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呦嗬,这句话情商是真不高了,一句话得罪了一大片人。

    孙耀隆作为省公安厅副厅长,又曾兼任刑警总队总队长,几乎是山海省所有刑警的领路人,有人当他的面出言不逊,再好的修养也不行,何况他的职级比岳文不知要高多少倍。

    “成钢,现在只能广撒网,捞大鱼了,”孙耀隆显然不相信岳文的说法,但他心思缜密,“401国道那里,可以派几个人手,把住路口即可。”

    这样的几十公分厚的大雪,只能走公路。

    “孙厅,”见岳文此时这么没眼力价,廖湘汀有些着急,平时之聪明的一个孩子,怎么上来牛劲了怎么着,没看到人家不把他当盘菜了吗?“施忠孝现在可能已经往401海边走,说不定准备出发了。”他突然又冒出一句话来,一下子雷倒了在场的省厅要员,“说不定,朱弘毅也是施忠孝的障眼法?”

    越说越离谱了,脑洞大开,胡言乱语了。

    朱弘毅是祝家兄弟的后台,而祝家兄弟与施忠孝是对着干的,孙耀隆一改刚和热情的态度,不再搭理他。

    阮成钢不断在下达着命令,要求重点追查出港的几条渔船,看来那个不要命的理论,还是影响了他,当然施忠孝的老婆也没放过。

    他的指挥不是没章法,这个天气,走海路有可能,空路几乎不可能,他布置的重点是对陆路展开检查,严查一切可疑车辆。

    陆路的面积太大,此时正是一年中春运时节,地毯式搜捕所需的警力太多,孙耀隆显然对阮成钢是支持的,正在从其他地市协调警力。

    “下雪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岳文看看卧底哥,“到401国道那片瞅瞅去?你去不去?”那小眼神,有刺激,有挑衅,也有不服气。

    卧底哥冷酷地看看他,坚决地摆摆手,公安是纪律部队,擅自行动那是大忌。

    岳文激将道,“你本来大功一件,可是跟丢了施忠孝,原来的大功没有了,不处理你就不错了,况且,你在这里也没用,如果去,说不定将功补过,再立新功也说不定。”

    卧底哥看着他,那眼神有些吓人,岳文知道两人素昧平生,自己的话不管用,他起身走到阮成钢跟前,阮成钢正在指挥,耳边他一直聒噪,阮成钢不耐烦地挥挥手。

    …………………………………

    阮成钢的那辆大功率越野车猛地发出一声怒吼,车还没热,已经冲了出去。

    卧底哥不动声色,“开车,练过?”

    岳文也不动声色,“摸车比摸女人还顺溜。”

    这倒是真的,平生他只有一个女人,可是各种型号的车,他不知开过多少。

    “401国道那里几乎都踩平了,也没有发现施忠孝,我俩掘地三尺啊。”

    他这个电筹办主任、督查处主任在卧底哥眼里,连个称呼也没有,也不知这个卧底哥是交城公安局的还是省厅的。

    “不是找施忠孝,是找人,找到你说的做全套的人。”

    “你不是说找施忠孝吗?”卧底哥不解。

    “找到他就能找到施忠孝,而要找到这个人,首先要确定施忠孝如何逃走,我猜,陆地他根本不会走,阮老二还傻乎乎地在陆地上布防,春运怎么了,那么多公安还抓不着一个施忠孝,警察都是白吃干饭的!”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话难听,卧底哥牙疼了,这哪象个秘书,秘书哪有这样说话的!

    “空路他更不会走,我敢保证他一定会走海路,上次在金鸡岭的时候他走海路失败,这次他不会再坐船,而不坐船的话,这样的大风,只能使用直升机!”

    岳文专心地开着车,一边分析,卧底哥吓了一跳,直升机?不过,买辆直升机用作自己的路,对财大气粗的施忠孝来讲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你猜测好吃好喝供着的那人是直升机驾驶员。”卧底哥隐隐有些兴奋,好似看到了曙光“对啊,他喝大了的时候,是吹嘘过自己会开飞机。”

    “瞧,我说得没错吧,”岳文道,车子如虎般在雪野中横冲直撞,这么大的雪,几乎没有车辆出行,卧底哥的手不自主地把到了把手上,“人家这是靠技术吃饭,我们核电站的黄金人,待遇也蛮高的,黄金人,都一样,也是靠技术吃饭。“

    今天也不知是兴奋还是难受,抑或两者都有,岳文的嘴从上车就没停过,“做人做到底,我就送你一份天大的功劳,在你的肩上再加一颗星星,送佛也要送到西,我们送施忠孝一程,”

    近了,风雪中,已经能看到开发区新的行政大楼,“这个天气,这样大风,不能乘船,坐直升机走最合适,可是直升机停哪里?”

    岳文道,“我分析还是在海边,现在401国道海边这段是警力最薄弱的地方。”

    卧底哥道,“可是,我们的警察都搜过了,直升机不象车,很扎眼,摆在哪里谁看不到,平时也没有听说啊,大灰狼怕都不知道。”

    “灯下黑!”

    岳文猛地一踩刹车,ebs发出一阵响声,他想到一个地方,就在401这条废弃的国道的边上,警察所有的地方都能搜到,可是就那一个地方搜不到,也搜不得。

    ………………………………

    ………………………………

    “报告,傅公岛渔港的渔船已经截获,船上没有其他人,没有发现施忠孝。”

    “报告,藏米崖渔港没有发现施忠孝。”

    “报告,火车站没发发现施忠孝。”

    “报告,402国道没有发现施忠孝。”

    交城通往开发区,开发区通往秦湾的那条破破烂烂的公路上,施忠孝的老婆也被成功截获。

    当十几支枪口指着她时,她叫了一声就休克了。

    当紧急抢救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泪鼻涕一下就下来了。

    她去秦湾是接儿子的,还有未过门的儿媳,儿子儿媳正在粤东上大学,是回来过春节的。

    “审,”阮成钢的声音越发冷酷,“这么大的风,为什么出海打渔。”

    审讯结果很传回了指挥室,是有人雇佣,出海一趟,给的定金是一万,如果遇险反正有海上救援嘛,这钱不挣白不挣!

    操蛋!

    阮成钢骂了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