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第198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林荫立时省得,那个要请的人,就是自己了!

    她有些恼怒,是被骗了的恼与怒,但心里也有些温馨,甚至有些喜欢,她板着脸坐下,冷着脸不说话。

    “姐,我知道你喜欢吃淮扬菜,”岳文好象没有看到林荫的表情,也没有察觉到林荫的恼怒,笑着在另一边坐下,“这里的菜品大多是淮扬菜和杭帮菜。”

    林荫心里一暖,但面孔仍然板着。

    岳文笑道,“姐,我今天才发觉,你是超人。”

    林荫轻轻抹了抹鬓角的碎发,看着他却仍不说话。

    “在梅先生的京戏中,仍能板着脸的优雅女人,你可能是头一个。”岳文笑道,“不算超人又算什么,不对。”他突然说道。

    “嗯?”林荫禁不住还是说话了,板着的脸开始活泛起来,就如冰层打破,春水开始在冰底流动。

    “你不是超人,是超女!”岳文笑道,“你比李宇春、张靓颖什么的好看多了。”

    林荫到底是忍不住,春意不知不觉间爬上眉梢,氤氲到嘴角,继而整张脸上桃花盛开,满面芳香了,“贫嘴。”

    他说的对,在这宛转悠扬的唱腔中,在这典雅精致的环境中,感受到别人对自己的好,她无论如何是不能再板着面孔了。

    她似笑非笑、似嗔非嗔地看看岳文,那一瞥,在这梅府的京戏中,似水光年婉如云烟流转,美好年华婉如京戏悠扬,让人触目难忘!

    “姐,看看今晚的菜品。”岳文笑着把纸扇递了过来。

    菜品是写在纸扇上的,是管家西振权老先生亲手所书,书香菜香与美人的香气,慢慢在房间里酝酿。

    一道道清淡、细致的菜品,经由梅嫂艺术般地展现在桌上,美宴之旅开始了!

    眼观菜品的色彩,耳闻是梅先生的唱腔,细嚼菜品的味道,幸福就这么在美妙中蔓延……

    林荫心里一动,好似这个场景在梦中见过,那日,也是与一人对坐,心境也是如此相同,但那人在梦中是那么模糊,但,现在却如此清晰。

    “鸳鸯鸡粥,”岳文亲自给林荫介绍着,“这是梅先生每天都要喝的粥,姐,你尝尝。”

    用四十八小时将鸡脯肉熬成茸状,再加以菜汁做成粥,更难得的是绿色和白色呈现出精致的太极图案,让人不忍动箸。

    “姐,我寻思了好久,就想在最优雅的餐厅宴请最优雅的人,看来,我今天是选对地方了。”

    看着林荫优雅地轻轻地品着鸡粥,落花委地、摇曳纡折的戏曲中,那婉转妩媚、雍容华贵的姿态让人久久不能移目。

    鸳鸯鸡粥,三味碟,蛋黄狮子头,兰豆炒马蹄,糟油鱼片……

    “我知道你爱吃这个,”岳文指了指狮子头,“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会最爱吃这个?”

    林荫笑了,脸上春风荡漾,“好吃呗。”她看看岳文,岳文夹了一块放进她前面的盘子里。

    灰色的衣服很适合这里的氛围,民国女人身上那种内外兼修的精致,林荫不遑多让,她,仿佛是从民国缓缓走来,就这样坐在你面前。

    英难的黎明的乐曲,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我今天真该关掉手机。”岳文有些无奈,但还是拿出了手机,林荫笑着看看他,却不说话,这样的氛围,她也舍不得打破。

    “李主任,噢,是吗?解决了?好,你是头功一件,我,我什么也没做,刘永刚主任现在还埋怨我吧?……”

    说到工作,林荫立马看向岳文,“怎么,解决了?”

    岳文笑了,他举起酒杯,示电林荫道,“姐,我们干一杯吧,明天,我们的意见书就送到司长那里。”

    “这么快?”林荫疑惑地举起酒杯,她马上想到下午岳文的话,最快今天就能解决,再看看岳文,脸上一幅云淡风轻、尽在掌握的样子。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林荫笑了,但有一点她却猜了出来,经过翟司长这一关与岳文有关。

    “你的手笔?”她夹起一块鱼片放在岳文的碟中。

    “不,是刘主任的手笔,我嘛,”岳文笑着伸出一根小指头,“就是轻轻拨动了一下,”他到底忍不住得意,“就象斗蟋蟀,我……拿一根草棍拨了几下。”

    说虽然不好听,但林荫没有计较,“说说看,你是怎么拨动的。”

    “想知道?”

    “想知道。”

    看着林荫有些急切的样子,岳文笑了,虽然在这远离尘世的宁静中,我们到底是俗人,放不下的东西太多。

    “姐,你前几天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以为我拿刘永刚主任不当回事。”

    “是啊。”林荫看看他,现在却一点没有生气的意思。

    “刘主任,行将退休,”在这宁静的夏日,盛夏的果实气味馥郁,“桃花岛核电站对他来讲,不是必须成功的,他进也可,退也可……”

    林荫恍然大悟,但还是不解,“那你惹恼了他,他不是更加不关心了?”

    “但他还有一年才能退居二线,到哪里还是要市里领导说话的,”岳文顺手拿起折扇,慢慢地打开,又慢慢地合上,“京城远离秦湾,努力是他,不努力也是他,不出格就是合格,领导也不能怎么样……”

    “但为了一个年轻人的冒犯,而置大项目不管不问,这就说不过去了,如果没有矛盾,领导不可能关注,有了矛盾,再不去为核电努力,会被人说成与年轻人一般见识。”林荫笑道。

    “还要感谢卫处,我们取得卫处长的支持,刘主任却尺功未建,他也说不过去。”岳文笑道。

    “可是,他万一真横下心来不管呢,与你斗气呢。”林荫心里一松,有些后悔自己前几天的态度了。

    “所以啊,我们区发改委的李志海主任今天下午上了刘主任的车,他会把区里和市里的‘反馈’,反馈到刘主任的耳朵里。”

    这一步一步,都在算计之中,就是今天自己来到这里,也是在算计之中,林荫看着这张年轻的脸,笑着摇摇头,“你就不怕刘主任给你穿小鞋?”

    “不怕,只要项目成功,顺利推进,我还有补救措施。”岳文看看林荫,“姐,我有个请求……”

    补救措施?

    林荫抚了抚头发,“人家是副厅级,你是正科级,这补救,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有些人,包括一些领导,心胸其实不大,梁子一旦结下,轻易化解不开。

    刘永刚虽然努力了,但是为自己,不是为项目,如果他知道岳文是故意的,怕是更上火,更生气。

    “我有办法,”岳文轻松地笑道,“我估计,下面的事会很快了,但回去之前,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