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足球流氓
    “晨曦细雨重临在这大地,人孤孤单单躲避,转身刹那在这熟识的路旁,察觉身后路人是你……

    你说要走的一晚,连绵夜雨,也似这天,总要在雨天逃避某段从前,但雨点偏偏促使这样遇见……”

    “到哪去?”岳文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手中的衫衣无力地垂在了地上。

    “新加坡。”葛慧娴轻轻道,她嗓子一咽,转过头去,看着那雨中的夜色不再言语。

    这个事,岳文知道,为借鉴国外行政管理的先进经验,秦湾市国家公务员出国培训已经成为一种常态,由市人事局主管、市财政划拨经费,分为短期培训和长期进修两种。

    葛慧娴也曾经在他跟前提到过一次,对这种培训很是羡慕,但当时忙着筹备婚礼,两人说说也就放下了,可是现在却又猝不及防地突然呈现在岳文面前。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事儿竞争得很厉害,在人员大体安排好的情况下,葛慧娴突然出现在名单中,怕是与自己相关,但他并没有多问,只是慢慢道,“去多长时间?”

    “两年。”葛慧娴轻轻道,“我以你的名义找了周书记的秘书姜正明,他打了招呼。”

    果然,与自己猜想得不差。可是,如果自己早知道,他不会让姜正明说话的,如果现在去找姜正明,也能把这事拦下……

    可是,岳文看着葛慧娴的眼睛,那眼睛里全然没有半点往日的温情,他长叹一口气,“这一步走到现在,我是有责任的,但我对你不说半句假话,不说半个字的假话……”看着葛慧娴又慢慢转过头去,他感觉心在慢慢作疼,半天,方吐出几个字来,“……我,等你回来。”

    葛慧娴咬着上嘴唇,低下了头,那张嘴唇很干裂,但愿今天的大雨能滋润她那干燥的心房,“家……房子……和车子,我给你留着……”葛慧娴到底没有正面回应他,她一转身,岳文感觉自己的心又是一疼,他忘我地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能不去吗?……我去看你……”

    葛慧娴以手掩鼻抽泣起来,她用力挣脱岳文的手,跑进雨中。

    岳文呆呆地愣在当地,任雨水如瓢泼似浇洒,任音箱里张学友的声音在心底嘶吼,霓虹伞海中,却再也看不见葛慧娴的背影。

    来往的路人,纷纷侧目,在这个狂欢的雨夜,在这个狂欢的季节,在这个狂欢的城市,他,是那么失魂落魄!

    两条腿仿佛不由自主,不受控制,岳文慢慢走进百得福啤酒篷,大篷里群情振奋,响声一片,有的年轻人大声唱起了国歌,马上得到大群人的响应。

    最近一张长桌上,漂亮的啤酒妹“咣咣咣”把两排金黄色的扎啤杯依次展开。

    厚实的扎啤杯里,已经盛满的金黄色的透亮啤酒,啤酒晶莹激爽,岳文粗鲁地推开身前的一个胖子,一下脱下湿透的衬衣,狠狠地甩在地上,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泪水,一句话不说,拿起一个扎啤杯就如长鲸吸水,一饮而尽!

    “咣咣咣——”

    空空的扎啤杯不断砸在桌上,那一排金黄色的快速在变空。

    长桌对面的胖子紧张地看着他,我靠,这哪是喝啤酒,简直是喝仇恨,他仰脖抬头努力赶超,可是总是差着两杯啤酒的距离!

    “咣——”

    岳文紧闭双眼,把最后一个杯子砸在桌上,他一抹嘴角的啤酒沫,只感觉心里的痛楚没有半点减少,那伤口,反而越撕越大。

    “嘘——”

    大篷里突然出现一阵嘘声,国足与日本队的平衡在第66分钟被一个争议场面所打破。

    又是中村俊辅的任意球制造杀机,中田浩二门前上演“上帝之手”将球打进,但裁判却判罚进球有效,国足以这样一种冤屈的方式再次陷入落后的局面。

    “错判!”

    “改判!”

    群情激奋,有球迷已经开始骂了起来,大篷里骚乱起来,就象在热锅中浇上一瓢凉水——炸锅了。

    “好,第二个环节是吹瓶环节,”一个主持模样的人赶紧调节气氛,平抚混乱的情绪,“最快最强最多,这就是我们的吹瓶精神,让我们一起来把日本队吹下去!”

    周围顿时一片叫好,岳文打了个嗝,模糊中,听到主持人大声喊着开始,他决绝地抓起一瓶啤酒就往嘴里灌,生生地灌自己,仿佛那身体不再是自己的,那痛苦堵胀降临到这身体上,他的灵魂才好受!

    “四秒五,四秒五,最新的成绩诞生了!我们新一届的吹瓶王也诞生了……”

    “啪——”

    主持人那糖分太高的热情声音一下中断了,岳文手里的瓶子摔碎在地上,发生清脆的响声。

    “好,好,”主持人马上反应过来,继续主持,“下面累计成绩,刚才这个小伙子获得今晚的酒王,奖金一万人民币……哎,人呢?……”

    冷冷的雨点往脸上胡乱地拍,出了啤酒篷,岳文感觉发烫的脸上开始慢慢降温,大雨中,他有些恍惚,只觉着胃里胀得厉害,但就是还想喝,想喝醉。

    “哗——”

    路边,电视上,主持人激情的解说再次传来——

    “国足获得了再次扳平比分的绝佳机会,替补郝海东出场的李毅获得单刀,但他却没有选择直接射门,反而选择试图盘过对方门将川口能活,最终被后者将球破坏……”

    “李毅这个傻逼!”

    “李毅这个二半吊子,中国就叫他踢蹬了!”

    “换赫海东!李毅退场!”

    “阿里汉下课!”

    ……

    整个啤酒城喧嚣起来,震动起来,岳文踉跄着又走进一个啤酒篷,一屁股坐在一个凳子上,用眼一瞪周围,却马上看到了更加不善的眼神,火爆与仇视的气氛马上包围了他。

    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乜斜着眼看他,“谁让你坐这里的?怎么,不服气?”

    岳文努力张开眼睛,看看他,顺手拿起桌上的扎啤杯,只听“啪”的一声,厚实的扎啤杯就抡在他的脸上。

    小伙子人闷哼了一声就倒在地上,岳文呆呆地站起来,呆呆地看着手里的杯子,扎啤杯没碎!

    “弄死他!”

    一个小伙子倒下去,千万个小伙子站起来,输球的情绪加上仇恨的种子,整个大篷骚乱起来,喧腾起来,满场只有扎啤杯在飞,只有荷尔蒙在飞!

    那个站起来的小伙子话音还未落,眼前几个亮晶晶的东西就飞了过来,带着风风声结结实实地又拍在他脸上,山崩地裂一声响,他朝后倒了下去,模糊中他下意识用手一带桌子,整个人连同桌子轰然倒地!

    岳文却踉跄着走上前,一下跳了起来,狠狠地跺在小伙子的身上,狠狠地踢在他的头上、脸上……

    周围的同伴马上围了过来,踩着那两个只能抱头蜷曲在地上的同伴……

    架打到这份上,大篷里的人纷纷躲开,惊恐地看着这里。

    混乱中,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姑娘惊恐地抓住男友的手,“我怕!”

    “别怕。”她的男朋友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有我呢。”

    那姑娘指指岳文,“这就是传说中的足球流氓吧?”

    “不,这是足球土匪!”她的男友脸色有些苍白,那个足球土匪双手持杯,胡乱砸去,围在他周围的小伙子有的被开了瓢,有的被砸得满脸鲜血,哀嚎不止。

    同样哀嚎的还有全国球迷的心!

    警灯闪烁,警笛作响,朦胧中,几个警察冲了进来,岳文感觉手中的杯子被人夺了过去,接着,腿腕一软就被踹倒地上。

    他挣扎着爬起来,“打架呢,看不懂啊,都特么地给我滚蛋!”模糊中,刚才被他打倒在地的一个小伙子仇恨地看着他,“说你呢,看什么,你再看!……”

    他抬脚又要跺那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麻溜地闪在一边,却是低下了头,不敢再看他。

    人群自动分开了,光着膀子的岳文昂首朝外面走去,“特么地,谁再看我,我……”

    他突然悲从中来,一个字也说不下去,“呜呜”哭了起来。

    那个好看的姑娘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看自己的男朋友,“足球流氓还会哭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