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我是谁?
    两个女人看看这个一脸兴高采烈的小黑胖子,却互不理睬,显然不是一路人。

    追随着太阳镜的背影,黑八慢慢放开岳文,“文哥,这两条大长腿,简直逆天了啊,比我媳妇的腿都长。”

    那个戴太阳镜的女人没有走多远,显然听到了他的话,她厌恶地回头瞥了一眼,继续往前走,突然,她慢慢停下脚步,又回过头看看。

    黑八做了个鬼脸,窃笑道,“这嫚注意到我们了。”

    “注意到我,还有‘们’吗?”岳文看看黑八,“就人家这个头,你接吻都得踩着小板凳,嗯,滚蛋,好狗不挡道。”说完,他就想进电梯。

    “快看,她朝我们这里过来了。”黑八目视前方,手却准确地抓住岳文的胳膊,把他从电梯里拽了出来。

    太阳镜已是走到他们跟前,这个头,比岳文还高出半个头。

    “是你吗?”

    “我是谁?”

    这眼光直视岳文,岳文看看黑八,笑了,这问得莫名其妙啊。

    黑八却窃笑说,“你是八二年的豆腐乳。”

    那美女一身白色的t恤,灰色的马甲,她摘下眼镜,把太阳镜插在胸口,黑八眼睛立马直了。

    “李澜!”

    大堂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朝这里喊着,太阳镜看看岳文,在他脸上仿佛确认着什么,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嗯——?”

    黑八奸笑道,“老实交代,要不然葛科长五分钟后就能知道这里的一切,当然,收到监控光盘也是小cake。”

    “滚犊子!”

    岳文一阵光火,也无暇纠正黑八的英文。

    黑八马上装模作样地掏出手机,“葛科长,是你吗?”他嗲声嗲气道。

    电话果真打给了葛慧娴,岳文赶紧抢过手机来关掉。

    “怎么样?谁现在是维吾尔的小姑娘啊?这辫子一抓一大把!”黑八要胁道。

    “我真不认识她,”岳文也纳闷,“不过现在认识我人太多!”

    黑八马上贼笑道,“你是大众情人啊,不就是一个现场会吗?”他眼尖,那个叫李澜的姑娘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正朝这里看着。

    “这肯定是个记者,过来采访来了。”岳文笃定道。

    “采访你来了?”黑八笑道,“编,你就编吧。”

    “还是个电视台的记者。”

    “还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黑八笑了,“再进一步,是联合国电视台的记者!”

    “联合国有电视台吗?”岳文顺势要踢他一脚,却被黑八灵活地躲开了。

    “你怎么知道她是记者?”黑八看看大堂的休息区,那李澜仍朝这里张望。

    “你没看到她的包吗?”岳文努努嘴,“那是摄像包。”

    “靠,她来了!”还没等岳文说完,那姑娘径直又走过来,两条大长腿杀气腾腾。

    岳文也有些愣,这采访,也没有这个架式啊。

    “你是记者?”还没等他想明白,黑八先炫耀上了,岳文的研究成果,他立马采取了拿来主义。

    那美女稍微一怔,好了,采对了,这下,不止岳文,黑八也知道猜对了。

    “你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岳文突然道。

    农村公路是当前全省的的重大任务,开发区在全省成为标杆,桃花岛核电站是全省的一号工程,

    这些日子过来采访的人很多。

    李澜微微一晒,却不料岳文立马改口,“你是省电视台的记者,过来采访农村公路的。”

    中央电视台是不会过来采访农村公路建设的,来只会采访桃花岛核电站。

    农村公路的采访,山海省其它地市的电视台是不会来的,省台还没有来,那这个李澜十有**是省台的记者了。

    “噢,你还猜出什么?”这个叫李澜的有些恼怒了。

    “我猜你还是个不入流的记者,虽然是省电视台的。”

    美女脸上发怒了,胸脯开始起伏了。

    岳文却接着说渞这,“如果采访以你为主,你肯定早就开始采访了,那个在外面喊你的,虽然欠看不清清楚,但你是跟着他来的。即然你是来采访农村公路的吧,来吧,我带你进去。”

    “对,我是省电视台的,”李澜听到这里反而轻松下来,“你是区里还是交通局局里的工作人员?”

    “交通局。”

    李澜鄙夷地看看岳文,“好,恭喜你,前面你全猜对了,但有一样你没猜出来。”

    “什么?”岳文愕然地看看黑八,因为李澜弯下了腰。

    美女弯腰,黑八感觉自己血压骤然升高了,想要替岳文长脸的念头一下抛在脑后。

    李澜慢慢弯下腰,却脱下鞋,露出雪白的一只脚,和晶莹剔透的五根脚趾。

    “你脱鞋干嘛?”

    黑八话还没说完,那镶满水钻的鞋子就敲到了岳文头上。

    “啊!”

    黑八傻眼了,岳文傻眼了,光天化日之下,在开发区他们的地盘内,有人竟敢脱下高跟鞋,敲击交通局长的脑袋?

    不是脑袋进水了,那她有可能不是省台的,是央视的,就是央视的你也不能拿高跟鞋敲人家的脑袋啊。

    岳文却不惊不怒。

    “可以问一下,为什么敲我吗?”

    李澜轻松地把鞋穿上,“这个,你猜啊,不过有一点你不用猜,我会向你们交通局的领导反映你!”

    “反映我什么?”

    “反映你……”李澜面色一沉,“反映你……”她面色绯红,“反映你调戏妇女。”

    “反映,应该反映!”

    黑八立马来了精神。

    “还有你,你们是一路的。”李澜鄙夷地又看看黑八。

    “我们?”黑八懵了。

    岳文使劲打量着这个李澜,“调戏妇女?我们从来不干,你认错人了吧?”

    “你还记得砸金蛋吗?”李澜冷冷地看看他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黑八一拍毛茸茸的脑袋,“你就是那个,”他上下打量着李澜,“对,就是你,当天他一锤子敲在你脑袋上!”

    岳文笑道,“你不是要投诉吗,那跟我来吧。”

    李澜拿起包,“走。”

    黑八看着背影,这哪是投诉啊,这是投怀啊!

    会议室里,刘兴华刚要打电话,岳文走了进来。

    德安市副市长石千里笑着站起来,迎过来,“岳局,你好。”旁边,马上有人介绍道,“这是我们德安市石市长。”

    岳文也笑着伸出双手,“你好,石市长。”

    “岳局?岳文?”李澜眨着眼道,“你就是那个交通局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