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法律,不是这样理解的
    伴领导如伴虎。

    领导跟你开玩笑,你也跟领导开玩笑,但领导很高兴,这是你的情商高,否则,万言万当不如一默,沉默是金、少说多做你总会吧。

    霍达这句话好似自贬,好似在抬高岳文,却不好回答,交通局把无偿资金匀给别的单位,这是违反区里的考核纪律的。

    “他们都知道交通局食堂的饭好吃,”岳文笑道,他根本不提无偿资金的事,就直接跟霍达开起了玩笑,看何厚华给他倒水,他单手扶扶杯子以示感谢,“都过来取经。”

    霍达情绪很好,双手捂住保温杯,“你们食堂不错,比工委大楼的食堂好吃,厚华,跟秘书长说说,让机关后勤的也去取取经。”

    他示意岳文坐下,“我听刘主任说,王总赞助了你们一套厨房设备?”

    岳文眼皮子一跳,笑道,“那天在市里开会,我正为这事发愁,愁得我牙疼,正好杨宏伟市长过来敬酒,王总主动提出来……”

    霍达一摸鼻子,“嗯,自愿捐助,又不是我们强迫他,”他看看岳文,“能把食堂办起来就很不错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岳文知道,吃了人家的拿了人家的就要替人家办事,霍达的意思他明白,这是在提醒他。

    “401公路招标什么时候进行?”霍达终于说到正题了。

    “联系了沈南一家招标公司,今天下午我就去沈南。”岳文答道。

    他的风格霍达了敢解,那就是一个字——快,在狂飙突进中推进工作,别人还在原地踏步时,他已是一日千里,纵深突破,成果显赫了。

    “好,你干工作,我放心。”霍达鼓励道,“招标公告发布后多少天才能开标?”

    “二十天。”岳文答道。

    “招标公司这两天确定下来,马上发布招标公告,一月中旬完成招标,力争年前完成设计,明年一开春,马上打上拆迁,力争明年中旬前完成全部的401国道改造任务。”

    霍达心里很急,颇有一万年在久只争朝夕的劲头。

    “昨天,我跟罗书记汇报过401国道改造的思路,罗书记很支持,”霍达满面红光,“罗书记要求,把401国道建成全省公路的样板,全省第一条采用bot模式建设的公路,一定要建在我们秦湾市!”

    霍达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条领带来,包装还没打开,霍达递给岳文,岳文笑着道谢轻轻放到桌子上。

    “401公路要按照一级路的标准建设,建成后,不只要成为开发区的经济隆起带,更要带动秦湾西部其他县市的发展,成为秦湾西部的经济龙头!”

    霍达很兴奋,“罗书记也两次问起你的情况,农村公路建设,市交通局专门给市委督查处写了个稿子…….”

    听到罗宏民专门问起他,专门问起他这个开发区的交通局长,岳文很振奋。

    “市委和工委的要求我明白,保证不折不扣地完成任务。”

    见他说得这样郑重,霍达笑了,“我相信你,”他罕见地站起来把岳文送到门口,“这条百年老路重新焕发生机,重新再起作用,还看今朝!”

    从行政大楼出来,岳文坐进车里却没有马上发动汽车。

    前天,洪总来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说了一个多小时,依天集团准备成立秦湾项目部,待招标通过后,马上开始工作。

    而自从沈南一别,梁莉也找过他,这个女人呐,不寻常,她也在使劲,也想拿下这个项目。

    更令他惊讶的是,省交通投资集团也打来电话,段国宝亲自介绍,让他一时有些受宠若惊了。

    401公路,原本是灰姑娘,可是现在竟变成了金凤凰!这是岳文当初没想到的,也是霍达、刘兴华等区领导没想到的。

    省交投、依天集团、梁莉、王玉印……这还是没有发布招标公告的前题下,如果招标公告发布,看样子,还不知要挤进多少有意向的投资商!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拿不定主意了。

    在岳文印象里,自打他工作以来,别人可以一张报纸一杯清茶过上一天,可是他从来都是在前线摸爬滚打,从来都是上门做工作,今天,乍一成为香饽饽,他心里很不适应。

    这一切,都是源于投资商对秦湾开发区经济前景的信心,而交通量是经济的一个侧影,这么大的车流量,不,对于投资商来讲,那不是车,公路上跑的都是钱哪!

    奋斗总会有艰辛,艰辛孕育着新的发展。

    总书记说得没错,这句话,大学当班长时岳文一直记在本子上。

    401经过前期的艰难争取,又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又孕育着新的机遇。

    可是,岳文知道,心中的大计又要往后延期了,而现在是办这件大事最好的时候。

    可是如果霍达不支持,这件事很难办,

    但如果自己不想让王玉印中标,霍达与自己的蜜月关系就会中止,而霍达不支持,那件事无从办起,中途流产的可能性很大。

    张开嘴硬咬下去他不是怕硌掉自己的牙,牙落和血吞,仍是真汉子,可是这事办不成,他不甘心。

    岳文一踩油门,霸道猛地吼叫了一声,车子如虎一般跃出……

    ……………………………………….

    ……………………………………….

    平州律师事务所,陶沙办公室。

    “lawyer,谐音就是老爷,陶老爷,您在忙嘛?”岳文吡笑着推开陶沙的门,里面一个妇天正在哭天抹泪。

    根本不用回避,岳文一瞅就是那种典型的官太太,陶沙站起来,“刘科长,今天就到这里,等我到看守所会见过以后我们再谈。”

    嗯,这又是一个犯事官员的家属!岳文快速在脑子里回忆着,最近出事的就是规划局了的一个书记,姓张,具体名字他记不起来了。

    “兄弟,你说,这些贪官就象什么?”送走这位官太太,陶沙笑着拿出杯子,倒了一杯红酒,又给岳文也倒了一杯,岳文知道,他虽然替这些官员辩护,可是他骨子里仍看不起这些官员。

    “老大,象什么?”

    “你说,贪官象不象麻雀?”

    “怎么说?”

    “都存有侥幸心理,都想吃地上的米,扑棱扑棱,落下一群,啪啪,打死一两个,然后都飞了,可是仍有那些心存侥幸的,又落下来了,啪啪,又打死几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