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兵败山不倒
    仅仅一个中午、两个小时的时间,秦湾开发区监控省委家属院的消息就传得满天飞,这里面,有人被动打听,有人积极散布,防不胜防,防也没用。

    林荫的午饭是在单位吃的,中午她就得知了消息,母亲还专门打电话来询问这事,听说,家属院的退休老干部已经找到省委办公厅,要求严肃处理,就是住在这个院里的,也是各厅的头头脑脑,监控他们的生活区,匪夷所思嘛,好了,这下秦湾开发区出名了,这名出的,得罪了一大片,恐怕以后到各厅局办事都不好办了。

    放下母亲的电话,林荫又接了几个电话,都是打听这个所谓的监控事件的,现在,手机和qq的兴起,让信息的传播更快捷。

    人类的进步呢,毕竟首先就体现在传播方式上嘛。

    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这可是省委家属院,是机关!她暗暗感到惋惜,唾手可得的成果最后要花落昌威了,这几乎勿庸质疑了,而前面的努力也白费了。

    但省里肯定不会这么罢休,她暗暗担心起那个年轻人的命运来,他这个级别,如何处理,当然省里不会拿意见,但是秦湾为向省里表态,恐怕处理得也会很严重。

    可惜了!

    她不由自主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电话,可是对方始终无人接听。

    这不对呀,一个秘书,电话就是武器,不接电话说不过去啊,况且,况且,还是,还是自己的电话,对这种青春懵懂的小男生,虽然身在机关,但他的眼神她清楚。

    唉,她又是一阵惋惜,秘书恐怕也干不成了,她当然知道,在机关里,秘书就是一堆泥,可是跟个领导三五年,出来就变成青花瓷了,这下,恐怕在工委办也待不住了。

    秘书……秘书……

    秘书长!

    林荫突然想到,上午的事太蹊跷啊,古越秘书长分管机关事务管理局,这份材料如果仓促形成,那也要他把关啊,不经过他这一关是不行的。

    那他肯定是提前知道的……

    唉,不想那么多了,这场竞争好比战场一样,兵败如山倒,但凡只要兵败,还要面临后面的“追杀”,廖湘汀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了。

    ……………………………

    下午的会如期进行。

    林荫来到会场时,一众省、市、厅领导都在一块说话寒暄,但从表情来看,可能私下谈论的都是这件事,毕竟这事,影响太大了。

    省委的领导,除了徐文贤与李国华都到了,可是省发改委主任周长缨、秦湾市委书记罗宏民和市长郑权都还没到,估计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吧。

    有用吗?希望有用吧。

    昌威市委书记范盛文也静静地坐在会场里,并没有春风满面,好象很郑重的样子,但上午听到秦湾开发区的硬措施时表现出的那种急躁已经不见了。

    韩作工副省长与其它常委小声交谈着,很淡定,而支持秦湾的省委副书记骆旻在看着手里的材料,心无旁骛。

    会议室的门又开了,除了几个省领导,大家都转过头来,秦湾开发区工委书记廖湘汀走了进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林荫发现,范盛文看廖湘汀一眼,就不再看他,转而与坐在旁边的年廷江说起话来。

    会议室的门又开了,省长李国华在省政府秘书长等人的陪同下走进来,省发改委主任周长缨也跟在后面。

    不大一会儿,省委书记徐文贤在省委秘书长古越、罗宏民、郑权等人陪同下走进来。

    罗宏民的脸色很平静,看不出好,更看不出坏。

    “开会。”徐文贤说道,眼睛平静地扫视了一下会场。

    范盛文紧盯着徐文贤,在场的领导也都紧盯着徐文贤,等待对核电命运最后的判决,等待……对秦湾开发区命运最后的判决。

    “上午大家充分发表了意见,”徐文贤说道,“意见很集中,四个地市中,昌威与秦湾的支持率最高……”

    林荫敏锐注意到,昌威放在秦湾的前面,这说明,在徐书记眼里,是认可昌威吗?

    “临近会议结束,机关事务管理局送来一份材料,”徐文贤突然一扭头,“秘书长,你说一下情况。”

    古越轻咳一声,会场上的人都竖起了耳朵,“这件事,我也是上午才知道,就让机关事务管理局进行调查,在调查中发现,秦湾开发区确实存在监控行为,……这件事,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待古越介绍完毕,徐文贤又看看骆旻。

    骆旻点点头,看看会场,“事情确实不应该发生,但我认为,核电建设地的确定与监控事件,应分开来看,秦湾广大干部的努力与个别干部的违纪行为应分开来看,……”

    他说得很简短,但大家都听明白了,人与事应该分开,个人并不能代表整体,这是全部工作的中的一个污点,但秦湾开发区的整体工作不能抹煞,他的意思呢,开发区的领导可以换人,但不影响核电花落开发区。

    罗宏民、郑权、廖湘汀都在认真地记录着,不过,林荫在想,三人压力都很大。

    徐文贤最后看看省长李国华,李国华的态度反倒很轻松了。

    “谈几点意见吧。中午,宏民和郑权同志一块找我汇报过,廖湘汀同志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他一再强调,感兴趣的是昌威的车辆,而不是整个家属院的车辆,当然,这样的行为是错误的,我不赞成。”

    他说话抑扬顿挫,很有力度。

    “第二点呢,我赞同骆旻同志的意见,个人不能代表整体,偶尔犯错不能抹煞全部的工作努力,不能把一个地区与一个人的行为混淆起来……不能因为一个人抹煞一个地区的干部群众的努力……”

    林荫下意识地看看昌威市委书记范盛文,脸上虽没有表情,但在本子上记录却时断时续,显然是不满意的。

    “第三点,秦湾的工作是走在前面的,我相信,在全国的候选地址中也是走在前面的,我建议省委,仍把秦湾开发区作为我省核电站的侯选地址上报国家。”

    “第四点,机关里有机关里的纪律,我们干工作是好的,但不能因为工作去违法违纪,这样得不偿失……这种做法,放在商业上可能是合适的,但在机关里,就必须讲政治,守规矩,不能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秦湾的干部是好的,就是出了这个主意的年轻人,我相信,整体素质也是好的,他,刚刚出了车祸,……是在从沈南回去的路上,中午饭都没吃,就直接去了桃花岛工地的现场,现在还生死未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