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跑部进京
    “哟,这句话多暧昧啊!”

    黑八话音刚落,身后立马传来一阵笑声,他转过头来,只见上岛救援的官兵都在朝他指指点点。

    宝宝转到他的身后,禁不住也笑起来,“八哥,走光了,瞧,红裤衩都露出来了。”

    黑八连忙反手一摸,赶紧又夹紧了腿,嘴里却嚷嚷道,“红裤衩怎么了,哥今年本命年,幸亏有这红裤衩,避邪!要不哥现在还不知在哪呢,”他骄傲地一挺小肚子,“羡慕了吧,这就是有老婆的好处,光棍是不理解的……”

    可是,这句话立时捅了马蜂窝,带队的军官是个作训参谋,上岛的官兵清一色的小伙子,清一色的光棍,黑八立马感到了一群人不善的眼光。

    宝宝吡笑道,“光棍怎么了,你光棍,有种别上船,惹恼了光棍,把你扔下海喂鱼去!”

    黑八看看一众官兵,自上岛以来第一次不敢反驳了,他夹着腿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走上艇去。

    舰艇缓缓驶离了芙蓉岛。

    “八哥,过来。”岳文把林荫放进舱中,却突然兴奋地喊起来,黑八与宝宝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跑了过来。

    “快,快,快,给你大舅子打电话,开渔船过来。”

    “开船过来干嘛?”黑八不理解了,但他顺着岳文的手指往远处一望,立即眉开眼笑,“要得,要得,我就知道,这趟没白来。”

    现在正是捕渔期,渔业资源丰富,一枚炮弹炸进海里,成百条鱼就翻着肚皮飘上海面。

    这几轮炮打下来,海面上飘着的鱼可不止上千斤鱼,这实在是不小的诱惑。

    “文哥,我们发了!”黑八兴奋地要搂岳文的脖子。

    “少来,是我发了!”岳文不理会他,“你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你这个办公室主任,不用干了!”

    “为嘛?”情急之下黑八也吐出一句津门话,“我们这不都好好的吗?”

    “你,就是刘备的马!”岳文再不理他,气哼哼回了舱里。

    “啥意思?”黑八眨眨两粒豆豆眼。

    “没文化了吧!”宝宝吡笑道,“的卢马啊,妨主!”

    …………………………………

    …………………………………

    6月25日上午,三里河,晴。

    “上北京,可以不去王府井、**,但38号非来不可。”

    林荫看看岳文,没有说话。

    自从到达京城后,与市发改委主任刘永刚和区发改委主任李志海汇报后,林荫的话就明显减少了,不再象在高速路上,谈兴很高,情到浓处,脸上红霞飞扬。

    她的旁边到底放着一幅拐,拄着拐跑步进京,在山海省的历史上怕也是绝无仅有,一个美女处长拄拐跑项目在全国也实属罕见。

    如果不是因为桃花岛核电,这事关全省的大项目,林荫这个样子也不会亲自前来。

    车子慢慢驶过一号线地铁木樨地站,从b口出来,沿着三里河路再往北走500米,就是位于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了。

    这是一幢灰色建筑,高大,庄严,人称小国务院。

    大门外金属链条的警戒线安插在南北两侧,前方5米临街两侧还画着黄白警戒线,门卫瞪着眼睛环视出入的人群,将外来人员排队等来的进门条递给右侧门亭的武警,在武警的示意下才能进入大门。

    “林处,岳主任,”区驻京办主任李启迪笑着迎了上来,她上下打量着林荫,“林处你好,”她很聪明,没有伸出手来相握,林荫的手正拄着拐呢,“久闻省发改委有位美女处长,今天终于见到真佛了。”

    林荫却笑着伸出手,岳文赶紧扶住了她的胳膊,“李主任坐镇驻京办,我也是早听说,省里的一些工作也得到开发区的支持。”

    驻京办主任,又是一位女同志,这表扬分寸不好把握,林荫却说得得体大方,李启迪果然是一脸笑容。

    “林处,我汇报一下,”李启迪道,“前天晚上,秦湾市四大班子的领导都过来了,我们开发区廖书记和霍主任也亲自参加……”

    这一点,岳文知道,他却没有追随廖湘汀过来。廖湘汀给他的任务就是照顾好林荫,因为林荫双脚肿胀,到底不能下地走路。回省里医院正骨之后,仍需继续治疗。

    而市里却由市高官罗宏民、市长郑权亲自带队,四大班子更是悉数出席,宴请在京领导,在面对嘉宾的时候,罗宏民深情地表示,当地的发展,需要通过这些成功人士帮助,希望大家看在家乡的情谊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而当前,最需要大力支持的无过于桃花岛核电站。

    而在路上,林荫也接到了省里的电话,电话是周长缨亲自打来的,国家正准备出台《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能否挤进这个大盘子,对桃花岛核电站的后续工作至关重要。

    那么,此次京城之行,任务一下子由一个变为两个,一是要进入这个规划,二是要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开展桃花岛核电前期工作。

    岳文的司机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岳主任,找不着停车的地方!”

    发改委外的马路上,已经没有闲置的停车位,冀、晋、辽、黑、鲁、浙、赣、闽、粤……大半个中国的车牌号都来了。

    岳文明白,与各省的短兵相接,在今天正式开始了。

    “材料都齐了?”林荫问道。

    “齐了。”岳文道,不知为什么,他胸腔里突然涌出一股热流,当几年后,四万亿政策出台后,他也是站在这桩灰色的建筑面前,那时他已经离开开发区,但心情却不象此时这样悲壮。

    同样的悲壮也发生在明年这个时候,当他最终拿到那张轻飘飘的盖着红印的批文,大雨中,他站在发改委门前忘情亲吻批文,从而登上各大媒体、网站头条的时候,许多人指责他是在作秀。

    可是,外人实在难知,这不是一张纸,这代表着几百个、上千个日夜的心血,代表着一个地方历时二十年的努力,代表着从秦湾到沈南,再从沈南到京城,几年下来数十万里程的努力!

    “走来。”

    说完,他大踏步朝前面的武警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