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牙防总与射防总
    “行程取消?”

    廖湘汀那边突然没了声音,电话中,却能听到一些领导在热情地打着招呼,开着玩笑,离开了所辖的区域,在省委党校又被教授直呼其名,这个名字似乎早已不属于他们,属于他们的只是某厅长或某市长,然而,一旦卸下职力,退去光环,大家都是一样的中年人。

    红蓝色的警灯闪烁了一晚,随着东方天际渐渐变白,金鸡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但惊恐与不安仍然弥漫在村子上空。

    昨晚,刘志广、万建设、迟远山等包村领导及包村干部,带着黑八、彪子等人连夜上山,芙蓉街道派出所所长魏东青、带着曹雷等民警,配合区刑警大队,连夜展开排查。

    胡开岭因为第一个出现在案发现场,双手沾满鲜血,手机竟也掉在现场,故而成为重点排查对象。

    两个不明来历的电话,岳文认为此事很是蹊跷,看着胡开岭一幅问心无愧的样子,他先是埋怨他做事不经脑子,后来又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事说清楚。

    街道的领导加上公安局及派出所的民警,来得人不少,村委就当作临时办工地点了,他又安排着胡家嫂子、老陈婶子给大家烧开水,天亮时,胡家嫂子又蒸了一锅包子送到村委。

    老书记、施忠孝陪着刘志广等人坐在村委会,可以看出,刘志广与施忠孝对老书记都很尊重,尤其是施忠孝,那种尊重从心底里流出,绝不似作伪。

    屋子里吸了一晚上的烟,岳文实在吃不下,他借口看看在现场的民警吃饭,就逃也似地走出那好象要被点着了的村委会。

    警戒线拉得很长。

    线内几个警察在仍然在忙碌着,线外,村民们仍没有散去。

    “有什么深仇大恨,下手这么狠,头跟身子就连着那层皮……”

    “施忠玉手也太黑了,他卖化肥坑人家钱,一车化肥愣是没给人钱,那送化肥的两口子,抹着眼泪走了……”

    “嗯,还是得罪人了。”

    “他这几年在村里干会计,村里的东西没少往自己家划拉,还在矿上给施忠孝管账,施忠孝也不亏待他,他的家底可不薄,他是被人盯上了。”

    “我看还是黑人钱,遭报应了……”

    ……

    施忠玉简直就是施忠孝在村里的代言人,会不会是二刚那帮人干的,二刚是个屠父,那一刀,标准就是斩猪头的刀法,岳文看看站在人群里黑着脸的二刚,没有证据他只能在心里猜测,不过,俗话说,山匪海贼,村里人野蛮,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事经常发生,杀人,对这些人说有能力也有动机。

    不过,虽然施忠玉与胡开岭也有过节,但他相信肯定不会是胡开岭所为。

    “岳书记,怎么你一来金鸡岭,金鸡岭就不太平呢!”黑八、蚕蛹等人在村委会找不着他,又找到这里来了。

    看着黑八举着一个包子吃得腮帮流油,岳文气不打一处来,“滚远点,就你这样子,也就是现在赶上好时候,你才混成个机关干部,要是放在封建社会,你这样子,长得都有碍观瞻,快,离我远点,别损害我在村里的光辉形象!”

    “**!”黑八看看自己腆着的肚子,努力往里收了收。

    “哎,八哥,别走,就站我旁边。”他刚要走,岳文却一把把他拉住。

    “为嘛?”这几天岳文身上突然滋生出一股说一不二的气质,让他很陌生,又好象理所当然。

    “嘿嘿,站我旁边,”岳文吡笑道,“你离我近点,显得我形象高大帅气不是。”

    黑八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一个漂亮的短发女警正朝他们走来,曹雷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

    “蒋晓云?”蚕蛹的眼光顿时放亮,黑八一下明白过来,“去死,你怎么不让曹公子站在你旁边?”他不屑地看看岳文,走到蚕蛹身边,眼睛却也不住地打量蒋晓云,“嘿,哥要跟曹雷公平竞争!”

    岳文与蚕蛹可怜地看看他,彪子心直口快,“竞争?八哥,就凭你身上这身膘吗?”

    众人呵呵笑起来,冲淡了由于凶杀案留在人们心上的惊悚。蒋晓云走到岳文跟前,不悦地看看他们。

    曹雷赶紧介绍,“晓云,这就是岳书记。”然后,他郑重其事地对岳文说,“这是刑侦大队的蒋晓云,蒋队。”

    蒋晓云却疑惑地问,“书记?这里的吗?”

    昨晚跑前跑后,侍候你们一个晚上了,怎么还不知道我是谁?但美女面前,岳文不生气,“如假包换,请问,蒋队,您有什么指示?”他伸出手来,而蒋晓云却没有握手的意思,指头都没动,他也不觉着不好意思,自己麻利地把手收回来,看得黑八一干人鄙视不已。

    “我们队长叫你过去。”蒋晓云说完,再不理他,转身而去。

    “快去吧,刚才没折了手吧?”黑八讥笑道。

    “曹公子的女人,你也想染指,这下好了,热脸贴了冷屁股吧。”蚕蛹的话总这么猥琐。

    岳文昨晚与其他村民一样,其实已经问过一次了,但就他与胡开岭接到了陌生电话,可是打电话的却不知是谁,并且两个号现在都打不通了,但这让刑侦大队的人很感兴趣。

    他看看那个穿运动衫、戴棒球帽、还叼一烟斗的光头,昨晚谱摆得很大,“那个就是大队长阮成钢?”

    曹雷难得没有跟蒋晓云走,正色道,“对,大队长阮成钢,咱们开发区几乎所有的大案,都是他指挥破的,许多公安部和省厅挂牌督办的案子都出自他手。”

    “这么厉害?听说他在监狱当过卧底?”彪子崇拜地看着阮成钢。

    黑八不屑道,“开发区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你看,他还叼着烟斗,真把自己当福尔摩斯啊!”

    “福尔猫屎!”岳文看见蒋晓云又朝他们走来,但他丝毫不加掩饰。

    “怎么说话呢?”蒋晓云倒底听见,很是气愤。

    “你怎么跟领导说话呢?”岳文笑道。

    “领导?”蒋晓云不解。

    蚕蛹讨好道,“就是岳书记。”岳文也挺胸抬头看着蒋晓云。

    蒋晓云“噗”地一声笑出声来,她又轻蔑地看看岳文,“叫不动你是吧?”看岳文仍不动弹,她转身离去。

    “爷们啊!岳书记!”蚕蛹夸道。

    岳文得意地挑挑双眉,还没回话,却听到一阵声音从远处传来,他的脸色马上变了。

    “汪汪汪”,远处,一条警犬正朝他们几个飞奔过来,几个人知道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