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李逵与李鬼
    三月的沈南,是一年当中最美的时候。

    洗缨湖畔的垂柳,春芽嫩黄,醉如烟云;老龙湾的樱花,缤纷如雨,如雾如雨;药王谷更是春天的好去处,杂花绿树,群莺乱飞,红的碧桃,白的梨花,黄的连翘,星罗棋布地点缀在生机盎然的山林中。

    可是,三月的沈南,更象是一个爱闹脾气的孩子。

    高兴的时候,风和日丽,生机勃勃。生气的时候,一天时间里,就又会集齐大风、降温、降雨、降雪、晴天多种天气,让你刚刚换上羽绒服,接着却又要准备好雨伞。

    大风起兮土飞扬。

    岳文站在发改委大楼外面,抻着脖子朝里面张望着,大风太大,外面天色晦暗,行人寥寥。

    林荫与一处长并肩走出大楼,“瞧,秦湾的小岳,”他看看林荫,“这个小伙子,难怪周主任也在会上表扬他,就是会来事。”

    “郭处。”岳文热情地打着招呼,热情地握住郭处的手,“我给您带了一点桃花虾,放在你们小区值班室里,麻烦您自己去取。”

    “我还就好你们秦湾的这一口,那麻烦你了。”郭处也不客气,他看看林荫,知道二人还有事,笑着打声招呼去了。

    “小岳,要不我跟周主任说说,你干脆到省发改委上班算了,你这一个周跑几次,要不要在这里买房啊?”林荫穿着白色的羽绒服,系着红色的围巾,显得清丽脱俗。

    岳文心里一不由动,却快跑几步拉开车门,“姐,上车,我专程过来接你。”

    一阵沙土吹过来,林荫皱皱眉,低身钻进车里,这个城市,什么都好,就是风大土多,一句话——太脏了。

    “我要接润儿……”林荫道。

    “我已派人去接了!”岳文并排坐在后面,笑道。

    “我告诉他不能跟陌生人走。”

    “我让我的办公室主任接着他姥姥姥爷一块去接的她。”

    “她姥姥最近腰不好,不能做饭。”

    “我记得上次,润儿说想吃日本料理,我让人带他们去吃。”

    林荫笑了,“这沈南,你比我还熟,你现在也相当于处级干部了,小伙子,提拔得够快的,都有自己的办公室主任了!”

    “我这个处级干部,就是李鬼,你们这些大处长,才是真正的李逵。”桃花岛核电站已经到了省里组织评审《厂址安全影响评价报告》和《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的时候,这个时候宴请几个厅的处长们,岳文一是想理顺关系,二是不想节外生枝,“姐,每次我来都住宾馆,我想在这买楼,有合适的地方帮我听着。”

    “好啊,你看好哪里?”

    “离你近一点就成,山大校园里的房子就很好。”

    “校园里确实不一样,算你有眼光,我替你打听着。”林荫优雅地的抚齐肩的卷发,“你拉着我去哪?”

    “这个时间还能去哪,吃饭啊,”车外虽然是狂风大作,尘土飞扬,车内却是一片温馨,风情旖旎,“我联系了一个周了,今天请客把人聚齐容易么?”

    电筹办主任这个身份确实给了他很多便利,否则,级别不对等,你根本与人家坐不到一个饭桌上,就是坐到一个饭桌上,那也只有喝酒的份,那种喝醉了的份儿。

    今天晚上,请的都是处长,没有一个厅级领导,现在,无形中,在岳文心里,厅级干部才是领导,虽然他现在才是正科。

    林荫也不问,请客前,岳文征求过她的意见,她知道今晚的客人都有谁。

    环保厅的杜江波,水利厅的黄冬青,交通厅的郑水满,国土厅的达娃扎西,国土厅的马晓武,海洋渔业厅的赖继秋,加上山海日报社通联部的主任王彤和农业厅的一个女处长韩冰心。

    韩冰心是平州人,一层关系算是老乡,另一层,岳文也是给她找个伴儿,免得一个女人坐在一屋子男人中显得不协调,后来想了想,又把刚认识的王彤也邀请过来,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样也不显得寂寞。

    “姐,我知道你喜欢吃淮扬菜,今晚就安排在洗缨湖南边那家镇湖楼……向右打方向……”

    岳文突然喊道,司机是廖湘汀刚从公安局给他安排的司机,也发现在左侧的楼上,一块巨大的广告牌被傍晚的大风给吹了下来。

    “咣当——”

    广告牌连画面带铁架子一下砸在地上,带起一阵烟尘,就差那么一点就砸着他们的车子,林荫惊叫一声,下意识地往岳文这里躲了过来。

    幽香满怀!

    那种幽香立马飘进了岳文的鼻子,那发梢也令他的脸颊有些痒,他不由轻轻地抱住了林荫。

    林荫也感觉到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背上,她想立马起来,可是车子向右一拐,她的身子刚刚起来,又重重地扑在岳文的身上。

    那两团柔软的突起立时让岳文沉入到无尽的温柔乡底,林荫的脸与岳文的脸紧贴在一块,岳文不由一阵口干舌燥,心底颤栗。

    可是,美好的感觉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林荫很快发觉两人的失态,她看看岳文,努力重新坐直身子。

    岳文刚想解释,却不知如何开口,还是林荫开始夸起司机来,尴尬就这样无声地被打破了。

    岳文一时无话,他在回忆着刚才林荫那种眼神,是从他认识这位女处长以来从未见过的……

    ………………………………

    镇湖楼,自古以来就是沈南文人墨客的留恋之所,八大菜系,在这里都能吃到,虽说术业有专攻,但博采众家也没有影响这里的口味。

    林荫一走进包间,众人都站了起来,韩如冰和王彤也站了起来,农业厅和日报社的处长虽然也是处长,但离着发改委的处长还是差着一截子的。

    美女处长来得最晚,但众人都没意见,在坐男性居多,对美女都有一种亲近感。

    其实,男人面对美女都一样,不同的是,有的阶层表现的粗俗,有的阶层表现的文雅一些,但一场酒下来,都差不多露出庐山真面目了。

    大家轰让着让林荫坐在一客,韩如冰坐在二客,王彤坐在三客,山海省的规矩,如果女人有地位,肯定是一客,如果在场官职差不多,那肯定是论年纪来坐。

    在坐的还有一个商人,这个时候在这里出现,众人以为是来结账的,但却是岳文特意邀请,做海鲜生意的,老家也是平州,与岳文认识,岳文很认可他。

    这人不象有的老板,见着岳文,一是恭维,二是奉迎,岳文知道,他们看中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他这个督查处主任的位子,能给他们提供接近廖湘汀的机会。

    菜上得很快,区发改委主任李志海坐在了主陪的位子上,岳文则坐在了副陪的位子,宝宝忝居三陪。

    李志海敬酒四平八稳,这第一杯白酒,众人都喝了,杜江波喝的却是啤酒,那不胜酒力的样子,喝得勉为其难。

    “狮子头!”岳文笑着介绍。

    这个时候,只有这个时候,岳文就会发现,林荫开始吃肉了。

    环保厅安全与工业污染监管处处长杜江波也仔细品味起来,他高兴地一抬头,“地道!”

    岳文有心让他高兴,马上接过话去,“都知道杜处是美食家,给我们介绍一下吧,别让好东西就这么吃下去。”

    杜江波笑着看看大家,大家也不傻,谁也不会反对。

    “这狮子头选肉、刀法、上劲和下锅都很很讲究,但真正让人佩服的功夫还在调味上,”杜江波并不象老夫子,更象是大学教授,笑着介绍但也是郑重而又正式,“必须加高汤上劲,高汤,我猜啊,这高汤是用猪腿骨、老母鸡、老鹅、火腿等料上文火吊出来的,起码要熬8小时以上,这才是狮子头的鲜味来源,嗯,骨为汤底、鸡为清鲜、鹅为浓香,三者皆为高汤灵魂,且味型有别,自然鲜得有层次。”

    “好!”岳文主动喝采道,“今天又涨见识了,这些菜呢,杜处,都有什么讲究?”

    大家看看桌上的扒烧整猪头,扬州盐水鸭,文思豆腐,镜箱豆腐,松鼠鳜鱼,西施含珠……一个个都笑着看着杜江波。

    今天最大的任务就是争取环保厅杜江波的支持,两个报告的评审也离不开他这个处,在坐的处长们都明白,虽然三位美女处长主任坐在首席,杜江波坐在四客的位置上,但众人一点意见也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