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就当帮老哥一把
    “交城全市十四个乡镇的派出所长,今天调换。”

    信息是市局的一个领导发过来的,周平安仔细琢磨了一下,却没有想清楚里面的玄机,不过,这个阮成钢去了交城不到一年的时间,先是完成了竞争上岗,这次派出所长的轮调,阻力肯定不小,也就是他,有能力有胆量也有魄力这样干。

    祝明亮逃脱,始终是块心病,区公安局半天调度刑警队一次,却没有任何消息,周平安知道,如果有好消息,高明第一时间就会给自己打电话,临近下班时,他推掉几个应酬,吩咐司机直接到刑警队。

    看来,不给点压力是不行了。

    本次行动的指挥部,依然设在设在刑警队,除了分管刑侦的刘局长外,高明坐镇指挥。

    以前阮成钢担任刑警队长时,根本不需周平安担心,也不需了操心,阮成钢从没让他栽过跟头,但事关刑侦业务,阮成钢把得很严,分管副局长想插手也插不上。

    这个高明倒是听话,但让周平安操心,在车里比较着,周平安觉着还是阮成钢胜一筹,脾气大的下属有能力,脾气小的下属无能力,比较来比较云,还是脾气大一些能力高一些的好。

    “那个二刚招了吗?”周平安知道问也是白问,招了的话高明早汇报了,但他仍然要问。

    二刚没有招认,青皮蝙蝠也不招,其他喽罗有的招了,有的不招,但供认的内容无关痛痒,不成重点。

    周平安强压火气看看一脸忐忑的高明,这可能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个大案,工委管委亲自布置,全区上下都在盯着,如果结果不理想,丢人的可不是他自己。

    “审!不能再拖延,祝明亮要尽快缉拿归案。”周平安道,“可以在他哥祝明阳的身上施加压力,还有他弟祝明星。”

    …………………………………

    …………………………………

    祝明星哪里也没去,芙蓉街道作为开发区的新区,他这个街道办事处副主任身价也水涨船高,平时的场合应酬很多,但今天他无心喝酒,也没有回家,在办公室里默默地抽着烟。

    门,被推开了。

    灯,被点亮了。

    祝明星一抬头,满屋的烟雾缭绕中,高明出现在门前。

    “老祝,你不是不抽烟吗?”高明的神色很轻松。

    祝明星脸色一松,他也想找高明,打听一下二哥的情况,毕竟是亲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哪。

    “高队,快坐。”他起身想去倒水,高明一下拦住他,“别忙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祝明星有些愣,不知他要讲什么,“你说。”

    “你可能也知道了,区里这次行动声势很大,”他看着祝明星,“龙王庙被列为一号大案,区领导的意思要求彻查严办,”他尽量不提祝家的名号,怕刺激到祝明星,“这个形势下,自首才是最正确的那条路。”

    “你什么意思?”祝明星激动了,“你让我自首?我什么不知道,你看,我特么地烟还抽的是云烟!”

    高明连忙道,“不是你,是你二哥。”

    两人的认识的,勉强算个普通朋友,还是通过岳文认识的,在一起攒过几个饭局。

    “家里人也联系不上他,”祝明星的脸一下暗了下来,“高队,这次后果,能有多严重?”

    高明看着他,“刚才我说了,区里亲自布置,廖书记亲自定为此次一号大案,”他本想安慰祝明星几句,但自己这个身份,多说无益,“自首吧,只要是在中国的地面上,你还能跑到哪里?”

    “我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祝明星的情绪有些激动,“家里都联系不上他,你让我到哪去找他?”

    “好,如果联系上他,让他尽快到区刑警队自首。”高明看问不出结果来,安抚了祝明星几句就走了出去。

    这里曾是岳文工作过的地方,对啊,让岳文给祝明星做工作啊,他急匆匆上车,直接把电话打给岳文。

    “大义灭亲?”

    电话那头笑了,“你特么地是猪脑子啊,”口气很直接,也很居高临下,让高明很不舒服,“将心比心,你会把自己个父亲灭喽?”

    “我会。”高明一口气堵在胸口,直接回了两字。

    “你会个屁?”岳文骂道,“耍嘴皮子可以,真干起来我看你能下得去手,要不我们都有回避制度,这也是人性化考虑。”

    高明听出他喝了酒,可能也不在廖湘汀身边,要不说话不会这么直接,这么放肆,“公安局有事,走正常程序,由公安局往督查处打报告。”

    电话无声无息地挂断了。

    高明看看电话,又看看新区并不明亮的灯火,又把电话打给周平安,包括岳文的话,他一字不落地汇报给周平安。

    “让我们公安局给督查处打报告?”周平安一听岳文的话,也很生气,“督查处一天一个电话要结果,我拿什么报给廖书记,他不帮忙罢了,还说风凉话?”

    可是,现在祝明亮人影不见,刑警队四处搜索,能找的地儿都找了,但哪里也找不着,时间紧迫,周平安道,“我找岳文。”

    岳文的电话却打不通,周平安不敢再打,只好发了一条信息,让岳文给自己回电话。

    可是等到快十点也没有等到岳文的电话,公安局有的是手段,一个电话下去,定位显示正在工委家属区,显然是在廖湘汀家里。

    他不敢再监控,监控工高官的秘书,监控工高官的家,这传出去是说不清的。

    可是,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决策,岳文的电话打了回来,“周书记,我刚刚看到信息,有什么吩咐?”

    周平安却不好动气,也不敢动气,电话那边,说不定廖湘汀也在听着,“小岳,高明找过你,祝家团伙中的二号嫌疑人二刚是金鸡岭的村民,我们想让你出面做一下二刚的工作,时间再晚,抓捕祝明亮的难度就会加大,……”

    “周书记,金鸡岭的村民,……你让我怎么说,不好说,也说不好,……”岳文在拒绝。

    “兄弟,就当帮老哥一把。”周平安也不多说,此时也不好多说。

    “我跟廖书记汇报一下。”岳文道,他手捂电话,“周平安打电话,让我去劝一下二号嫌疑人。”

    “符合程序就见,特事特办。”廖湘汀道。

    “好,我现在就去。”

    岳文道,一个政法高官,让自己帮忙,与自己称兄道弟,也实在是逼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