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他能行吗?
    岳文已经跟跟廖湘汀汇报过自己的想法,可是没有引起廖湘汀的重视,或者廖湘汀没有当着罗宏民的面儿说出来。

    见罗宏民对岳文的提议很感兴趣,廖湘汀笑道,“我们大致了解了一下,在当前的核电市场上,具有核电业主身份的有这么几家——中粤核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还有中国核电集团,他们都持有核电运营牌照,能在核电站项目中获得控股权。”

    罗宏民笑道,“清一色的‘中’字号企业,这样吧,这几家以往的业绩整理出一个东西来,”他下意识地看看郁华东,“关键还是要看是否有与山海、与秦湾合作的意向,”看表情,他并不很着急,“就这么四家有牌照的企业,要想上马核电的却有十几个省,现在是买方市场,不是卖方市场。”

    廖湘汀看看黄强道,“省里有什么意向?”

    “没有。”罗宏民一挥手,“秦湾自己决定。”

    “核电对技术和安全性要求高,以前的核电建设都有军工背景的企业承担,”常务副市长黄强道,“并且,投资方与建设方也不一样,前期能在国家发改委、环保总局以及有关部门开展一系列工作,加快项目进程,确实需要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这一点小伙子的意见中肯,我再补充两点,一是将来如果敲定投资方,连同建设方要一起确定,能承担这样工程的企业也有自己的实力。”

    他虽然说得隐晦,但大家都明白,也是需要建设方一起做工作的。

    “第二点,我们秦湾市也要及早成立相应的公司,争取在将来的与投资方一并成立的公司中占有一定的股权。”

    这一点,恐怕连罗宏民也没有想到,他一时沉默不语。

    岳文敬佩地看看这个秃顶肥胖的领导,看来人不可貌相,他想得很远。

    “这个老黄考虑一下,”罗宏民道,“湘汀也可以与国家发改委的老乡沟通一下,听取多方面的意见,好,就这样吧,湘汀留一下。”

    见他单独留下廖湘汀,黄强等领导退了出去,岳文只得在郁华东办公室等着,见郁华东沉心静气地在整理着什么,他站起身来把刚才喝的茶水倒掉,又拿起茶几上的抹布开始擦桌子。

    郁华东早就偷眼看到了他的一举一动,却是待他忙活完方才笑道,“小岳,坐,坐,嗯,你跟廖常委多长时间了?”

    ……

    隔壁,罗宏民办公室。

    罗宏民却一改刚才风轻云淡的表情,直视廖湘汀,“湘汀,这可能是山海省有史以来最大的能源投资项目了……”廖湘汀马上猜到他要说的话题,但却仍是缄口不语,“这里面的的时间跨度非常大,两年、三年甚至三、五年都有可能,程序也很多,需要各种批文,几十个总得有吧?涉及到的部委和省里的部门也很多,发改、国土、海洋、环保、安全……工作光能看到的件件都很棘手,当前的村庄搬迁工作,场地的五通一平,将来的协调投资方的专家,对接合作方,赴省赴京汇报……”

    廖湘汀想说话,罗宏民一摆手,“这个小伙子太年轻了,这么大的摊子,他,行吗?”

    …………………………………

    …………………………………

    开发区,督查处。

    岳文现在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叫大权在握,以前在金鸡岭,虽是自己说了算,但始终是一个村子;到了街道,虽说河流整治这块自己说了算,但始终是一条河流。

    今非昔比了!

    电话,从早上在食堂吃饭到他在办公室坐下就几乎没有停过,桌上摆满了需要他签批的文件。

    他又抬眼看看正在跟督查处几个小年轻逗闷子的黑八,一个词突然又涌再在脑海中,对,就是你想到的那四个字——鸡犬升天。

    可是,八哥毕竟不是鸡也不是犬,虽然他有志于从事前一项工作,想到这里,他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岳主任!”

    他从文件上抬起头来,见矮矮的发改委副主任程金镜从外面走了进来,“岳主任,跟你报到!”

    岳文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紧紧握住程金镜的手,“老哥,欢迎,”他很客气,并没有称呼程金镜的职务,“以后还得请老哥多多支持。”

    程金镜笑道,“岳主任,没说的,老程别的不会,步调一致听指挥还是会的。”

    程金镜是副处级,而岳文不过是是正科级主持工作,程金镜能这样表态,让他很欣慰。

    但人嘛,有句用于交通规则的术语说得好,“一慢二看三通过”,即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程主任,”岳文马上改了口,自己虽然年纪小、级别低,但职务上要高于程金镜,老哥这个词,以后只能用于私下场合了,“现在办公室条件挺紧张,我们从各部门抽调了九个人,加上你、我和铁霖,有十二个人,我就在督查处办公,你先委屈一下,跟大家伙一块挤一挤。”

    程金镜马上笑着表态道,“理解,其实上了岁数了,跟小伙子们在一块,更热闹,我也显得年轻,这些小事你不用挂在心上。”

    看着程金镜一口一个支持、一口一个可以,看来,这是机关中典型的老油子了,这种人好爱背后使绊子,是趟子腿的传人。

    岳文看看笑着站在一旁的黑八,八哥的心眼怕是玩不过人家,但宝宝在粤东又走不开。

    “程主任,你到岗了,我就去了一半的心思,人员都是从各部门抽调的,我跟组织部和人事局强调,电筹办不是养老的地方,要能干活的人,小伙子最好,部队转业干部也行。”无形中,他开始敲打程金镜,他知道,程金镜的年龄接近于退居二线。

    程金镜一愣,却仍笑道,“建设局听说牛局长过来?”

    牛新华,建设局副局长,却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姐,还没有到他这里来报到。

    “就这两天吧,以后会议室,就与工委办合用吧,铁霖,用会议室提前跟行政处打招呼。”

    他慢慢又转回办公桌,“程主任,你是老干家,铁霖起草了一个内部科室职责分工,你先看一下。”

    黑八见他数次郑重提到自己,而不再称呼自己为八哥,心里也很高兴,可是没料到岳文却突然训道,“铁霖,电筹办的定位不是亲自干活的,就这几个人,光三个村庄的搬迁就得把我们累死,累死也干不完!我们是指挥干活的,不能事必躬亲,工作该放到处局就放到处局,该给街道就给街道……”

    程金镜笑着看看他,“岳主任,那我先过去。”他刚想往外走,门外笑着走进两位领导来,其中一个抓住程金镜的手,“老程,越老越重用了!”

    另一个却道,“街道也没有几个人,活儿更多,累死更干不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