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战栗
    温香软玉在怀,但哪里还有别的心思!

    “林处,往前,到前面去。”岳文爬起来,盯着前面的弹坑,根据看军事小说的经验,从概率上讲,多发炮弹落进同一弹坑的几率要低得多。

    林荫本能地蜷缩着身体趴在地上,却紧紧抓住岳文的手臂,“我实在动不了。”

    “动不了也得动,趴下!”说时迟,那时快,岳文又把林荫扑倒在地,随之,大地又是一阵颤抖,震得头上的树叶簌簌作响,但这次炮弹却不是在山上爆炸,并没有呛人的烟味与尘土。

    “走!”岳文大声喊道,不由分说扶起林荫,然后一猫腰顺势把林荫背了起来,他咬咬牙从低矮的豁口处爬出土坑,深吸一口气就朝前面的弹坑跑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林荫的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柔软的身子紧贴在他的后背上,头也紧紧地贴近他的脸庞,呼吸不断在他的耳边响起,发丝阵阵掠过脸颊……

    “好了!”

    岳文一阵急奔,一跃而入,他立足不稳,这次却是林荫直接趴倒在了他的背上。

    躲进弹坑的主要作用是躲避炮弹碎片和石块,横飞的弹片和石块不会伤到身体。

    “小岳,”林荫的脸上、头上沾满了草屑和泥土,她声音颤抖着,脸上充满绝望与恐惧,“我们怎么办?”

    海岛上又陷入了寂静,寂静得可怕。

    “不能待在这里,”趁着这短暂的沉寂,岳文快速梳理着思路,“肯定是黄海舰队在演习,特么地,”他爆了粗口,“黑八这到霉孩子,也不打听清楚就带我们上岛。”

    他一直在沈南忙着环保厅的事,如果他在开发区,如遇军事演习,肯定会随着廖湘汀去看望演习官兵并送慰问品,可是现在倒好,稀里糊涂上岛,稀里糊涂挨炮,他自己倒不要紧,林荫是省里的处长,传出去就不好听了。

    “林姐,我们不能在这里。”岳文看看天上,“可能现在正在装弹,马上就要新一轮射击了,我们不能在这里!”

    刚才两人没有受伤已是万幸,弹片容易划伤身体,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容易造成内伤损坏,炮弹产生的高温烧伤也不容忽视。

    “去哪?”林荫的手一直捂在脚上,脸上的表情却是即痛楚又无助,即慌乱又紧张,让人倍生爱怜。

    “前面有处悬崖,下面有个山洞,那里最安全,”岳文道,“我们去哪里,快走,林姐,等会儿怕是来不及了。”

    林荫努力着想站起来,可是身体却使不上力,“小岳,我的脚疼得厉害。”

    “姐,我背你。”岳文果断道,他实地观摩过实弹炮击,如果不趁着这短暂的功夫躲进山洞里,恐怕他与林荫就凶多吉少了。

    林荫还在犹豫,岳文不由分说抓住她的左手,身子一低,林荫顺势趴在了他的背上。

    “呼哧,呼哧——”

    背上的林荫不沉,但从山上跑到下面崖壁下的石洞,距离不算远,也不算近,林荫紧紧地搂住他,任凭他的两条有力的胳膊箍住自己的双腿。

    山上的路拾级而下,岳文快速跑着,石阶逐渐消失的时候,就是布满植被的山坡,山坡前面,已经看到石洞。

    岳文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往上托了托林荫,准备作最后的冲刺。

    突然,他愣了,两只手掌触碰到很柔软的东西,作为一个不新也不老的司机,他立时知道了那是什么。

    耳边,林荫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热气不断喷到他耳朵上,让他呼吸更加快起来。

    “轰——”

    海岛再次颤抖,岳文的心也在颤抖,他大着胆子又往上托了托那片柔软,却感受到后背上更加直接的丰满,不住地在抚摸他坚硬的后背,那种感觉直触心底,象电流在身体中穿过。

    大地在战栗,他也在战栗……

    海风呼啸,炮声轰鸣,火光映天。

    他眼一闭,心一横,背着林荫快步冲了过去,身旁的丛林与树木不断向后退去,山上的气浪不断吹伏了山上的树木,也在冲击着他的脚步……

    “扑通——”

    在最后一波气浪的推动下,他立足未稳,与林荫双双跌进了石洞里。

    “安……全,……安……全了!”岳文喘息着想扶起林荫,却感觉自己的腿一软,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也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仿佛一个鸡蛋的重量都提不起来了。

    他知道,刚才的奔跑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林姐,你……还好吧?”他倚在石壁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林荫雪白的手臂不知被什么东西划破,有的地方渗出鲜血来,她也在喘着粗气,“我,没事,快,打电话联系,告诉部队……”

    “这个黑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岳文一掏手机,手机却不在兜里,林荫看看自己身上,随身的坤包也不知哪里去了。

    二人心头一黯,也不知黑八与宝宝怎么样了,更不知演习何时结束。

    “我出去找找他们。”岳文勉强站起来,“林姐,你在这里别动。”

    林荫刚想说什么,洞里突然亮了起来,整个山洞不住地摇晃,头顶的碎石不断地往下落,几只蝙蝠怪叫着冲出洞口。

    蝙蝠从眼前一飞而过,林荫下意识一声尖叫就扑在岳文身边,紧紧地抓住岳文的胳膊,岳文伸出一只手挥拳打着蝙蝠,只一只却动弹不得。

    大地仍在颤抖,海浪仍在咆哮。

    林荫的双手抓得更紧了,突然,她又叫了起来,几只小动物爬过她的脚背,她马上蜷起双腿,裸露在外的腿却又碰到了一个活物,她的身上马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大惊之下再也顾不得害羞,一下坐在了岳文的腿上。

    蝙蝠,蛤蟆,对农村孩子来讲,就象是宠物一般,对在大城市长大的林荫,对身为发改委处长的林荫,只能用两个字来解释——恐惧。

    外面是炮火连天,洞里则是黑暗无边,岳文身上成了最安全的的地方。

    一瞬间,对生死的恐惧和对环境的恐惧,在这个黑暗的洞天里,她所的的顾忌都已抛开,所有的身份都已放下,只有这个年轻男人的胸膛与怀抱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样不需多久,仅这短暂的触碰,岳文已是口干舌燥,正常的生理反应让他很不自在,他想换个姿势,可是林荫还是紧箍在他身上。

    夏日,林荫只穿着一条长及膝盖的短裙,和一件白色的短袖衫,在他小心翼翼地挪动身体时,更加让他意乱情迷。

    慢慢镇定下来的林荫敏感地地感觉到他的不一样,她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脸变得滚烫,如果借着洞外的火光看去,林荫的脸上已是绯红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