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落马
    会议按部就班进行,象所有的会议一样,都会有一个主持人,今天临时充当这个主持人的就是杜江波。

    他的语气与表情与在走廊上又不一样,谨小慎微,话语中也很是客气。

    岳文发现,坐在会议桌中央的副厅长李军心思却不在开发区的汇报上,他不时拿起手机,甚至明显看出编辑短信进行回复。

    开发区的汇报渐渐进至尾声,门突然开了,大家的目光不由地都看向门口,只见环保厅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他眼光下意识地在杜江波身上看了两眼,却走近副厅长李军,低声说了几句话。

    李军沉着脸点点头,小伙子方才走到杜江波跟前,杜江波惊讶地抬起头来,“找我,姓什么?”他的声音不大,但岳文与李桂生听得很清楚。

    “姓张,张新。”小伙子低声道。

    “我没有这样的朋友,你就说我不认识他。”杜江波断然回绝道。

    小伙子有些无奈,他无奈地看看李军,李军却又在看手机,仍在编辑着短信,他好象也注意着杜江波这里的举动,他朝小伙子一招手,小伙子马上快步走过去,李军嘱咐了几句,小伙子匆匆离去。

    门,轻轻地被掩上了。

    “好,刚才秦湾开发区就环评保告的进展情况进行详细介绍,”杜江波丝毫没有被刚才的小插曲影响,“下面,请……”

    他话音未落,门一下又被推开了。

    杜江波愠怒地看一眼门外走进的不速之客,脸色霎时变得苍白。

    只见四个男子走进屋子,带头的中年男子眼光在会议室里扫视一圈,李军已是站了起来。

    杨宏伟几乎同时也站了起来,霍达、蒋胜、李桂生、岳文,会议室里的人都站了起来,这四个人让他们想到了一个部门,只有那个部门才会在开会时直接进入。

    不需辨认,他们已经认出了谁是他们的目标,会议室里的人都站了起来,就一个人仍然在座着,不是不想站,而是双腿已经软了——站不起来了。

    “我们是省纪委的,你是杜江波同志吗?”来人很威严,不苟言笑。

    “是,是,是……”杜江波的上下牙直打颤,话说不成个了。

    “现在有问题需要你协助调查,请你配合。”来人的话语很简单,同时作了个请的手势。

    杜江波努力了一把,扶着桌面,努力想站起来,可是努力白费,他的屁股始终牢牢粘在座位上。

    正在这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扶在他的一侧,杜江波感受到一股力量在抬着自己的胳膊,他转眼一看,正是一脸悲恻的岳文,“杜处……”

    岳文的脸上很悲伤,杜江波不由感激地看看他,可是身子不由自主仍在往下掉。

    纪委的中年人看看岳文,身后的两个小伙子立马过来,代替了岳文的位置,杜江波,几乎是被拖着,拖离了会议室。

    刚刚还在聚光灯下,无数双眼睛宠着,一想到将要面对的未来,心理落差很大,精神崩溃也在意料之中。

    众人面面相觑,看脸色,许多人是第一次经历这传说中的场面,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客人不说话,副厅长李军最后先开口了,“杨市长、霍主任,今天的会就这样吧,我得跟曲厅长汇报。”

    杨宏伟忙道,“没关系,您忙。”他也很是惊讶,甚至有些后怕,岳文敏感地注意到,他的手仍在颤抖。

    ………………………………

    ………………………………

    “什么?环保处的处长被从会议室里直接带走了?”陈江平惊讶道,“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上午!”岳文看看李桂生,霍达也来到沈南,中午肯定是要在一起吃饭的。

    陈江平,李桂生和自己,作为三个处局领导,那没有极特殊情况都要参加,霍达也会过问交通局关于农村公路的争取工作。

    李桂生好象心有余悸,“说上门就上门,说带走就带走,一点反抗也没有……岳主任,当初幸亏听你的,没有给他……”惊惧之下,那行贿二字他已是说不出口。

    “你反抗有意义吗?”岳文笑道,“对搞组织调查,罪加一等,那些事,就别说了,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对,对,我不知道。”李桂生赶紧补充道,亲眼见识了省纪委办案,这种震撼不亚于一千次预防教育!

    “这是一堂生动深刻的警示教育,”岳文看看默不作声的陈江平,“真应该让开发区的干部都来看看。”

    可是,他没想到,李桂生仅仅看了这一回,一回开发区就去找霍达辞职,声明自己能力有限,干不了了,主动要求到政协或人大任职,弄得霍达光火不已。

    “我估计,今天这个会,应该是提前安排好的。”陈江平发话了,他一发话,李桂生的目光马上转移到陈江平身上,“省纪委应该先与环保厅的领导通气,让环保厅安排这个会议,但不会具体说破,杨市长、霍主任肯定也都不知道,会议召开后,办案人员守候在外,通过场内传出的消息,再相机行事。”

    这条老狐狸,好象他就在现场似的。

    “对对,就是这么回事。”李桂生道。

    “期间,办案人员并未进场,托人以不同名义把被调查对象请出,不声不响地带离了现场。”陈江平笑道。

    “老陈,你没在纪委干过啊。”李桂生不解了,“中间进来一个小伙子,想叫杜江波出去,可是杜江波没出去,所以省纪委的同志就直接进来了。”李桂生一拍大腿,也想通了。

    “中间,李厅一直在发信息,就是把会场的情况通报给外面的纪委人员。”岳文笑着补充道。

    李桂生还想说什么,却接到了何厚华的电话,霍达召见。

    见李桂生出去,陈江平却一言不发地望着岳文,看得岳文心里直发毛,“老领导,是不是沈南的水土养人,我最近变帅了?”

    “你没变帅,变得胆大包天了,”陈江平脸一沉,“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是不是你把杜江波送进去了?”

    出乎他的意料,岳文的脸上没有半点惊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是不是有人一直让你守在沈南?”

    陈江平心里一惊,他看着这张年轻的脸,与在芙蓉街道时没什么两样,与在凯悦酒店时没什么两样,但那份从容淡定的气质却无形中已经形成。

    就如静止的湖面,但下面却激流涌动,你却一点看不出来。

    静水流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