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不蒸馒头蒸口气
    琅琊街道办事处位于街道的最东面,原本是一所学校,后来就地改造成街道办事处。

    门前,货车卡车横七竖八停着,原本因为修路,路上就堵,这样一来,更是堵得水泄不通。

    不待欧庆春吩咐,司机就把电话打给街道党政办主任,不过五分钟,党政办主任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欧主任,刚才马书记步行进去了。”见欧庆春摇下车窗,一点没有下来的意思,党政办主任委婉道,刚才,马家驹的车就在前面,在这堵了半个小时,愣是没进门。

    欧庆春长喘一口粗气走下车来,他顺手系上西装扣子,一股浓烈的气油味和尾气味直冲鼻际,小时候他最爱闻这个味道,可是此时却感觉反胃、恶心。

    路上,街道的班车还有几辆公车、私家车都被堵在路上,这些人可不能象自己一样撇下车子自己一人进去,这车蹭了刮了算谁的?街道也不会给自己赔!

    “怎么查到街道门口了?把朱阿毅叫来。”欧庆春边走边说。

    办公室主任亦步亦趋跟在后面,“交通局的人说是昨晚查车,所有的车挨个查,查了一晚上,听说现在还没吃早饭。”看着欧庆春明显不爱听这些,办公室主任立马又笑道,“马书记刚才也找朱阿毅,可是朱阿毅电话打不通,交通所的人说他请假了,到秦湾陪老娘看病去了。”

    “让他给我回电话。”欧庆春在车丛中穿行,耳边是一片嗓音,鼻子里是刺鼻的气味,他的火气不自主就大了。

    “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

    喧哗轰鸣中,突然,一辆大货车闪着尾灯朝后面倒了过来,欧庆春还是低头往前走,办公室主任手疾眼快,一把拉过欧庆春,万幸的是,人没伤着,可是熨烫得笔挺的西装就蹭上了一层油灰,欧庆春的脸立马拉得老长。

    “让朱阿毅给我回电话。”他的声音几乎咬牙切齿了,说话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办公室主任接连打了几遍,可是都是一个好听的声音提示自己,但欧庆春的就声音不好听了,“马上把副所长叫来。”他连副所长叫什么都不知道。

    办公室主任与国土所、派出所、交通所、工商所等派驻单位都很熟,他知道,这种执法都是以稽查大队为主,当地交通所配合,还有可能抽调其它街道的稽查队员参加。

    副所长倒在,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还兼着所里的会计,可是他却象脚底抹了油一样,见着办公室主任就跑,一米两米三四米,五米六米七八米,九米十米十一米,躲入车后看不见。

    办公室主任气得跳脚,可是拿这个老油子一点办法没有。

    “他不来,跑了。”办公室主任撵上欧庆春,也是一肚子火,马上就给副所长上起眼药来。

    周围的大车不时加塞,不时倒车,轰隆隆也不知躲避欧庆春,欧庆春也没走几步远,现在一个人找不着,也只能先进去再说了。

    可是两人好不容易挪到门前,门前的大车横七竖八停着,门前也被堵了个严严实实,只有那两只石狮子可怜地望着这两个人。

    街道门前不是宽阔吗,那些货车司机见缝插针,谁都想早检查早走人,不耽误跑车,有的甚至开进院里调头,把个院子里弄得跟停车场似的。

    欧庆春眼见一点缝也没有,他看看大门两边,两边是冬青花坛,现在只能穿过花坛爬进去。

    “欧主任,您慢点。”办公室主任在后面提示道,可是,晚了!

    &

    nbsp;   欧庆春的一只脚已经踩进花坛,花坛里昨天刚浇的水,他的一只鞋已经陷了进去,欧庆春脸上的肌肉都开始跳了,他使劲一抬脚,脚出来了,鞋留下了。

    看着他光脚的样子,满脚是泥,办公室主任想笑又不敢笑,他赶紧脱下自己的鞋,自己赤着脚,把鞋递给欧庆春。

    欧庆春开骂了!

    把一个曾经的干部处主任逼得脸红脖子粗,把一个街道办事处主任逼得在大街街道大院里象泼妇一样骂大街,停在路边的车辆,无论是待检还是扣下的,都朝这里看。

    欧庆春马上意识到不妥,他生生地把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交通局,谁,在这里负责?”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稽查大队大队长刘卫东吧。”办公室主任道,以前店里卫东到琅琊街道来,朱阿毅总会叫着自己陪客,两人也互留了电话

    可是一打电话,刘卫东的电话倒很快接了起来,“老弟,这种活还用我亲自到场?你也太看不起你兄弟了!…….对对对,一年到头,这样规模的查车得有上百次,哪次我都带队,那我不用干这个大队长了…….”

    办公室主任急得跟什么似的,可是刘卫东那里没完没了了,好不容易抽个空子,他匆匆说了句“以后再说”,就把电话挂断了。

    刘卫东的话百分之九十是实情,看着欧庆春坐在大院里的花坛边上,脱下了袜子,办公室主任又把电话接了起来,“好,我知道,马书记。”他放下手机,“欧主会,马书记找你。”

    欧庆春一看自己的脚丫子,也顾不得空袜子了,穿上鞋直奔马家驶办公室。

    可是办公室主任的鞋太大,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马家驹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欧庆春的狼狈与怒火他尽收眼底,当欧庆春走进来,两人互相看看,谁也没说话。

    不是不想说,是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大概琅琊街道建制以来,从没有过这样的事情,这么多的大车,横七竖八停在门前,光那喇叭声就能把人吵死。

    两人正相对泪眼,街道副书记走了进来,得,琅琊街道三巨头齐活了!

    “马书记,欧主任,我们的车都堵在里面了,去不了村里了,还要上山防火!”

    “没有车就不能干工作了,以前没有车都怎么干的?”马家驹终于找到了发泄对象,“走着去,走着去也能干工作!”

    玻璃窗外,能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拥堵,“还有一件事,食堂里没有东西,今天买的菜还没买回来。”

    民以食为天,机关干部也没例外。

    两人是一二把手,这堵琅琊街道的门就是堵他们的门,机关干部吃不上饭,那会骂娘的,那也会骂他们的娘。

    这等于把街道瘫痪了,欧庆春看看眼前的局面,无奈承认了事实。

    “从外面买面包火腿肠吧,”欧庆春道,“再买点榨菜,食堂能蒸馒头就蒸。”

    不蒸馒头蒸口气!

    马家驹与欧庆春同时看看,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前面与交通局有倚天集团的过节,后面又有处理西官营收费站的矛盾,再有最近推诿扯皮的不愉快,两人都是人精,明白岳文走这招棋,是逼着他们处理西官营。

    处理归处理,可是事情没有这么干的!这传出去,二人没法在区里抬起头了。

    况且,处理西官营是打自己嘴巴,不处理让人堵门也是打嘴巴,二人一商量,决定兵分两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