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今夜,他的血不再为正义而流
    开发区的雪下得一点也不比交城小。

    一个集市的顶棚因为积雪太重而被压垮,这样的大雪,可能多少年没有有过了。

    指挥部的大屏幕上,一辆遗弃在路边的出租车已经覆盖了厚厚一层积雪,这是根据监控显示,朱弘毅从医院逃脱后抢到的一辆出租车。

    几个武警如临大敌般靠近车子,当他们迅速拉开车门时,车里却空无一人,朱弘毅早已不知去向。

    “他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省公安厅副厅长孙耀隆道。“他既然用开水烫伤自己的身体,说明从被抓那一刻起,他就在谋划着怎么样逃脱,这些天在医院里,可能已经考虑成熟,”他看看在座的领导,“今晚有暴风雪,他恰好地运用了这个天气!”

    全城搜捕!

    无需动员,开发区境内,无数辆警车开始出动。

    交城,停靠在一个大院里的警车,打亮了红蓝色的警灯,在警车里窝了一宿的武警,也作为生力军拉上开发区的前线。

    ……

    开发区大街上,曹雷驾着车,蒋晓云坐在副驾驶上,带着几辆警车在大街上搜寻。

    自打蒋晓云到了琅琊街道,曹雷仍留在刑警队,两人接触就少了,可是曹雷到刑警队,原本是冲着蒋晓云去的。

    这不他正抓紧机会,一个劲地白活,哪管还有什么朱弘毅、杨弘毅。

    破了多少案子,抓了多少罪犯,这对蒋晓云不是什么新鲜话题,要论出枪动枪,两个曹雷拴在一块也不是蒋晓云的对手。

    “听说你对车牌有研究?”车内的空调被曹雷开到最大,很是燥热,蒋晓云摇下半个车窗,飘飘扬扬的雪花立马飘了进来。

    “不,是对假车牌有研究。”曹雷被搔到痒处,立马来了精神,笑着纠正道,“晓云,这可是千锤百练的真功夫,队里有时指着我呢!”

    “我总结啊,晓云,认假车牌可以分为四个境界,第一层境界,是靠手。车牌的材质对不对,油漆涂得对不对,螺丝拧法对不对,都能认得出来。”

    “第二层境界,不靠手,靠眼睛。比如路边停放的车,字体不对,字形不对,颜色不对,我都能认出来。”

    蒋晓云看着窗外的大雪,路边行人稀少,但店铺的灯却都亮着,现在正是买卖最好的时候,许多店铺都靠到很晚。

    “第三层境界,是认行驶中的车,这比较难,”曹雷有意制造两人间的轻松气氛,“全开发区警队里,跟着运动的车都能认出假车牌来,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那第四层境界是什么?”

    “第四层境界是认对面开来的车,就靠那一眼的感觉。”见蒋晓云感兴趣,曹雷马上自夸道,“我现在就处在挑战第四层境界的状态。”

    蒋晓云把手伸了出去,感受着空气中的冷意,“岳文那个村的村主任叫什么来着?”

    “金鸡岭吗?胡开岭!”

    “对,是他,他搞了幅假车牌,让我没收了!”

    “啊!”曹雷叫道,“文哥知道吗?”

    “我没告诉他。”蒋晓云道。

    啧啧!

    曹雷不好发表评论了。

    步话器里传来周平安的指挥声,从大规模搜捕开始,已经过去半天了,朱弘毅仍不见踪影,施忠孝也不见痕迹。

    “狡兔三窟,哪那么容易抓着,朱政委,”蒋晓云一时改不过口来,“他可是孤胆英雄!”

    “是啊,工资高高的,他的工资可是我们公安局最高的,过年过节也不少人情,他图的是什么?”曹雷也叹道,很不理解。

    蒋晓云不说话了。

    “晓云,你快看,”曹雷放慢了车速,兴奋地一指前面,雪夜里车辆本来稀少,那辆车孤零零停在商店门前,很是显眼,“这肯定是假车牌!”曹雷炫耀道。

    可是还没等他炫耀完,商店里就跑出一个人来,后面五大三粗的老板娘就跟着跑了出来,“抢烟了!抢烟了!”

    “抢啥?”

    曹雷哑然失笑。

    “抢烟。”

    蒋晓云不动声色。

    “这年头,抢点什么不好,抢粮抢地盘抢女人,”曹雷故意看看蒋晓云,也学着岳文的口气道,他知道蒋晓云钟意什么,他下意识踩了刹车,在寂静的雪夜桑塔娜滑出很远,“我去看看。”

    可是,他刚下车就与抢烟的人打了个照面,曹雷一下愣了——呆立当场。

    那个抢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弘毅!——交城市前公安局长,开发区前公安局政委!

    可是,贪腐的凤凰不如鸡,他现在已经落到连一包烟也买不起的地步!正被五大三粗的老板娘在后面骂街。

    朱弘毅一愣,他出枪的速度很快,几乎同时,蒋晓云也把枪口对准了他,看到他这幅形象,蒋晓云一愣,鼻子一酸。

    朱弘毅也不知从哪顺来一套衣裳,是那种再也普通不过的羽绒服,紧紧地裹在身上,他脸上的烫伤仍在,脸上水泡流着黄脓,头发也被剃去,乍看蒋晓云几乎都认不出他来了。

    这哪还是那个威严的政委?!

    可是,以前那个威严的政委,现在却用枪指着曹雷的头。

    朱弘毅冷冷地看看蒋晓云,“晓云,你的枪还是我培训的,”他好象突然很心痛,下面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让开!”声音很沉痛,也很无奈,令人心酸,为之动容。

    这是事实,蒋晓云在全国得奖,朱弘毅付出了心血,两人朝夕相处,情同师徒。

    令曹雷惊讶的是,蒋晓云持枪的手臂慢慢垂下了,朱弘毅什么也不说,转身上车,捷达发出一声嘶吼,转眼间跑出很远。

    曹雷道,“就这样跑了?”

    “闭嘴!”蒋晓云暴怒道,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曹雷第一次看到蒋晓云这样,他看看远去的捷达,又看看跟前的蒋晓云,蒋晓云却道,“追!”

    ……………………………

    ……………………………

    时间回溯十分钟。

    带人设卡拦截的开发区治安大队大队长郭威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个阴沉沉的声音笑道,“郭大队,快过年了,兄弟们的福利我没法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