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捂盖子
    “死人了?”秋老虎正在发威,但他立马觉得身上的汗毛都象立了起来,在黑暗泛着说不清味道的地下金矿,就象地狱一般地存在,“死了……几个?”

    “你不知道?”阮成钢反问道,“开发区的事儿你不知道?死了两个。”

    “我不知道,廖书记也不知道,公安局也没有报情况。”岳文看看督查处的小伙子,几个小伙子赶紧查找着文件。

    这一点,岳文还是很自信的,所有送给廖湘汀的文件或者从廖湘汀屋子里拿出来的文件,他都过目一遍,他不记着有,那肯定是没有。

    但是,他马上想到,刑事案子,死了两个人,公安局也没有必要往工委办督查处报材料,可是,现在整治金矿是区里的重点工作,因为盗采斗殴引起死亡,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都知道了,老大都知道了。”作为开发区律师界的抗把子,陶沙经常替这些人辩护,一年到头,总要办那么几件杀人的刑事案子。

    放下阮成钢的电话,岳文立马把电话打给了陶沙,“有,这种事经常有。”岳文仿佛都能看到,陶沙拿着手机,舒服地倚在了转椅上,“是祝家兄弟与施忠孝对着干上了,就在琅琊街道的十八户村……”

    陶沙说得挺详细,在他看来,就是因为盗采金矿发生的火并。

    岳文放下电话,却感觉到异常。

    一起死了两个人的刑事案子,刑警出身的阮成钢竟然非常关注,还在上班时间特意打电话给自己,他,已经离开开发区,已经不是开发区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了,而是交城的公安局长。

    他沉吟半晌,直接打电话给黑八,“中午,让你大舅子去你家,我找他有事。”

    “哎哎,”黑八在电话那头嚷嚷起来,“我从沈南出差刚回来,老婆还没见着,你不让我们……”

    电话已经挂了。

    ……………………………………

    ……………………………………

    黑八的家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奶香味。

    玩具、奶粉、童车、小孩的衣服,琳琅满目。

    大灰狼高举着黑八的儿子,黑八却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生怕自己这个大舅哥跌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好了,你们出去吧。”大灰狼逗弄了一阵外甥,就支走了这一家三口,霸占了这个曾经是他的房子。

    “郎哥,你去自首吧。”岳文坐在沙发上,盯着大灰狼,一字一顿道。

    “凭什么?”大灰狼的屁股刚刚沾着沙发,一下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死的是我的人,该自首,也应是二刚去自首。”

    果真,果真在地下出了人命。

    岳文不动声色,“二刚的事,另讲,现在说你,”他一眼也不看大灰狼,“听我的,早去比晚去强,你现在就去找陶沙陶主任,他,可能会帮你减掉几个罪名。”

    “我有什么罪?”大灰狼情绪激动了,也就是眼前坐着的是岳文,换作黑八,早踹上了,“不就是打架吗?再说,死的人是我的人,二刚应该去自首。”

    “非法买卖枪支罪,可以判处有期徒刑15年;非法经营罪,可以判处有期徒刑12年;聚众斗殴罪,可以判处有期徒刑8年;敲诈勒索罪,可以判处有期徒刑5年;寻衅滋事罪,可以判处有期徒刑3年;故意伤害罪,可以判处有期徒刑2年……”

    岳文的案头放着《刑法》,里面的法律条文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阮成钢的举动,让他起疑,能让在秦湾警界下这么大“功夫”的,怕案子不小,他仿佛看到一张天网从天空中撒下,任何魑魅魍魉,都无处藏身。

    “兄弟,你别吓唬我。”大灰狼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别人跟他说这些话,就是律师当面对他讲,他也是不信的,但此时,坐在对面的是岳文,是中午连饭也没吃直接把他叫在妹夫家的岳文,是现在人称开发区二掌柜的岳文。

    “我什么时候吓唬过你?”岳文站起身来。

    一瞬间,他感到很迷茫,今天的琅琊岭就仿佛昨天的金鸡岭,所有的主角将再一次登场,可是,阵营却不象以前那样泾渭分明,又增添了新的角色,他,也不再象是原来的小伙子。

    他打开防盗门,突然又道,“还有一句话,离施忠孝远一点。”

    “你说五哥?”大灰狼一下抬起头来,可是,还没等他问出这句话,

    “咣当——”

    防盗门重重地关上了。

    ………………………………

    ………………………………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他们来就让他们吃屎去吧。”大灰狼笑道,“招呼我们的工人干活,五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施忠孝跑路到粤东待过两年,咸鲅鱼立马说道,“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开工。”大灰狼又是一挥手。

    ………………………………

    矿洞里,突然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大灰狼看看二腚等人,个个如临大敌,他看看手上的劳力士黑鬼,手表的指针慢慢指向凌晨一点十七分。

    “兄弟们,谁跟钱过不去,谁跟金子过不去,就去当缩头乌龟,想发财的跟我来。”他顺手操起一杆猎枪,带头迎了过去。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声声踩在每个痞子的心上,二腚紧紧握住手里的钢管,牙齿磨得霍霍作响。

    “大灰狼,滚出来!滚——出——”

    地下巷道里的回音很好,二刚的声音显得很有威势。

    头灯乱晃,大功率手电照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二刚带着二十多人,带着猎枪、撬杠等凶神恶煞般出现在大灰狼等人面前。

    相比有生力量,大灰狼的人数就少多了,加上二腚等骨干,一共才十一个人。

    睥睨地看着二刚,手里轻松地玩着一个“小炮”(用易拉罐做成的自制炸弹),痞子也要讲资历、论辈分,那意思二刚你与我大灰狼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靠,你装什么大尾巴狼,”相对于大灰狼,二刚气势丝毫不弱,“施忠孝怎么样?还不是让我们送进去了,你别说,我今天真还想跟你过过招!”

    大灰狼脸色一沉,“你,还真没有这个本事,”他突然后退一步,“卧倒!”

    “轰——”

    手里的小炮就投了出去,只见火光一闪,头顶的碎石哗哗直掉,小炮在狭窄的巷道里爆炸了,人群里立马鬼哭狼嚎起来。

    “砰砰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