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一分钱难死英雄汉
    段国宝笑了,他也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干上来的,年轻干部、基层干部说的话,使的招,他年轻时都用过,都说过,他也早已过了别人说几句好话就怦然心动的年纪。

    他笑着看着岳文,心里很清楚,这个小伙子刚刚走马上任,是遇到难题了,过来求助来了。

    “401国道改造需要十几个亿,只能慢慢打算,”岳文看看“仔细”听着的段国宝,“段局,现在我们想把主要精力放在农村公路建设上,第三季度不能再排末尾了。”

    段国宝一笑,尾巴露出来了,这是申请上级补助资金来了。

    “我们开发区现在在养的县乡公路共有545公里,仅硬化了286公里,而这286公里中,简易路面很多,在秦湾17个县市区中,开发区的县乡公路总量排在第一,但硬化率却排在最末位。”

    段国宝心里不住点头,能将数字记得清楚,看来对工作也真是用心了。

    “滞后的交通已经成为制约我们开发区经济发展的瓶颈,段局,今年,我们下定决心,决定开展一次秋季公路建设百日会战。”

    “唔?”

    “今年我们开发区的硬化目标是1公里,我们决心在年底上冻之前,用小半年时间,把剩余的102公里全路硬化完成。”

    “上半年一共硬化了42公里,下半年满打满算还有4个月的时间,要完成这个目标,很不容易。”段国宝也有些惊讶。

    他抬头看着岳文,如果不是以前知道这个小伙子是桃花岛核电站最大的功臣,市高官罗宏民亲自敬酒,他都在怀疑这个小伙子是在说假话,吹牛皮,即使这样,他仍在怀疑,岳文是不是急于出政绩,太过于浮躁了,那样的话,退一步来讲,路即使建成,质量也得不到保证。

    “段局,我们决心有,但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资金缺口太大。我们所需资金在7600万元左右,但我们的启动资金却仅有400多万元,相差将近20倍。”

    岳文看看段国宝,一双圆头的皮鞋,并不是市面上流行的那种尖尖的款式,嗯,从面相及穿戴上看,从谈吐及表情上看,这是个实诚人。

    “小岳,”段国宝道,“资金的问题我也无能为力,市里的计划盘子有限,盛不下那么多项目。”

    岳文笑道,“我们也没有多余的要求,我们也知道局里需要综合平衡十七个县市区,我们就是希望段局多往开发区倾斜倾斜。”

    “我会考虑,”段国宝抬头看看时钟,“快下班了,大老远从开发区赶过来,中午一块吃顿饭。”

    “段局,就怕您没有空,我饭店都定好了,”岳文笑着反客为主道,“我年龄小,您就当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

    段国宝笑了,也不推辞,他拿起电话打给办公室,“叫上公路处的傅维江,看其他局长谁在家里,一起过去。”

    ………………………………………

    ………………………………………

    钱,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别说几千万的资金缺口,七月下旬,工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只有一个议题——全区农村公路建设。

    相比上面压得紧盯得紧的农村公路建设,401国道改造就只能往后放了。

    在岳文印象里,常委会专门为农村公路建设而开还是第一次。当然,这次常委会研究的核心仍是资金问题,说白了就是钱的问题——农村公路的资金缺口怎么补上。

    岳文坐在会议桌发言人的位置,手里拿着激光笔,在投影仪上指画着,全区今年二十条道路清晰可见。

    他分三类进行汇报,一类是上半年已经完工的,一类是已经开工的,另一类是没有开工的,所有的线路与数字不照稿子随口而来,都在脑子里,霍达等常委暗暗赞赏。

    “国家安排国债资金和专项资金补助农村公路建设,这在我国农村公路建设史上,还是首次,这也是继1998 年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之后,交通发展的又一次历史性机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决心在全区打一场农村公路建设的攻坚战。”岳文的声音回荡在会议室里,一干常委的目光不时投向投影仪,又投向慷慨陈辞的岳文。

    “省里和市里每公里补助一万元,剩下的资金自筹,我们决心不从老百姓身上掏一分钱,在年底前把1公里的农村公路全部硬化完成。”岳文的声音铿锵有力。

    岳文还没说完,管委副主任刘兴华的脸都黑了。

    二季度的时候是全市倒数第一,你一来,就要翻天不成?

    见霍达示意他,常务副主任蒋胜道,“我们开发区今年要硬化完成的占秦湾市总任务量的一半还要多,这个目标是不是有点大?”

    岳文点头道,“是。”

    蒋胜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岳文胸有成竹的样子,他真怀疑岳文是不是头脑发热。他知道前一阵子交通局打黑剃了光头,听说刘兴华对交通局的工作也很不满意,霍达也亲自找岳文谈话,小伙子可能是想急于翻身,可是太急躁了,搞不好永远翻不了身。

    刘兴华继续板着脸,好象没有听到蒋胜的发问似的,常委扩大会上,作为分管的管委副主任,他只能补台,不能拆台,还要维护着交通局和岳文。

    事前,岳文给他汇报这个目标时,他就提出疑问,这根本不可能完成嘛,一是时间紧,任务重,满打满算四个月的时间,二是没有钱,仅凭400多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霍达摸摸鼻子,他也很震惊。

    看到刘兴华的样子,不用猜,他就知道刘兴华不同意。他也觉着岳文在吹牛,不是不符合实际,而是太脱离实际。

    罗宽让道,“资金呢?”这是大家包括霍达都关心的话题。

    刘兴华坐不住了,“小岳愿望是好的,也要符合实际,资金区里出一块,向上争取一块,剩下的没法儿解决。”

    “有法儿解决。”岳文笑道,刘兴华在背后打自己的小报告,告到霍达跟前,他是知道的,猜也能猜到,作为一个大局的局长,加上强势的性格,他敢于跟管委副主会掰一下腕子,虽然他是分管区领导。

    刘兴华恼怒地看他一眼,“这钱不从老百姓身上出一分一厘,但今年列入上级计划的只有三条路,我们从哪拿钱?”

    两人之间就有些火药味了,在场的人都能闻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