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大雪无痕
    冲天的火光在大屏幕上不断燃烧,滚滚黑烟直冲天际。

    岳文牙关紧咬,平生,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到死亡,直击死亡。

    曹雷,一个是他的死党,蒋晓云,一个是他的……是他的什么,他已经说不清楚。

    他感到心里象被人用刀刺了一下,生疼。

    孙耀隆的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桌子上,“朱弘毅击中了油箱,油箱爆炸了。”

    他话音未落,硝烟与火光中,一个身影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拉开了后面桑塔娜的车门,车子猛地一颤,如独眼怪兽一样驶入无边的黑夜。

    “朱弘毅!”

    屏幕前一阵惊呼。

    岳文无无暇理会,他只知道,那个平时冷脸内心火热的姑娘,那个视警服为生命的姑娘,那个一直默默陪伴在他身边的姑娘,此时生死未卜!

    还有那个帅帅的曹公子,自己进入芙蓉街道第一天结识的朋友,静静地卧于雪地之上!

    孙耀隆满脸悲愤,他拿起话筒,亲自指挥了。

    …………………………………

    没有悲喊,更没有呻吟,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久历宦海,纵横警界,年届五十的周平安还是被眼前的的惨烈攫住了心头。

    雪地上,尽是黑烟残骸,眼前仍在燃烧的汽车发出刺鼻的气味。

    “晓云,怎么样?曹雷,怎么样?”

    蒋晓云已经被抬上警车,曹雷,不知哪位警察把自己身年的警服脱了下来,盖住了他的脸。

    周平安脸色一沉,抬步走近曹雷,轻轻地掀开警服,那张俊俏的年轻的脸已经不忍目睹,面目全非。

    公安局的干警太多,协警也多,他并不认识所有的警员,可是却知道刑警队里有位曹公子,小伙子长得那叫一个俊俏。

    可是,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悄悄地离开了。

    泪水,涔涔的泪水和站磅礴的大雪,交汇在他的脸上。

    “哒哒哒哒——”

    微冲冒着火舌,似在发出心中无限的愤怒,似在向战友作最后的诀别,似在表达无限的挽留……

    ……

    雪野中,茫茫大雪中,警车轰鸣,警报拉响,再次踏上征程,目标——藏米崖渔港!

    整个401公路上,整个芙蓉街道以东的原野上,成了红蓝色的海洋。

    山上,海里,洁白的雪野染成了红蓝色。

    无数的警车在疯狂地奔驰,奔驰于这雪国之中。

    坐在桑塔娜车里的朱弘毅已经认不清路了,大雪无痕,已经看不清来时的路,也已经看清要去的路,可是,偏偏前方又亮起了他最熟悉的色彩。

    红色,蓝色,交替闪烁,交相辉映。

    一盏,两盏,三盏……

    桑塔娜就如一叶孤舟,陷入了红蓝色的海洋。

    “吱——”

    桑塔娜剧烈晃动着,原地打转,终于停在地雪地上。

    凄厉的警报声直击人的心魄,无数大灯射向这孤独的车辆,无数支枪口指向了车里的原政委朱弘毅。

    “砰砰砰砰——”

    接连四声沉闷的响声,桑塔娜的车身一晃,顿时就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痪在原地。

    这枪声,朱弘毅熟悉,他也指挥过这样的枪,击毙过很多重犯。

    这是大狙!

    “朱弘毅,你已经被包围,放下武器,缴械投降,顽抗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威严的喊话穿过茫茫大雪,回荡在空旷的原野之上。可是等待他的却是沉默。

    “开枪射击。”

    周平安手持喊话器,大声喊道,声音悲怆。

    无数支微冲举了起来,此时,门,慢慢打开了,朱弘毅从车里走了出来。

    他动作很迟缓,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似的。表情也很凝重,那沉重透过指挥部的大屏幕上,压在人们的心头。

    一众领导都屏住了呼吸,岳文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

    “几百支枪指着他,他插翅难飞。”阮成钢道。

    可是没有人答话,孙耀隆也紧紧盯着大屏幕。

    朱弘毅的表情不是很清晰,可是动作很清楚。

    他慢慢举起枪来,朝着自己的方向,“砰”一声枪响,只见他的眉心串了一个小洞,他的身子晃了晃软瘫在雪地上,一股黑血流淌在洁的雪地上。

    雪,依然在下,可是,一切归于沉寂,雪落大地,很快覆盖住这一切的一切,罪恶,善良,功勋,迷茫,贪婪……

    指挥部里,依旧悄无声息。

    突然,不知谁的手机响了起来,响起那首在家都熟悉的歌曲,岳文只觉着鼻子一酸,心中一热,两行泪水无声地滑落。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风霜雪雨博激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少年壮志不言愁。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为了母亲的微笑...

    阮成钢悄悄地转过身去,掬了一把热泪。

    …………………………………

    …………………………………

    “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朱弘毅畏罪自杀,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施忠孝。”孙耀隆命令道。

    “风太大,几条渔船靠近不了,”阮成钢汇报道,“我已经通知周平安书记,开发区的警力迅速散开,搜寻施忠孝,交城和开发区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大灰狼那里怎么说,交代了吗?”孙耀隆看看阮成钢。

    “没有,义气害了他,”阮成钢道,“他还在为他的五哥背书呢,岂不知正是施忠孝举报了他,可是,跟他说这些,他不相信。”

    “你派去的人呢,跟了施忠孝一年多,总能知道些情况吧?比如他会走哪条路,往哪走?”涉及到案子,一众领导明智地选择了静听。

    “他也不清楚。”阮成钢实话实说。

    “报告阮局,发现一辆商务仓,施忠孝的老婆,好象在车上,正朝秦湾方向驶去。”

    众人一齐走到大屏幕跟前,这个大雪天,他老婆出动了,这可是一个不寻常的信号。

    孙耀隆招招手,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大屏幕的岳文没有看到,还是阮成钢过来,岳文才反应过来。

    “渔船,朱弘毅,施忠孝的老婆,各方都出动了,惟独不见施忠孝,小岳,你有什么想法?听成钢说,你与施忠孝打交道的时间最长,也最深。”

    孙耀隆和蔼道。

    “老婆可以不要,但性命不可以不要。”岳文道,“我认为,施忠孝不可能在渔船上,也不可能跟老婆汇合。”

    “那他在哪里?”政法委副书记问道。

    “我也不知道。”岳文老老实实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