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先行官
    “为什么来晚了?”眼看祁涛顶不住萨达姆的压力,岳文开口说话了。

    “家里有点事。”萨达姆也开口了,二人一问一答,颇象《智取威虎山》中对暗号似的,但整个大会议室里,大家都看得出,这却就象班主任在训斥迟到的小学生,那口气、那表情,如出一辙。

    “你跟谁请假了?”

    “我跟办公室说了。”

    萨达姆看看台下第一排右首的王建林。

    哪请假了?王建林表情数变,但却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儿,揭穿萨达姆,让他下不来台,他干脆低下头去,一句话也不说。

    “以后严格请销假制度,凡是请假,一律给国光局长打报告,我个人有事,也跟王局请假。”这是在主动树立王国光的权威了——四把手的权威,王国光一脸严肃,扫视着台下。

    岳文并没有就此打住,反而说起了纪律的重要性,理也不理萨达姆,可是萨达姆就这样站着,很尴尬,他的脸涨得很青,但岳文仍不看他。

    邵元和知道萨达姆的脾气,出去吃饭,一句话不合心思,他当场撂下筷子就走,甚至当场发飙。

    可是此时的萨达姆脸铁青,自己走下主席台,找了个窝空位坐了下来,整个大厅里静悄悄的,只有岳文的声音在回荡。

    “好,下面继续竞岗。”岳文这才目示祁涛,祁涛赶紧搬了把椅子,萨达姆这才重新在台上坐下。

    ……

    “下面开始无计名投票。”

    最后一名竞岗者演讲完毕,王国光一扶话筒,庄严地说道。

    祁涛、柳枝配合着政工科的下发选票,选票当然要先发给在台上的局长,萨达姆与卡扎菲填完,都有意无意地把手中的选票亮给了坐在中间的岳文。

    “唱票。”王国光庄严道。

    政工科的小骆、小王与祁涛负责唱票并记录,台下,参与竞岗的人不轻松,可是事不关己的却轻松得很,财务科长马云看看台上的萨达姆,笑道,“萨局长不是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运管处长唐国强看看台上正与卡扎菲小声说话的岳文,“碰上这样的局长敢不来吗?”就是陈江平在任的时候,也不敢把萨达姆晾在一边撤他的座,可是岳文就敢!

    唱票进行得很快,王国光很快拿到了结果,并递给岳文。

    岳文一摆手,“你直接宣布。”

    王国光心头一热,他顺势咳嗽一声,“下面宣布这次竞岗的结果,公路养护科由贾顺德同志担任科长,公路基建科由黄照明同志担任科长,规划技术科长由王立志同志担任科长,大家欢迎!”

    黄照明与王立志都很激动,二人却努力板着脸与大家一要鼓着掌,王国光笑笑看看台下,双手一压,“下面,请岳局作重要讲话。”

    岳文也不推辞,笑道,“三个岗位都非常重要,多余的话我就不说,我就提两个要求。”

    “一是尽快熟悉工作,快速进入角色。”

    “二是晚上庆一庆、贺一贺这套程序,我看就不要搞了,也不要等什么任命文件,全区农村公路建设,三天内我要听汇报,一周后我要见成果。”

    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今年全区二十条农村公路,你们要遇水架桥,逢山修路,你们就是全区公路建设的先锋官!先行官!”

    台下的职工都愣住了,原本以为讲话又要拖到下班,可是没想到几句话就结束了,他们还没竖起耳朵呢。

    会议室里愣了几秒钟,但马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黄照明和王志东涨红了脸,也在使劲地拍着巴掌……

    会议散了,唐国强跟在邵元和后面,二人却没有象往常一样,到分管副局长萨达姆屋里坐一坐,待出了门上了车,唐国强这才笑道,“原来想拆台的,怎么还主动来了,来了连个屁也不敢放,你看让小掌柜的训得就象个小学生。”

    邵元和笑道,“还不如一开始就来,要不干脆就不来,哎,以老萨的脾气,怎么又来了?”

    “谁知道,”唐国强笑道,“肯定是身不由己吧。”

    几天之后,陆续才有消息传出来,萨达姆放出话来的当天下午,岳文就想调整他,跟蔡永进汇报后,晚上直接找到霍达,可是霍达不同意,让蔡永进代表组织找二人谈话,当组织部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二人都熊了……

    ………………………………….

    …………………………………

    岳文办公室。

    黄照明与王立志站在岳文跟前,诚惶诚恐,又很是感激。

    “两天之内,这是我第二次找你们谈话,全局没有人有过这个待遇,”岳文一挥手,柳枝走了出去,“现在跟你们说几句心里话。”他看看二人。

    “你们也知道交通局现在的情况,……半年的时候,农村公路建设在全区倒数第一,嗯,工委主要领导关注的401国道改造,毫无头绪,出租车就象是个火药桶,哪天说不定就点燃了,芙蓉岛港口建设,面临产权不明晰,港方不想投资局面,这也是一个很难破解的题目……”

    “你们想一想,今天的困难是怎么形成的?我想责任不仅仅在于领导,你们都有责任。”

    黄照明跟王立志不由互相看看。

    “你们可能说冤枉,‘我不是领导,我承担什么责任?’如果个人都不想担责任,只想随大流,大家都有这种心理,就会产生一种风气,那就是人人不想干工作,人人都想糊弄,喝酒、吃肉,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工作上没标准,没压力,没动力,一整天浑浑噩噩过日子,反正,不干活也照样能当官,照样发工资,干活还惹人、得罪人,还有人告状,这么辛苦、付出,还干什么活?”

    黄照明与王立志都不说放了,眼前的这位年轻局长,年龄与他们相当,为了改造辛河,还让纪委调查过,为了收回金鸡岭十八家金矿,还进过检察院,为了桃花岛核电站,还出了车祸,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你们说实话,跟我说实话,”岳文看着他人,“这种想法,你们有没有?交通局有没有?其它单位有没有?”

    “有。”二人同时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