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我只是个小人物
    打着饱嗝,又打了包,宝宝与黑八最后是腆着肚子出来的。

    不得不说,海龟上了岁数,都会成精,那是一个见多识广,人家用眼一扫就知道这菜这酒的价格,抽出的那沓钱,买单是足够了。

    “袁老师,”看着这次巫敏再没有送他们的意思,岳文笑着把袁疏影拉到一旁,“袁老师,还得再请您帮个忙。”

    “就知道你无事献殷勤……”袁疏影笑道,大眼睛里扑闪着的是暖暖的善意。

    “这是两码事啊,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岳文看看摇下车窗看着手表的巫敏,说话更是不紧不慢了,“我是奉我们家领导的旨意,想再次拜会一下袁总。”

    “我爸?”袁疏影笑着打量着他,“那你应该请他吃饭啊。”

    “你看你,袁姐,说了你还不信,这顿就是请你的,”岳文笑着,“要不是那个什么弼马温合伙人,我还想多叫几个人来呢,可是你爸就不一样了,象我这样的小人物,能不能见得着还不一定呢,可是领导交代了任务,我也不能打退堂鼓不是。”

    “是廖书记让你来的?”袁疏影问道。

    “嗯,廖书记在省委党校学习,原本不该我这个副科级的小秘书来,昨天我们开发区蒋主任和蔡秘书长都来过,又拜会了袁省长,拿到了尚方宝剑,今天廖书记才让我再次拜访袁总的。”

    从袁昂家出来,岳文马上把拜会父子二人的详细情况跟廖湘汀作了汇报,他汇报得很简短,估计蒋胜与蔡永进都会汇报,他多说也无益。

    廖湘汀很乐观,“时移势易,现在不是以前了,我就不信开发区新区这块宝地,他会无动于衷,这样,你再去找他,……嗯,副科级怎么了?你是代表我,……不要别人没看低你,你自己先看低自己,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要的不是那种提包开门的秘书,是能干事、干成事的秘书……”

    岳文当时就是一阵牙疼,领导信任,当然是好事,可是自己越着蒋胜与蔡永进这两道锅台上炕,他们心里肯定有想法,就是廖湘汀让自己去见袁国辉,自己也要汇报。

    这也好说,毕竟是开发区自己家里的事儿,可是,能不能再次见得着袁国辉那就两说了,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通过袁疏影。

    袁疏影很大气,果然并没有问岳文的意图,“这样吧,下午我先要到方院长家去一趟,晚上你等我电话,我联系你。”

    “那敢情好,”岳文笑道,快走几步替袁疏影拉开奔驰的后车门,“那袁老师,晚上我们不见不散啊。”

    袁疏影笑着一挥手,巫敏也挥挥手,却面无表情地摇上车窗,奔驰急速离去。

    “我的哥,你不是说做人要厚道吗?”黑八打的饱嗝都是梦之蓝的味道,“这一顿,没宰得海龟肉疼吧?”

    “呵呵,文哥,托你的福,兄弟今天第一次吃这么贵的东西,”宝宝幸福地笑道,“好嘛,刚才我问过服务员了,八哥,你知道这一顿多少钱?”

    “花了多少?”

    岳文鼓鼓眼睛,双唇紧闭,努起嘴唇,伸出两个指头。

    “两千?两万!”黑八惊呼道,“好嘛,你拿出卡来,我还以为是你良心发现,要去结账了呢。”

    “结账?”岳文笑了,“放着现成的龟不宰,我们开发区可没这么大的龟,呵呵,八哥,不得不夸奖你啊,你这演技也有进步,嗯,演得象,绝对可以参评最佳男配角了!”

    黑八丝毫不脸红,两人伸手重重一拍,脸上都是一脸得色。

    “我就知道,那pos机不会无缘无故出问题,呵呵,这是新招数啊,”宝宝眯着眼凑上来,“文哥,快教教我,这招怎么做?”

    “简单,”岳文吡笑道,“我给了服务员二百块钱,呵呵,那pos机就坏了。”

    “噢,两百换两万,值!”宝宝一把搂住了岳文的脖子,“文哥,那出差的话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话音未落,黑八与宝宝却不约而同伸出了大拇指,接着旋转一百八十度,拇指朝下了。

    “不信是吧,这么好的机会,那我让别人去了,”岳文立马拉下了脸,“粤东啊,五星级酒店,吃得不比今天差,宝宝,如果今天逮不着这冤大头,哥哥今天也在这里给你送行。”

    宝宝看看黑八,嗯,提前订了位子,倒是真的,看来这话不假。

    “文哥,什么时候走?”

    “后天,你回去收拾一下,那边管吃管住,象今天这样的标准,呵呵,你可不要吃腻了啊,嗯,重要的一条,回来马上提拔!一定要让刘媛媛追在你屁股后头,追着你满大街转!”

    “真的?文哥,你是我的亲哥哥。”宝宝激动道,小脸立马变红了。

    “哼,少来八哥这一套,我们党的干部,向来不搞你你我我那一套。”岳文正色道,看看黑八,“你不用说了,本来也没想让你去,你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结婚,结完婚后,有的是机会,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明天八哥开车,送宝宝到机场。”

    “坐飞机?”宝宝有些懵,“这待遇,咋让人不敢相信尼?”

    “不就是坐个飞机吗?”岳文笑了,“以后天天让你坐飞机,有你坐吐的的时候。”

    “是打飞机吧?”黑八**地笑道,“你让我们回去,你干嘛去?泡老师啊?”

    “啧,”岳文一下翻了脸,“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好不好,我跟袁老师有正事……”

    ………………………………

    ………………………………

    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

    岳文静静地躺在床上,并没有开灯,卧室内,一片黑暗。

    香气,软软的、细细的,混合着肥皂或者洗衣液的味道,是那么温馨,那么平淡,那么让人舒服,对了,葛慧娴身上就是这种味道,非常非常具有女人味的一种味道,那是一种家的味道,充满着人间烟火的气息。

    这种烟火香,与王凤身上的香味和袁疏影身上的香味都不一样,却最让他着迷,最让他留恋,因为,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归宿。

    手机在黑暗中无声地亮了。

    岳文接起电话,电话中马上传来袁疏影女中音,“下楼吧,我就在你们小区门口了。”

    流光溢彩的灯光中,一辆红色的jeep静静地停在小区门口,车窗慢慢摇下,紧接着就看到了袁疏影的笑脸,岳文开门上车,袁疏影却笑道,“到前面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