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验伤单
    郎总,何许人也?

    郎建辉是也,江湖人称大灰狼。

    “祝家兄弟也想跟我们斗?他们也配?!”大灰狼大大咧咧在施忠孝对面坐下,施忠孝把雪茄盒子推了过来,大灰狼却没有点上,他掏出自己的烟来。

    “祝明阳不是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吗?”二腚笑道,“也不知找谁运作的,哥哥都这样了,祝明亮还在外面蹦跶,这下好了,彻底蹦跶进去了。”

    “五哥从没把祝家兄弟放在眼里,这下可把他们连根拔起了。”大灰狼狠狠地一握拳头。

    施忠孝看看大灰狼,“祝明阳、祝明亮也是一方好汉,”他似乎有些惺惺相惜,但转眼间脸上又阴狠起来,“我们得加把火,这锅里的水不能让它凉喽。”

    大灰狼与二腚都看着施忠孝,施忠孝慢慢拿出一个本子,“去,把这个寄到公安局。”

    “这是什么?”二腚拿起本子刚要翻,却被大灰狼打了一下手,“五哥让你看了吗?”

    二腚笑道,“没有,”道上的规矩他懂,施忠孝并没有生气,“我们兄弟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不能看、不能听的东西,你们这些跟我一起打拼的兄弟,我连你们都信不过,我还信谁去!”

    “不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们公司,我之下就是郎总,郎总的话就代表我。”他拿起本子,“哗哗”翻了翻,“这可是个好东西,呵呵,我们就当一回雷锋,帮一下公安的弟兄们,让他们少熬几宿,少浪费点脑细胞……”

    正说着,搁在桌上的手机叫了起来,施忠孝拿起手机,脸色端正起来,他手一挥,大灰狼和二腚拍拍屁股走了出去。

    “……您的意思是保祝明亮?我……”施忠孝把雪匣放到烟灰缸里,使劲抓着自己的头皮,一幅想不明白的样子。

    电话那边又说了几句,施忠孝看看手机,确信对方挂了电话才把手机扔到桌上。

    他好似不相信似的又拿起手机看了看,没错,仍旧是那个熟悉的号码。

    他烦躁地站起来在办公室里快步走了几圈,直接拿起电话,“二腚,你过来,把本子直接寄给工委督查处。”

    “收件人写谁?”二腚问道。

    “岳文。”施忠孝一下拔掉一根花盆里的枯叶,慢慢碾碎在手心里。

    …………………………………

    …………………………………

    开发区刑警队。

    连轴转就是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但好在二刚开口,祝明亮归案,虽说祝明亮仍然什么不说,一问三不知,但二刚都撂了,突破他只是时间问题了。

    “验伤单,把验伤单拿来。”

    今天上午,周平安在工委开完会后直接到了刑警队,高明已经有了新的思路,袭警这一条,有验伤单在,他们是无论如何跑不了的,他决定,先从这上面打开缺口,扩大战果。

    周平安公安局长干了多年,对问案审案,光听汇报也知道了不少门道和技巧,取证尤其困难,很需技巧,但现在现成的证据就在眼前。

    所以,他与同意高明的意见。

    “就是祝明亮不招,有了二刚的供词,有了验伤单,这也可能形成一条初步的证据链,可以起诉他们了。”起诉,却要转到检察院公诉处,如果证据不充足,检察院可以打回公安局,要求重新补充证据。

    一般刑警队的案子到了公诉处,很少被打回来过,这一是当时阮成钢的业务能力过硬,二是证据充足。不象公安局别的部门的案子,少则打回一次,多刚打回三次,来回拉锯般也让人受不了。

    “松宁,拿个验伤单,又不是让他生孩子,至于那么费劲吗?”高明见周平安的脸上不耐烦了,马上抓起电话打了下去。

    “高队,”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张惶,“验伤单找不着了。”

    周平安一下抬起头来,鼻子眼里喘着粗气。

    祝明亮在监控下逃脱,肯定是有人提前通风报信,他正在查,还没有结果。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验伤单又找不着,这可是袭警的直接证据,开出来怕是没有几天,自己开的验伤单还能找不着了,这在刑警队,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找!”

    高明的脸上挂不住了,接连的失误让他在周平安跟前抬不起头来,心里的火气借着这个机会一下发作了。

    电话重重地扣下了,可是手机又响了。

    “什么?”

    他的嘴唇有些颤抖,他不安地看看周平安,周平安不耐烦道,“说!”

    高明长喘一口粗气,左手拿着手机,连同右手就一起按倒了桌子上,好象不如此就支撑不住他全身的份量似的。

    “周局,看守所电话,”周平安一眨不眨地望着高明,“二刚,心脏病发作,死了。”

    “死了?”

    周平安愕然了,却只是盯着高明说不出话来,他的样子象盯着一个陌生人一样,让高明更加不安。

    …………………………………

    时间回放到半个小时以前。

    看守所设在东炮台街道,依照这几天的惯例,都是每天九点钟左右,刑警队的同志提审二刚。

    在外面横着走,在里面也卧不起来,不出两天,二刚已成了这里的牢头,一凭的是拳头,二凭的还是拳头。

    从靠近尿桶的位置搬到了最里面的位置,不时有人“二哥,二哥”地叫着,二刚感觉除了审问之时的憋气之外,与平时在外面没有什么两样。

    他懒洋洋地大通铺上坐起来,立马有人拿过来拧好的毛巾,他擦把脸直接递到一个犯人手上,站起来就往尿桶边走。

    昨晚一晚上没睡好,在这个地方能睡好的人,要么是神经病,要么不是人,现在他也不敢确定,当初对他的承诺是否是真的,自己花了这么大的气力,是否值得。

    如果让胡开岭知道了,让岳文知道了,那自己在村里、在开发区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也罢,这几年跟着祝家兄弟攒下不少钱,再拿到那笑钱,我就远走高飞,不行,我就到非洲当个土皇帝去。

    黄色的尿花在桶里四溅,却慢慢幻化成那黄色的金水,眼前一片模糊,二刚用力眨眨眼睛,却感觉到胸口一阵憋闷,他痛苦地捂住了胸部,努力地提起裤子,可是眼前突然一黑,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那如牛般壮实的身躯重重地砸倒在地上,监室里一片混乱……

    “笛笛——笛笛——”

    刺耳的铃声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救护车那紧张的鸣响由远及近而来。

    可是,他再也听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