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我有一个好妹妹
    什么是信用?

    言必行,行必果。可是这只是前半句,孔夫子还有后半句,叫作硁硁然小人哉。

    霍达对这句话理解的非常深,他似乎更相信孔夫子的徒孙孟夫子的话,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当然,他自动忽略了后面的一句话,惟义所在。

    开发区的工高官当然可以算作大人,所以他答应了王玉印,结果王玉印意外出局,他又答应了蒲厅长,结果梁莉在开标现场被检察院带走,虽然很快出来,处罚很重。

    两次答应人家,两次爽约,霍达感觉很是恼火。

    401国道的拓宽改造不得不进行第二次招标,这次,他决定撇开岳文,让区管委副主任刘兴华负责。

    岳文在里面扮演的角色,王玉印与梁莉也不是傻子,两人起初不明白,可是后面却是越想越明白,这明白的结果就准确无误地反应到霍达耳朵里。

    聋子的耳朵——摆设?

    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也感觉到自己被轻视,感觉自己前阵子对岳文的启重与器重全部付诸东流,霍达的火气就不一般大。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刘兴华竟然病了。

    这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他早已经看明白,401这个项目是块烫手山竽,如果听领导的话,那将来进去的可以就是自己,如果不听领导的话,那将来被收拾的仍有可能是自己。

    好,既然不好干,那干脆就病了吧。

    401公路自从汇报到市里之的,上下都很重视,刘兴华一病,也寻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来,霍达还只能依靠岳文。

    劲头,可鼓不可泄。

    霍达对交通工作,对岳文,仍是大会小会表扬,招标还让岳文负责,可是刘兴华却知道,一场招标,霍达对岳文有意见了,王玉印与梁莉联手了,下面的局面,连他这个老资格的管委副主任都感觉一颗心悬在半空中。

    时间已经进入到2007年,一月中旬,第二次招标顺利结束,不出所料,岳文倚重的倚天集团顺利中标!

    ………………………………………….

    …………………………………………..

    “教育部那帮老爷爷,就不能把考研的日期提前一些吗?”岳言一身轻松,英语、政治考得不错,专业课更是没得说,“早考完了,还能利用寒假出去玩一趟,是不是哥?”

    “行了,”岳文开着自己的车赶往西霞口,“你还不如考不上呢,你上四年大学,我愣是一分钱没攒下。”葛慧娴坐在副驾驶位上,听着这兄妹逗嘴,也别有趣味,“你再上三年研究生,我还过不过日子了?研究生别跟我要钱啊,要也不给。”

    “嫂子,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岳言从后面把身子探了过来,“我的亲哥啊,这要说我,不就是花了他几张钞票,至于吗?”

    “对,哥哥的钱妹妹不花,”葛慧娴鼓励道,“谁花?”

    “对啊,”岳言一下搂住了葛慧娴,“我早就知道,你是我亲嫂子,不过,哥,我感觉马上要上研究生了,我不能再乱花钱了。”

    “迷途知返,重走正道,值得鼓励。”岳文笑道,但紧接着又道,“请问,您贵姓?我们认识吗?”

    “我是你妹啊,”岳言打了岳文的头一把,“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钱,对不对嫂子?”

    葛慧娴笑着点点头,在这个家里越久,她就越适应这一家人说话的方式,总是出其不意,就象自己这个小男人行事一样。

    “当然,也有一些善良的女人会喜欢小动物,”岳言笑道,“比如宝马,陆虎,捷豹……嫂子你稳住,我只是说说,并不是说要买回家。”

    葛慧娴笑着看看岳文,“我hold住,看你哥能不能hold住。”

    “我,没问题,不过,马,虎,豹,这都是大动物,你不是喜欢小动物吗?搜狐,你看成吗,08年奥运会合作伙伴,这条狐狸,你可以有!”

    葛慧娴一下笑了,岳言本来期望满满,失望得一下坐了回去。

    可是不过三分钟,她又凑上来,“嫂子,你知道今天我们要参加的婚礼,那个女人是谁吗?”

    “闭嘴!”岳文大声道。

    “还缄口呢?”岳言笑道,“这个女人叫刘丽波,是我哥的同学,她妈与我爸都在镇政府工作,我们两家也熟。”

    岳文顺手拿起葛慧娴的包,朝后扔了过去。

    “哟,岳大爷,谢您的赏!”岳言笑道,“我正愁没包呢,您就送过来一个。”她笑着把包放在一边,“嫂子,我给你说啊,小时候我哥逗人家,其实,也不算小时候,我记得他上初中了……”

    “怎么逗的?”葛慧娴看看自己这个小男人。

    “闭嘴,一辆自行车。”岳文开条件了。

    “一辆汽车,你结婚时嫂子给你买。”葛慧娴笑道,很大气地拍拍岳文的腿。

    “肉疼!”岳文夸张地叫道。

    “话说,那个女同学也是小有姿色吧,嫂子,不过离你并得太远,”岳言恭维了一句,“可是,那时候,把没有走出西霞口的岳文同学,迷得不要不要的,有次放学,在镇政府的大院里,我哥就开始逗人家!”

    “shut up!”

    “呵呵,我哥就问人家刘丽波,刘丽波,老公,老爸,老妈,弟弟,妹妹,哪一个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岳言模仿着的岳文的语气。

    葛慧娴看看岳文,这句话也没有什么啊。

    “这个问题不难啊,答案自然是老公啊,”岳言笑道,“可是当刘丽波回答出来,我哥却……”她笑着看看岳文,“我哥说什么,我哥说,哎,老婆,我在这呢!”

    葛慧娴一愣,接着威胁似地看着岳文,手就伸到了腿上。

    “嫂子,嫂子,先别忙着掐,我还没说完呢,”岳言笑道,“人家刘丽波当时就哭了,嫂子,不是感动得哭啊,接着,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刘丽波的妈出来了,追着我哥在镇政府里撵了三圈,”岳言得意地笑着,“接着,我爸也出来了,我哥的脸都让我爸打肿了,哈哈,骗你的……”岳言一眨眼,“是把腿打折了。”

    这还不如把脸打肿了呢!

    葛慧娴笑着看看岳文的腿,“真的吗?”

    “别听他的,我是从房顶上跳下来,摔断的。”岳文辩解道。

    葛慧娴笑笑,“活该你,不过,我倒要看看,这个刘丽波是什么样的人,让你断了腿还惦记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