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大地产商
    凯悦,依旧是那个凯悦。

    服务生彬彬有礼地拉开车门,一进大厅,那种富丽堂皇的感觉又扑面而来。

    “廖书记,你好。”在婉转轻松的音乐声中,从休息区快步走过一个中年男人来。

    岳文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要去阻拦,抬头却见廖湘汀脸上也堆满了笑,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岳文马上知道两人可能是老熟人了,或许,专程在这里等待也不一定。

    可是,他禁不住又打量了一下这个中年男人,四十多岁,个头不高,模样长得也很普通,说话声音也不高,但笑得很谦和,岳文甚至感觉他有点腼腆和羞涩。

    “玉印,一进秦湾全是你的楼盘广告,”廖湘汀精神很好,大步朝电梯走去,“就是到了沈南,刚下高速,你们开发的楼盘也很扎眼。”

    “这几年房地产形势还好,我们赶上了大形势。”中年男人低声解释着。

    岳文不由地看看眼前这个谦光可掬的中年男人,难道他就是名震秦湾的地产开发商王玉印?可是,不象啊,倒象机关里长期得不到提拔、谨小慎微、郁郁不得志的小科员。

    “周书记和林书记刚刚上楼。”王玉印笑道,同时也不忘岳文,笑着朝岳文点点头,态度礼貌,令人马上倍生好感。

    出了电梯,他在前头带路,等廖湘汀一进包间,包间里的人都站了起来。

    岳文一打量,秦南区区委书记周平、交城********霍达等人都在。

    周平以前在开发区担任过组织部长,而廖湘汀则是从交城********提拔到开发区管委后又接任工委书记,霍达与他在交城搭过班子,在廖湘汀任交城********时,霍达担任市长。

    见周平等人笑着,岳文看看同样满脸笑容的姜正明,靠着廖湘汀坐了下来。

    姜正明却站起来,吩咐服务员上菜。

    “国辉呢?”廖湘汀接过服务员递过的热毛巾来擦了把脸,“不是说国辉也过来吗?”

    “马上到,刚下飞机,估计应该差不多了吧。”秦南区区委书记周平道,他话音未落,服务员就把门打开了。

    “不好意思,廖书记、周书记、霍书记,来迟一步。”一个腰杆挺得笔直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寸头方脸,两只眼睛颇有神采,浑身上下气宇轩昂。

    “国辉,一般人请不动你啊。”廖湘汀的气势就是市委常委的架式,他一开口,马上把刚进来的中年男人的气势压了下去,“你算算,我们有一年没在一块吃饭了吧?你也不到开发区看看我,去年快过年的时候,周疃大集搬迁,老爷子还去了一趟,你忙什么去了?”

    嗯,岳文脑袋一热,特么地,信息量怎么有点大呢!

    岳文看看这个袁总,他,难道是……袁疏影的父亲?

    他又看看坐在身边的姜正明,小声询问道,“这位是……?”

    “峥嵘集团的老总袁国辉,不只是咱们秦湾的大房地产商,涉足的领域很多,”姜正明笑道,“基建、酒店……”

    袁疏影的父亲竟然是房地产商,而且是秦湾首屈一指的大地产商,可是她身上却没有丝毫千金公主的影子,不象任功成的女友张倩,对任功成一幅颐指气使的样子。

    岳文嘴里嘶嘶冒着冷气,一幅牙疼的模样。

    “坐下,今晚不准提前跑啊,小岳,交给你个任务,把好门,不能让袁总跑了。”相比王玉印,廖湘汀对袁国辉很热情,说话也很随意,看来两人私交甚笃,岳文忙走过去,给袁国辉倒满茶水,袁国辉笑着点头示意,口里不住称谢。

    岳文笑着又看看王玉印,再看看袁国辉,从第一印象看,两人都很谦虚,也很懂礼貌,给人印象深刻。

    嗯,越是有故事的人越沉静简单,越是肤浅的人越浮躁不安。

    “国辉,听说你明年想搞足球?”周平笑道。

    足球,岳文可是地道的球迷,葛慧娴曾取笑他,但凡是玩的东西,他没有一样落下的。

    大学四年,岳文是秦湾海龙足球队的超级球迷,甲a联赛秦湾赛事,他一场没落。

    他近乎崇拜地看着袁国辉,在国内,敢趟足球这碗浑水的人,实在不多,本身不但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也需要超强的人脉。

    “正在谈,”袁国辉说起话来声音不高,但斩钉截铁,抑扬顿挫,“今年中超联赛开始了,我准备进场。”

    “好,关键是要找个好教练。”廖湘汀道,“既然钱都花出去了,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找就找国际名帅,象弗格森、希丁克、里皮……”

    据岳文所知,廖湘汀并不是一个十分热爱足球的人,恐怕在他心目中,找个好教练就是要找个好领导的意思吧。

    可是后来,当他作为工委书记,同样把足球列为城市文化的重要内容,才明白当时廖湘汀看得有多么远。

    大家聊得很热闹,岳文发现,秦湾有五区八市,今天加上廖湘汀,来了两个区委书记,一个********,四分之一。

    去年,秦南区的区委书记周平,给他的感觉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可是今年,眼前的这个周书记,与普通人并无二致,喝起酒来,廖湘汀一劝,也是一口干了。

    但,一桌聚会总要有一个主题,有时纯粹是喝酒玩耍,象他与黑八、宝宝;有时是为友谊,象他与尼亮、任功成;有时却是为了谈事,虽然要谈的在整个晚上只有两三句话,或者几分钟,但云淡风轻,说过之后却不再涉及。

    工委办的工作是要有悟性的,这是蔡永进常说的一句话,给领导当秘书更需要有悟性,岳文自忖自己的悟性还成,至少从服务廖湘汀以来,廖湘汀从没有过一句重话。

    今晚只是这几个人大代表在会议之前叙旧吗?大人物每一话都是有目的的,当然,除了谈事外,也不排除拉近感情,毕竟今晚来的全是廖湘汀的故旧,这完全有可能,他看看整晚陪笑的姜正明,端起眼前的冰糖双莲,特么地,真好喝!

    “去年省里两会,廖书记在山海日报的访谈我都看了,最后那张照片真出彩,”王玉印笑道,“春风漫卷红旗,不争核电非好汉。”

    那张照片,岳文至今印象很深,远处的红旗猎猎,廖湘汀笑得很自信,走得也很自信,但访谈就是有关核电,一提到核电,他马上提高了注意力。

    “市政府工作报告的征求意见稿我也看了,”周平看看廖湘汀道,“郑市长也提到了发展开发区桃花岛核电站,全市上下期望很高,我们这也是没办法,都是让******给逼的。”

    袁国辉看看王玉印,却不说话,他谢绝服务员,自己舀起海鲜疙瘩汤喝了起来。

    霍达道,“听说省里也很支持我们建核电站,但云海、荣阳、昌威也一直在跑,不过,”他看看廖湘汀,“交城人大的刘主任跟我汇报,说是交城有些代表委员对发展核电有想法,反倒支持在核电站落户云海,说什么云海有了核电站,我们秦湾的电力难题也会迎刃而解。”

    “四市都争得很厉害,”廖湘汀看看霍达,却绝口不提交城的事儿,“初一的时候,我跟文正还专程到沈南,给有关领导拜年,我们对核电的态度就四个字——志在必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