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风箱里的老鼠
    全区领导干部会议。

    主席台上坐着只有三个人,市委组织部部长刘越义,市委常委、开发区工高官廖湘汀,开发区管委新任主任霍达。

    台下坐着的人也不多,全市处级以上领导干部。

    会议的程序也不多,廖湘汀主持,刘越义讲话,霍达表态。

    这个会开完后,组织最后一道程序就履行完成,霍达正式走马上任。

    岳文与几个秘书坐在隔壁的会议室里,本来这种会议,作为单位一把手要亲自参加,可是他却不愿在台下干坐,宁愿与秘书挤在一块。

    管委的秘书长还是李丹枫,可是李丹枫给霍达物色的秘书却换了人,这个人岳文认识但不熟,是管委行政处那边的小伙子,叫何厚华,名字只与澳门特首差一个字,大家平时都开玩笑叫他“特首”。

    “岳主任,喝水。”何厚华很谦虚,岳文也笑着回应,从目前来看,李丹枫这个管委秘书长一时半会不会换掉,毕竟霍达对开发区还是不熟悉的,需要有个明白人提醒自己。

    “厚华,结婚了没有?”岳文微笑着看看何厚华,“儿子都一岁了。”何厚华自己也在沙发上坐下来,笑道,“我八零年的。”

    “呵呵”岳文自嘲道,“一般大,跑到我前面去了,以后有什么事多沟通。”

    “霍主任乍过来,我以前一直干行政,督查的工作也没接触过,岳哥你是老干家,教我几招就够我用几年的了。”

    这小子挺油滑!

    岳文对这个小伙子有了第二印象,“行政干好了,一通百通,你这么优秀,行政大楼里谁不知道,”岳文开始给灌**汤,“以后有用得着哥哥的地方,尽管打招呼。”

    何厚华笑道,“霍主任今天过来,丹枫秘书长让我准备有关核电的材料,我对这一块也不熟,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哥哥你是电筹办主任,你帮我参谋参谋。”

    核电的材料?

    岳文心里提起警惕,是李丹枫让准备的还是霍达自己提出来的,但他脸上笑道,“没问题,我让宋铁霖给你送过去。”

    “不用,我自己过去拿就行了。”何厚华谦虚着。

    二人正说着,里面掌声响起一片,会议结束了。

    廖湘汀与霍达笑容满面地陪在刘越义周围,走下主席台。

    当霍达经过岳文身边时,他明显看到霍达瞅了他一眼,但脸上仍是笑着,没有任何表示。

    廖湘汀与霍达,这对曾经在交城搭过班子的老搭档,又将在开发区这口大锅里搅勺子!

    当天下午,秘书长李丹枫亲自与蔡永进联系,过不一会儿,霍达亲自从管委那边过来,岳文则亲自打开廖湘汀的办公室,亲自给霍达泡茶,然后又退了出来。

    李丹枫则在蔡永进办公室里坐着说话。

    这不是一道程度,却又象是一个惯例,一种仪式,两会在办公室里谈了些什么,岳文不得而知,但霍达走出来时春风满面,酒糟鼻子更红,脸上的皱纹笑得舒展开来。

    廖湘汀亲自把他送到电梯口,才笑着走回办公室。

    岳文也笑着走回办公室,他心里依旧很促狭,如果刚才一、二把手的谈话用新闻联播体报道的话,那应该是,会谈是在友好而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的,宾主双方就开发区重大发展问题坦诚交换了意见……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霍达到任后开的第一个主任办公会,就是调度工作,而电筹办作为管委序列部门,他也参加了第一次主任办公会。

    会上,霍达对核电表现出很大的责任感,在表扬了前期工作进展和岳文本人后,提出了具体要求,要求蒋胜负责,联系省环保厅,加快两个报告的预评审工作,他本人亲自出马,跑国家发改委,总之,思路一样,就是一切都要快。

    廖湘汀听了岳文的汇报,感觉没有什么不妥,新任管委主任相当于一市之长,亲自出马跑核电,等于把核电作为2005年的一号工程,这是值得赞同的。

    岳文的行程只好发生了改变,当天下午,直奔省城沈南。

    …………………………………

    …………………………………

    “岳主任,你们动作很快啊!”

    省环保厅,杜江波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不再是喝醉了酒,搂着岳文的脖子喊老弟的时候了。

    “杜处,不是遵照您的指示,一切往前赶吗?”岳文陪着笑脸,眼睛不眨地盯着杜江波,突出其来的态度变化,背后肯定有或深或浅的原因。

    “我是说过要往前赶,省里包括你们秦湾市的领导,到我这里也不止来过一次了,”杜江波丝毫不给岳文面子,那态度简直就象是班主任在训小学生,“但是,我也没说过,要求快就不走程序了,该走的程序一条不能漏,否则就是我这里通过了,国家层面也通不过。”

    “杜处,我脑子都糊涂了,您点拨一下,哪道程序我们没走?”

    “根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环评报告需要征求意见,这一条,你们……”

    “您看看这些材料。”岳文笑着从一摞材料中找出一份来,用易拉得整齐归整到一块,“杜处,您把把关,公示期结束,我们将把各种意见归类总结后,真实反映到环评报告中。”

    杜江波接过来,简单一看,是一份《桃花岛核电站公众参与信息一号公告》,他随即问道,“刚刚公示,还不到三天,那这个预评审会,也得公示完了再开吧?”他又翻了翻材料,“要求进行公示,征求群众的意见,你们只把报告的简本刊登出来,不妥当吧?!”

    “前一阶段,处里已经接到了电话,有不同的声音,”什么不同的声音,岳文刚想问,杜江波却示意岳文听他说,“这些声音都要好好归拢清楚,还有一张,总局也给我们打过电话来,就是你们已经未批先建……”

    “这一点,冤枉啊。”岳文突然叫了起来,吓了杜江波一跳,“我们现在连征地都没有,哪里来的建设?”

    “这种事多了去了。”杜江波不为所动。

    “是,杜处,我们已经开始七通一平,但也是有打算的,就是不为核电站,有别的项目区里也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你们这是强辞夺理,这一点,我作不了主,得请示厅领导,”杜江波站起来,“你回去后,让你们家领导过来先在厅里解释清楚,再谈下一步工作。”他又补充道,“公示一定要按照文件要求,原原本本,不能打折扣,如果评审会上有专家提出来,我们还要回来返工,得不偿失。”

    杜江波提出的意见中规中矩,岳文感觉好象全对,又好象哪里不对,他也说不清楚了,但这却与霍达要求加快进度的要求背道而驰了。

    这个省里的预评审会什么时候召开,现在仍是未知数,他只好一五一十地在电话里跟蒋胜作了汇报。

    过了一会儿,霍达却亲自把电话打了过来,只有一句话,“放下手头一切工作,你就靠在环保厅做工作。”

    那意思是环保厅通不过,你就不用回开发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