不赶紧处理,马上就要被冲毁。

    “我去看看。”

    岳文二话不说,接过卡扎菲递过来的雨衣,钻进了大雨中。

    “段局,我们回去吧。”公路处傅维江提醒道,“下午还要到沈南。”

    蒋胜绽开一张黑脸,“这里交给岳文就行了,霍书记还在宾馆等您呢。”

    段国宝道,“不急,看看他们怎么处理。”

    “老天爷,下雨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大雨中,中年妇女喊开了,却是手脚利索,帮着施工人员从皮卡车上扯下塑料布,盖在新修的公路上。

    雨来得急,下得也大,转眼间已是一片迷蒙。

    大块的塑料布迅速在新修的路面上铺开,可是段国宝看到,在铺到最后还差五六米的时候,塑料布没有了。

    突然,他使劲擦擦玻璃窗上的雾气,双眼不眨地盯着外面。

    大雨中,只见岳文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的雨衣,卡扎菲也脱下雨衣,黄照明也脱下雨衣……盖在了路面上……

    大雨不知疲倦,雨水在塑料布上横流,车里每个人心里也很潮湿。

    看着一身湿透的岳文重新上车,段国宝的神情严肃了。

    “小岳,年底前有把握把二十条路都修完吗?”

    “我们白天铺筑路面,晚上紧急备料,所有人员早上都是五点钟起床施工,中午不停机器,饭菜直接送到工地,晚上一直干到10点……”

    “我就问一句,到底能不能干完?”段国宝神情严肃,蒋胜、刘兴华等区领导都盯着岳文的脸。

    “能!”

    岳文神情坚毅,大声答道。

    “好!”段国宝看看蒋胜,又看看刘兴华,“这次到省里,省里准备召开一个全省的农村公路的现场会,准备放在我们秦湾,我准备把这个现场会,就放在你们开发区!”

    真的?

    蒋胜和刘兴华的脸上都兴奋起来,刘兴华的手机紧紧捏在手上,似乎不相信段国宝的话。

    年终的时候还在全市倒数,现在要把全省的现场会放在开发区,成为全省农村公路的样板,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他笑着拿起一瓶矿泉水要递给段国宝,却不料被脚下的地毡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另外,开发区今年的二十条农村公路,”岳文和蒋胜都紧张地盯着段国宝,不管能纳入几条,那可是真金白银,都是无偿资金哪,都是钱哪,“争取全部纳入上级计划!”不等他们猜想,段国宝立马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岳文兴奋地攥紧了拳头,狠狠地晃动了一下。

    看到这个动作,段国宝笑了,蒋胜笑了,刘兴华也笑了。

    段国宝却笑着接起电话,他看看一身湿透的岳文,“廖市长,你好……”他的态度很恭敬,在场的众人听他喊出名字,马上就知道了打来电话的是谁。

    “我知道,我知道,”段国宝的神情很愉悦,“不用看您的面子,二十条路全部纳入计划……对,开发区干得好,全省也找不出第二家来……”

    岳文心里一热,他一抹脸上的水,也不知是泪水还雨水。

    “小岳,我听说你送了我一座金山?”段国宝放下电话,神情彻底轻松下来,“你工作干得不好,你送座金山也没有用,你工作干得好,我倒想送你一座金山。”

    在场的领导立马笑了,岳文也笑了,“段局,不是什么金山,就是一块石头,不值钱。”

    “不管是石头还是金子,”段国宝笑道,“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在石头在哪都会蒙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