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与天斗,其乐无穷
    “……从明天起,一股强冷空气将带来大风和降温,港城局部将有雨夹雪,受到这股强冷空气影响,后天开发区、沧浪等区局部有冷流阵雪,平均气温将下降10c左右……”

    是怕什么来什么,眼看全区的农村公路就要收尾,后天,百公里农村公路通车仪式就要举行,这个节骨眼,老天爷却来凑热闹。

    柳枝看看这个年轻的局长,食指与中指有节奏地在桌子上不断敲着。

    这半年,这个新局长的威望与日俱增,交通局也一改暮气沉沉的景象,从单位到职工变得焕然一新,精神焕发,前几天,食堂建起来后,维多利亚大酒店的厨师亲自过来掌勺,四菜一汤只收象征性的一元钱,上下都在说局长的好,这个年轻局长的人气爆棚!

    可是,农村公路的修建也是看天吃饭,总不能零度以下还接着修吧,可是,后天,市里要来人,区里初定四大班子全部出席,如果路修不起来,那是要闹笑话的。

    况且,现场会都在开发区开了,岳文也作了表态发言,路修不完,这也是打他自己脸。

    “把杨局长和黄照东叫回来。”岳文道,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四点半开班子会,五点开全体会。”

    下班时间开会?

    柳枝一愣,但口里很快答应着走了出去。

    卡扎菲和黄照东回来得很快,经过几个月的风吹日晒,两人明显变黑了,卡扎菲,如果按照级别,是享受正团级待遇的,还比岳文高着一格。

    岳文有些感动,他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从小柜子里取出烟来,拿了一包递给黄照东,黄照东急忙感激地接过来,剩下的岳文直接塞给了卡扎菲。

    “杨局,后天来冷空气了,”岳文把天气预报递给卡扎菲,“玉山马家段还有多少公里没有完工?”

    “五公里左右,”卡扎菲接过天气预报,看完顺手递给了黄照明,“岳局,上冻了就不能施工了。”

    黄照明自责道,“就差这一天时间,我们再往前撵一撵就好了。”

    “你们,尽力了!”桌上的手机响了,岳文正色地回到座位上,“你好,何主任。”电话是霍达的秘书何厚华打来的。

    “岳局,后天的通车仪式,秘书长让我再跟您确认一下,如果没有变动,我们就列入霍书记的日程里面。”

    坐在岳文对面的卡扎菲,站在办公桌旁的黄照明都注视着岳文,岳文看看他们,“没有变动,按计划进行。”

    “好,那我直接给霍书记汇报。”何厚华对岳文很尊重,“地点是在芙蓉街道吗?”

    “不,改了,”岳文一敲桌面,“改成东炮台街道的玉山马家。”

    卡扎菲手一抖,烟灰落下一大截,他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掸掉身上的烟灰,想提示一下岳文,又闭了嘴。

    黄照东看看外面,光秃秃的树木在寒风中不断摇曳,天上彤云密布。

    “开班子会。”岳文放下手机,拿起电话直接打给办公室,“照明留下,一块参加。”

    黄照明急忙出去,到自己科里去拿笔和本。

    “收到天气预报,明天有冷空气,有雨夹雪,”岳文看着眼前的几个副局长,一个个拿着笔在本子上快速记着,“可是,按照正常施工,玉山马家段不能完工,不能完工,我们就没法收尾,”他看看一个个抬起头来也看着他的副局长,“后天就是百公里通车仪式,我们不能让让上级领导看到我们没有完成任务,现在,怎么办?是跟上级说,推迟通车仪式还是说我们实在干不完了?”

    他说得抑扬顿挫,办公室里却没有人响应,大家知道,局长已经有思路了,叫他们过来就是两个字——执行。

    “我不想让人看笑话,也不想让人说不行,”岳文站起来,“全体都有了,局机关包括十五个交管所,晚上都到玉山马家的工地上——加班!”

    让机关干部去修路,也是闻所未闻,想所未想,几个副局长都抬起头来,王国光却立马点头表态支持。

    “小祁,通知宋铁霖和食堂,五点吃饭,五点半出发,”岳文看看卡扎菲,“抽调其他施工队,杨局长具体调度安排,目标只有一个,明天之前,完成马家段建设,给全区1公里农村公路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

    ………………………………….

    灯光如柱,照亮了初冬的原野。

    十里长路上,机械轰鸣,车辆穿梭,人头攒动,这是一个巨大的劳动场面:十几台混凝土搅拌机不断运转着,水泥、沙子、石块像长了腿,自动地流到车斗里……路面左右到处是人,摊铺机和人工齐头并进……

    看到交通局不论男女都加入劳动队伍,玉山马家的老百姓不需动员,一个个拿着铁锨也赶来参加会战,热汤热水源源不断地送到工地上。

    劳动,是壮丽的!

    劳动者,是美丽的!

    一个年轻的记者手拿摄像机,不断沿路拍摄着,虽然天气转冷,但整条十里公路,到处是繁忙劳碌,到处是热火朝天。

    “小伙子,你是交通局的吗?”一个正在路边砌路边石的小伙子引起记者的注意。

    “是。”小伙子头也不抬,水泥涂抹得很均匀,两边的村民抬着路边石放在了上面,“咔咔”,小伙子拿着瓦刀使劲地往下砸。

    “听说,今天你们交通局全员上阵,”小伙子举着摄像机对准了他,“局长和职工都来了?”

    “嗯,所有的车辆全部出动,所有的干部职工全部参加。”小伙子干得很投入,可是身上雪白的衬衫已经脏了。

    “小伙子劲头还行,你得换件衣裳。”记者放下手里的摄像机,“白衬衣不是干活穿的。”

    “对。”小伙子吡笑道,“哎,那边,铲车怎么停了?”他拿着瓦刀指指前面,放下瓦刀,拉开车门,自己坐了进去,铲车吼叫着又开动了。

    “嚯,这个小伙子,全才啊,”记者来了兴趣,又举起了摄像机,“哎,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哪,你们开发区净是人才啊。”

    “别小伙子小伙子的叫,”一只黑手拍拍记者,记者不悦地转头看看,自己的羽绒服被拍上一个脏手印,“那是我们局长。”黄照东很不满地说道,“我们交通局岳局长!”

    “局长?”记者惊讶道,“这么年轻的局长?”

    黑八从后面凑上来,“刘记者,人太多,找不着你了,你说谁?”他看看前面的勾机,“对,是我们局长,普京会开飞机,我们岳局长会开勾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