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因果
    门外,并没有黑八料想的敲门声与撩人话,但心里只要存了这个念头,那就是不安分的。

    这一夜,就象烙烧饼一样,黑八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听着岳文的酣睡声,他几次起来想悄悄出去,又悄悄退了回来。

    他人虽有各种毛病,也经不住诱惑,但他存了一条心思,只要跟定岳文,就会不犯错误。

    天,终于亮了。

    岳文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顺手把一个靠垫扔向黑八,“还真睡着了,醒醒,八哥,醒醒!”

    黑八烙了一晚上烧饼,这快到天亮才打了个盹,这又让岳文吵醒,他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让我再睡会儿,别闹,再睡十分钟。”

    “一分钟也不行,”岳文吡笑着伸了伸懒腰,“你不走我自己走了,小心让妖精吃了你。”

    “你也不是唐僧,就是个孙猴子,”黑八懒懒地从沙发上起来,“人家女儿国国王看中的是唐三藏,不是你孙悟空。”

    “错!”岳文吡笑道,“这个女儿国可不是那个女儿国,人家看中的是孙悟空,不过,不管是哪个女儿国,永远看不上你这个猪八戒。”

    “去死!”

    黑八也拿起一个靠垫扔了过去,却被岳文灵活地躲了过去,二人打打闹闹来到楼下,却又是大眼瞪小睛,迈不动腿了。

    大厅里,所有的女人就象昨晚一样,在看着他们。

    “早。”岳文吡笑道,“吃饭了吗?”这是最中国式的一句问候。

    大雨如泼,雨雾锁城。

    一辆黑色的轿车快速驶出秦湾市开发区管委大院,车轮溅起一团团水花。街上行人匆匆,行车寥寥,随着红色的尾灯闪灭,车子很快驶上大道,消逝在阴沉如夜的雨幕中。

    “小岳以前来过开发区吗?”区委组织部副部长胡鸿政把身子舒服到靠在坐椅上,随意问到。

    司机瞅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名叫岳文的小伙子,这是刚刚报道的选调生,中等个头,脸上的线条很硬,但眼光很亮。

    岳文赶紧把头扭过来,笑着回答道,“没有,在秦大上了四年学,也没机会过来。”他笑起来整张脸上的线条又自动组合,眼光也霎时变得柔和起来,让人看着舒服。说完后,他盯着胡鸿政的脸,努力想从脸上看出点什么。

    “呵呵,”胡鸿政倒是很爽朗,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笑容,“不只是你,好多老秦湾人一辈子也没来过平州,哪,平州就是咱们开发区,”他停顿了一下,“秦湾人总感觉我们这里是农村,是不是从繁华的市区到了这里不太适应?”

    岳文笑道,“我老家也是农村的,开发区也是市区啊。”

    “其实我们跨过海去,就是秦湾市区,但没有桥,还得多绕几百里地。”胡鸿政看了看窗外朦胧的雨雾,又感叹道,“我们与秦湾最近就隔着几公里,呵呵,这几公里的海面,哪,城东灯火通明,城西黑灯瞎火。”说完,他自己也

    笑起来,岳文两只眼睛也挤成一条缝。

    坐在胡鸿政身旁的小伙子凑趣道,“宁要秦东一张床,不要秦西一套房嘛”。

    说话间,透过雨刮器刮出来的空隙,岳文注意到路边已经竖立着印有芙蓉街道字样的广告牌,胡鸿政好象也注意到了,“芙蓉街道前年才由镇改为街道,这几年经济还行,发展势头很不错……”谈起工作,胡鸿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逝。

    经济还行,就是不行喽,不错可能就是一般喽。岳文转过身子,脸上的线条又自动组合成庄重的模样,心里的算盘却在拨得“噼啪”作响,不时算计着胡鸿政的话里有多少“水分”。

    “街道的领导怎么称呼?”瞅个空隙,岳文问道。

    胡鸿政看看身旁的小伙子,小伙子赶紧答道,“芙蓉街道党工委蒋胜书记,办事处陈江平主任……”

    胡鸿政看着岳文的背影,小伙子的档案中并没有多少吸引他的地方,一年后会不会选拔到部里或者两办,看他的造化吧,嗯,反正不是部里想要的那种小伙子。

    车速逐渐放缓,慢慢驶进了芙蓉街道,这里与普通的镇子并无两样,但街道两旁是很粗的芙蓉树,树冠成荫,红绒如云。

    很快,挂着芙蓉街道党工委、办事处牌子的大门就矗立眼前,院子里的情景却让岳文不由自主转过头来看了看胡鸿政,而同来的部里的小伙子也有些生气,他掏出手机来……

    瓢泼的大雨下,街道大院里站满了人,有穿着雨衣的,也有打着伞的,有年老的,也有年轻的,有男人,也有女人,花花绿绿一片,却是人声嘈杂。雨声、雷声、喧哗声,在如墨的天色下,让人心悸。

    而靠近大门的停车位上,停满了奔驰、宝马、奥迪等各式豪车,而大门外面,却歪歪斜斜停了很多拖拉机、农用车,其中三辆拖拉机正好把大门严严实实地堵住,三个穿雨衣的汉子坐在车上一动不动,任大雨不断冲刷。

    就是在秦湾市区,这么多豪车齐聚一块,除非是在车展上才能看到,岳文暗自咂舌,我靠,胡鸿政的话并没多少“水分”啊!

    这时,胡鸿政也看到了眼前的场景,他的头稍微一侧,身旁的小伙子打完电话,马上摇下车窗,朝着拖拉机上的人喊道,“我们是组织部的,能让一让吗?让我们进去。”他声音虽大,但很客气。

    坐在拖拉机上的三个汉子却充耳不闻,不知是真没听到还是故意不理睬。

    组织部的小伙子讪讪地摇上车窗,胡鸿政的脸已经沉了下来,他不满地看了看小伙子,小伙子反应很快,马上推开车门,也不顾大雨浇头,快步跑到拖拉机前交涉起来。

    大雨很快淋湿了他的衣服和头发,当他讪讪回来的时候,岳文从他的脸上读到了失败两字。

    “看着几个机关干部和三个拖拉机上的汉子推搡起来,其中一个白白净净的三十多岁的年轻机关干部不知说了几句什么,拖拉机上的汉子跳下来,指着他的鼻子骂了起来,雨虽大,可声音很熟悉,霍达心里一惊,他马上想到一个人,一个几年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