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这大概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兄弟们,先点着,曾老师,您坐,别拘束,大家已经是朋友了。”

    离开那个到了中国充满异域格调的居酒屋,到了这个充满世俗的啤酒大篷,岳文仿佛进了自己的主场,热情地招呼着曾敏。

    “烤蒜,我们要羊腰子,猪腰子,你们都有什么腰子?”

    任功成很认真地点着菜。

    “先生,除了你今晚要补的腰子,我们什么腰子也有。”服务员是个二十多岁的女生,性格却很泼辣,也很逗。

    “噢,那就是除了人腰子以外,什么腰子也有呗,”岳文吡笑道,“”五哥,我还以为吃惯了料理的嘴吃不来腰子,吃不来烤蒜呢。

    “我是为你好,吃下去,保证你龙精虎猛,”任功成看看葛慧娴,“再说,山海人,哪有不吃大蒜的,不过,你不能吃啊。”

    “为嘛?”

    “你不是晚上还有任务吗?”任功成笑得贱兮兮的。

    “俗!”

    “别管俗不俗,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单身这两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就,啊,啊,没找人解决一下?”任功成几乎要把嘴贴在岳文耳朵上了。

    “这两年?”岳文仿佛在考虑着这两年指什么,“我活了二十八年,脱单四年,你说的两年,是指一岁时还是两岁时?”

    “去!”

    任功成恼了,岳文却笑着接起电话来,“哥,好来,我马上过去。”他笑着站起来,“兄弟们等我一会儿,单位有点事,我一会儿就回来,照顾好曾老师。”

    葛慧娴站起来,关切道,“别急,我们等你。”在这里玩个通宵不成问题。

    岳文笑着挥挥手,很快来到一处高楼的顶层。

    “岳局,你好。”来人笑着迎了上来,“孙总都已经安排好了。”孙总就是孙健一,这两年生意越做越大,隐隐有赶超峥嵘集团的趋势。

    “我……恐高!”岳文很为难似的。

    “那您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上,”岳文一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媳妇套不住流氓,上这么一回,追回一个媳妇,值了。”

    ………………………………….

    …………………………………

    本届啤酒节最热闹的地方是环球嘉年华现场,环球嘉年华最浪漫的地方当属星光大道。

    每当夜幕来临时,两侧的七彩灯光与流星雨齐刷刷地亮了起来,灯光来回闪动,时而舒缓、时而跳跃,星光自上而下,时而快速,时而缓慢,不同颜色的灯光交错变幻着,着实迷人。

    和与恋人手挽手在这里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任功成好喝咖啡的口正在吃着大蒜,手机就震动起来,他怀疑地看看四周,把手机贴在了耳朵上,“大点声,我听不见……”

    当他再从外面回来时,脸上已是一片笑容,“曾老师,慧娴,我们去嘉年华吧,那里热闹。”

    没有异议,毫无异议。

    几个人挤过人群,到了现场,那动感的音乐、冰爽的啤酒,已把盛夏狂欢的激情充分点燃。

    “柏龙啤酒。”

    啤酒又涩又苦,可是这种啤酒则有一丝微甜,非常适合女性的口味,并且,这种啤酒色彩斑斓,除了黄啤,还有黑啤、白啤、绿啤等,在感官上让人赏心悦目。

    岳言对这种啤酒大赞,她一手举着杯,一手撸着串,“我哥那么忙,嫂子,你别介意,不是还有我吗?”

    葛慧娴看看曾敏,曾敏也在注视着她,“我不介意,你哥……”她的声音给狂欢的序曲压了下去,舞台上热舞伴随摇滚的节奏,火辣的表演让人热血沸腾,几杯清爽啤酒下肚,更增几分澎湃激情,人们在这个夏日之夜的狂欢中彻底释放着自己。

    眼睛看着热舞,耳朵听着摇滚,嘴巴品尝啤酒,当人们沉浸在美好享受中的时候,舞台上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葛慧娴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她的照片。

    自习室里,樱花树下,掷剑湖畔,……秦湾的城市街道,金鸡岭的乡野村间,有葛慧娴的地方,也都留下了岳文的足迹。

    照片一帧帧闪过,葛慧娴惊讶地瞪大子眼睛,一根烤串还拿在手里。

    突然,画面一转,岳文刚刚进入秦大校园的照片跃然屏幕之上。

    “这是我哥吗?”岳言笑道。

    屏幕上,伴随着刘德华《爱你一万年》的音乐,岳文正吡笑着看着大家。

    那时的他,很青涩,白色衫衫松松垮垮,牛仔裤还故意绞破了几个小洞,就连裤角也剪得稀烂。

    “加油!”

    “好!”

    “爱你一万年!”

    没过多长时间,在场几万名观众已经回过神来,纷纷帮忙加油鼓劲,甚至有人直接站到桌子上开始呐喊,舞台前空地上一时挤满了人,欢呼声、叫好声充斥了整上嘉年华。

    可是,人们纳闷的是,女主在哪里,就是男主角,也不见出现。

    突然,音乐又是一变,岳文出现在了大屏幕上。

    “我常在想,在这世上,应该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像你对我那么好……”

    葛慧娴的泪水突然夺目而出,晶莹剔透的泪花中,她努力睁大双眼,看着大屏幕上的岳文。

    “在这世上,你应该再也找不到,任何人象我对你那么好……”

    一片静寂中,范玮琪的歌声却响了起来。

    “我常在想应该再也找不到,任何人像你对我那么好,好到我的家人也被照料,我的朋友还为你撑腰,……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我愿意每天在你身边苏醒……”

    “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我愿打破对未知的恐惧,就算流泪也能放晴,将心比心,因为幸福没有捷径,只有经营……”

    张倩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任功成身边,已是感动得泪水涟涟。

    “你什么时候跟着岳文学一会,给我一个难忘的求婚!”

    尼亮轻轻把咏梅揽在怀里,咏梅靠在尼亮的肩头,喃喃自语。

    “我哥呢?”

    三个字,问出了在场几万观众的心声,不只岳言在寻找,现场的观众也在寻找。

    “我哥这是搞什么名堂,嫂子,要不我代替我哥,我们一块到舞台上去。”

    “你去算怎么回事?”任功成笑道。

    “古代有妹子替哥入洞房,现在哥单位有事,我代替他求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