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送二位上路
    没有钱包的充实,哪来内心的宁静,很多人特么地都本末倒置了。

    “八哥,宝宝说得对,”岳文吡笑着坐下来,“人家都说五子登科,妻子、房子、票子、车子、位子,这你一晚上功夫都有了,这得少奋斗多少年,”他拧着黑八的耳朵道,“来,跟哥们说说,这辈子是不是连奋斗的**都没有了!”

    “去你的,”大灰狼下手太狠,一个耳光打过现在耳朵还嗡嗡直响,“我现在有什么位子?副科级都不是!”黑八委曲道。

    “副科级在你跟前,顶个屁用,”宝宝是真羡慕上了,“要不咱俩换换,早知道你的萍萍这么好,我早上了!”

    “滚犊子啊,”黑八看看拿着冰过来的郎建苹,“这是你嫂子,以后见到她要尊重点,比整天想三想四的。”他板着脸训道,那模样就跟刚刚到芙蓉街道报到时充老大的表情一模一样。

    “宝宝,你说八哥,真是捡到宝了,历史上也有这么一个人,不仅有个漂亮老婆,还有个好兄弟,还有一家店面,还有一门手艺,嗯,身材特象在座的某个人……”他朝黑八努努嘴,“对了,那人叫武什么来着?”岳文吡笑着拿起烤的两个小面饼,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武大郎!”宝宝脱口而出,他看看黑八,再看看一脸奸笑的岳文,愕然道,“你笑得那么贼干嘛?哎呀——”他只觉着脖子一凉,一小盆冰全部倒进了脖子里。

    他回头一看,“郎金莲”同志正站在他身后,见他回头,却拿起那铝制的小盆不断地向他头上砸着,“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一顿狂扁打得宝宝丢盔弃甲,笑得八哥前仰后合,“再让你们嘴欠,早该拾掇你们了,活该……这下见识到你嫂子的厉害了吧……”

    岳文虽然仍是文哥,看着宝宝被郎建苹撵出屋去疯狂暴打,再看看黑八幸灾乐祸的样子,他也幸灾乐祸地看着黑八。

    “你这样看我干嘛?”黑八笑得很嗨,疼得脸上直哆嗦,但仍停不下来,自从来到街道后,在嘴上一直被宝宝压着,今儿终于出了口恶气。

    “我在替你担心。”

    “担心?”

    “是啊,”岳文吡笑道,“担心你婚后遭到家庭暴力。”

    “切,”黑八不屑道,“哥是男人。”

    “男人怎么了,你看她打她哥那样,打宝宝这样,额滴哥哟,一个槽子拴不住两头叫驴,你俩,将来谁骑谁还不一定呢。”

    “当然是我骑她,”黑八自信满满道,但马上睃岳文一眼,“你这个流氓,说这个干什么?”

    “这是你自己说的,管我屁事,不过,看你们家苹苹那两条大长腿,也是她骑你。”

    “腿长有什么用,她用两条美腿征服了我,我却用我的一条腿征服了她。”黑八嘚瑟道。

    “精辟!”岳文一下竖起了大拇指,“土豪哥就是不一样。”

    “精屁!”宝宝从屋外跑了进来,“八哥,管管你老婆,看我这头给我拍的,以为是拍黄瓜呢!”

    “拍了多少下?”岳文吡笑道。

    “这在屋里拍了多少下,出去拿着盆是疯狂地乱扁啊,我这头、我这脸都快变形了!”

    岳文却无情回复到,“谁关心你的脸,你的头,我只关心拍了多少下。”

    宝宝一下噎住了,指着岳文嚷嚷上了,“刚才不是你,这一盆冰能弄我脖子里吗?别人为朋友两肋插刀,你是插朋友两刀,我就是那印什么天,净交你这样的朋友。”

    “我这样的朋友怎么了,我这样的朋友临走时把你提拔成社建办主任,让八哥到金鸡岭任副书记?”岳文笑了,“八哥,你不是刚才还说位子吗?现在,你们俩一个要当爸爸了,靠,都跑到我前面去了,宝宝呢,还不知给谁当爸爸,这未来的路呢,很长,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你们面前,你们干不干?”

    “什么机会?”二人马上都来了精神,异口同声地问道。

    “调工委办公室。”

    “干!”

    二人没有丝毫犹豫。

    “我愿意,进城了就能照顾苹苹了。”黑八有些动情地拉住郎建苹的手。

    “我也愿意。”宝宝也笑了,可是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我替你说了,进城了,离公安局近了,找刘媛媛犯点事也方便了,”岳文吡笑道,“我,有好事,还是想着兄弟们滴,再次声明啊,我,不是插刀教!”

    ………………………………

    ………………………………

    调,不是正式调动,而借调。

    借调就借调吧,这革命工作在哪干不是干,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嘛。

    不得不说,岳大秘的动作还是相当快滴,整个芙蓉街道的机关干部马上都知道了二人将要调动的消息。

    工委办公室,那可是直接服务于工委主要领导,在工委办公室待个几年,出来就是副局长或是街道领导,这等于进了后备干部的保险箱了。

    这几天,请客的、送行的络绎不绝,不得不说,宝宝和黑八人缘还真不错,这送行酒喝下来,好话听下来,不用岳文催,两人都期盼着到工委办公室上班了。

    甚至,宝宝都给刘媛媛打过电话了,他也知道,作为一名街道干部,离党工委书记家的千金差着太远了,可是作为工委办公室的小伙子,那可是官二代姑娘们的首选。

    “来了,来了。”黑八正坐在桌子上逗弄社建办的小姑娘,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真来了?”宝宝也站起来。

    二人都是一身崭新的西装,东西都已经收拾利索了,各人几个a4纸的箱子,东西还真不多。

    果然,走廊上就传来岳大秘亲热的问候,就象联合国友好和平亲善大使一样,光芒万丈,阳光普照。

    “走吧,潘科长,宋科长。”故地重游,看到整天靠在工地上的两个小伙伴西装革履的样子,岳文笑了,“走吧,昨天送行酒都喝了,常书记不在家,到林主任那里告个别,我们这就出发。”

    宝宝与黑八马上屁颠屁颠地出去了,等上了车,岳文正与彪子和蚕蛹聊着,两位看着他们,一点羡慕没有,却有些同情,“两位科长,别人调到工委办公室,都是自己去报到,我这个督查处副主任亲自来接的,你们还是头一份。”岳文装模作样道。

    黑八马上笑着递过一支烟来,“文哥,到了工委办还得你多照顾。”

    昨晚,老宋同志也是大醉,据说,在黑八爷爷的遗像前哭了大半宿,庆幸自己儿子终于也出息了,庆幸老宋家的独苗终于有了个锦绣前程。当然,他还不知道未来儿媳妇的事儿。

    “是啊,文哥,我们在街道就跟着你干,到了工委办,要不我们也到督查处吧。”

    宝宝不傻,昨晚打电话,刘媛媛也提到了督查处,这是直接服务工委书记的,就是里面一个小兵,处局长和党工委书记们也都高看一眼。

    “嗯,迟早的事,都包在我身上。”岳文大气地一笑,“来,送二位上路。”

    上路?

    宝宝看看仍一脸媚笑的黑八,怎么听着这么不吉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