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生与死
    “嗯”,阮成钢剑眉倒竖,“是针对你还是针对岳文?”

    蒋晓云做过刑警,抓捕过不少人,难保有些人出狱之后报复,到芙蓉街道任指导员之后,再大的仇恨也不会要人命。

    而岳文,阮成钢根本想不出这个八面琉璃的人会有什么仇家,就是有人要打他的主意,那也要看他背后站着的人是谁,是廖湘汀,秦湾市委常委、开发区工委书记!

    “说说你的想法。”说到案子,阮成钢又恢复了英雄本色。

    “这个时间,那个路段,很少有车辆通行,”蒋晓去揩干脸上的泪痕,回想着刚才那生死一幕,回想着生死瞬间,坐在她旁边的他那男人般的举动,“那辆大货车看到我的警车,不仅不减速,反而加速撞了过来……”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阮成钢脸色铁青,一个是他的手下,一个是他的兄弟,现在一个脸上还有泪痕血迹,一个仍躺在抢救室生死未卜,他掏出手机,“彬彬,给我审,扒了他的皮也要审个明白,……我不管,住院?住什么院,他有什么资格住院,给我带回刑警队……”

    阮成钢放下电话,陶沙已经站在身边,阮成钢的话他都听在了心里,却不好多问,他看看蒋晓云,“阿云,你没事吧?”

    “陶哥,我,没事。”蒋晓云道,正说着,阮成钢的电话又响起来,“……什么,司机喝酒了,喝酒不是理由,……审,继续审,一,查是否是平州人,二,查是否有前科,三,查最近几天活动轨迹,接触哪些人……”

    一旦说到案子,阮成钢永远清醒,永远是那个刑侦大拿。

    等三人回到抢救室门前才赫然发现,这一会儿功夫,走廊上已经站满了人。

    开发区工委副书记高杰正在吃饭,抛下一干朋友赶了过来;开发区工委秘书长蔡永进正在办公室,立马也乘车赶了过来;开发区管委常务副主任蒋胜得到女儿蒋晓云的电话,他就在维多得来酒店接待一帮外商,也赶了过来……

    陈江平、刘卫东……各处局、各街道的领导陆续也来了很多。

    黑八与他的大舅子大灰狼、媳妇郎建萍是一起到的,当看到岳文浑身上下插满管子、做着各种仪器时,他突然笑了,这是多能耐的一个人啊,能说会道,那张嘴,能把死人说话了,能把活人坑死了,可是现在那张嘴却毫无血色,那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还有没来得及擦的血痕。

    黑八感觉自己的心一阵抽搐,突然哭了起来,郎建萍诧异地看看他,见他走到一旁,掏出了手机,“文哥出车祸了……”

    电话那头的宝宝有些兴灾乐祸,“活该,谁让他光会算计兄弟,这是老天爷开眼啊,苍地啊,大地啊,你怎么就睁开了眼呢!”

    “现在还在抢救!”黑八也不打断宝宝,却哽咽道。

    “真的?”电话那边的宝宝愕然了,“八哥,八哥,真的吗,不是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吗?现在怎么样,抢救过来了吗?还能祸害人吗?”说着说着,电话里已是带着哭音……

    等王凤和水泥厂的副总周厚德赶到时,走廊上已经人满为患,“怎么样,怎么样了?”王凤看到了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岳文,和悲伤满面的蒋晓云。

    蒋晓云已是悲伤不能自己,如果人生可以重来的话,她,宁愿自己开车,宁愿撞到大货车上的是自己,而不是岳文!

    医院一派忙碌,蒋胜、高杰、蔡永进不断打着电话,医院的院长、副院长、科室主任全都聚焦在走廊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不断忙碌着。

    彪子,蚕蛹,曹雷,芙蓉街道和工委办的同事不断有人往这里赶,得到消息的、没得到消息的,电话铃声在走廊上响作一团。

    自人类出现以来,但凡是人做的工作就会有失误的可能,只是在生命面前,这个失误代价显得太重太大……

    面对着一干领导和社会上名色人士的询问,抢救的大夫终于按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了,“医生能治病,不能改命!请大家保持安静!”

    这一声喊,走廊上才终于安静下来。

    静了,静得只能听到抽泣的声音,静得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静得只能看到忙碌的护士进进出出,静得只能听到抢救室里仪器的声响。

    王凤抹着眼泪,“他一定能行,一定会抗过去的,”她不经意地看看一脸果决的蒋晓云,一股巨大的悔意涌上心头,在临安,自己为什么会拒绝他呢,拒绝这个在自己里中份量最重的男人,如果,如果他能醒过来,什么回迁房小区,自己统统答应……可是,可是,她不继续往下想了。

    在那个缱绻的春夜,他为什么不答应自己呢?王凤不禁有些恍惚,仿佛两人仍置身于法云舒缦的那个夜晚,那个梦幻一般的夜晚……

    急救室的门突然开了。

    立马,一群人围了上去。

    医生看看区领导,又看看他们的院长、副院长,“抢救过来了,大腿骨折,没有伤及内脏,只是失血过多……大家先不要进去看他,他现在很虚弱,……让一让,让病床出来……”

    众人默然后退着,护士推着病床出了急救室,病床上的岳文身上仍插满了管子和各种线路,他的脸色很苍白,嘴唇却象干瘪了一样,双眼紧闭,看不到走廊上有史以来最多的探望人群。

    他可能也没有看到,人群中还有老书记、胡开岭两口子、梁莉、检察院的汤来、马俊明……

    手机,不知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岳文最爱听的那首歌立马回旋在整个走廊的上空。

    “墙上哎画虎哎,不咬人哎!砂锅哎和面来,顶不了盆哎!侄子不如亲生子哎,**是咱的贴心人……”

    手机的声音突然间又停止了。

    黑八抽泣着,突然他以一种悲怆地声音又唱了起来,“天上哎下雨哎,地上流哎!”

    夹杂着女人的哭泣声,阮成钢沙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瞎子哎点灯哎,白费油哎!”

    “千金难买老来瘦哎,——”彪子几首从喉咙间喊了出来。

    “**是咱的好领头……吆唬嗨……”

    这调子发自肺腑,出自心间,象嘶吼,象宣泄,在场的男人女人,领导同事,都仿佛被这歌声感染。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病床上的岳文,胳膊动了动,两行泪慢慢地溢出了眼眶………

    “走人,”黑八突然吼道,大灰狼惊讶地看看这个平时温驯如羊的妹夫,“文哥还给我布置的任务呢,特么地,老子豁出去,弄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