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连个女人都不如
    “嘟嘟——嘟嘟——”

    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再打过去,果然不出所料,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路上的警车呼啸而过,胡三娘却沉着脸直接把车停在了街道大院里。

    这里,没有警车前来,她相信,也不会有警车前来。

    粗大的林荫路上,透不下一点阳光,胡三娘想了想,拿过手机编了一条信息,“我就在你办公室门口。”她想也没想,直接找到欧庆春的名字,发了过去。

    良久,手机的屏幕依然黑着。

    胡三娘咬咬银牙,又拿起手机,可是这回电话却彻底关机了。

    打开车窗,秋风惬意地吹在脸上,碧蓝色的天空下,是一望无际的金黄,那代表着成熟与收获。

    岳文不禁又想起了那个明媚的师姐,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象秋天的大地一样,迎来收获的季节?

    陈江平从管委回来后没有再找过自己,自从进入芙蓉街道,这几周的见闻足以让他下定决心,无论陈江平说得天花乱坠,自己也不去,坚决不去,孔老夫子不是也说过嘛,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嗯,自己虽然不是个好孩子,但圣人的话,自己得听。

    秦湾,秦南区,西安路街道。

    途经4s店,在他的暗示下,工人很容易地取出已经融化的塑料袋,奔驰越野一丢病态,马上恢复了原有的生猛。

    “老六,到哪了?我到车站接你。”来电话的是大学时的舍友兼死党任功成,他也象岳文一样,并不安分于教师职业,毕业前夕,使尽浑身解数,成功地在秦南区电视台安营扎寨,目前据说颇受部里领导重用。

    “靠,才想起我来,我都到了,你直接到西安路街道。”岳文兴奋地拍拍方向盘,呵呵笑了。

    “好,那晚上我再叫几个同事,一块给你接风。”任功成道,“尼亮回老家了,来不了了。”尼亮也是他的死党,大学时他们三个从来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对于任功成八面玲珑的手段,岳文大学时就有领教,在交往人上,任功成很有天赋,听着尼亮来不了,他又有些惋惜,“那你叫着李榕。”岳文嘱咐道,李榕是任功成的女友,在秦湾这个人才荟萃的地方,凭着秦大师院本科的学历,却只能在秦北区谋了个小学教师的职位。

    任功成含糊应了一声,两人挂断电话。

    开着奔驰,徜徉于繁华的市区,耳听着这个城市的喧嚣与躁动,看着远近闪烁的车灯与霓虹,甚至闻着那熟悉的浓烈的尾气味,感受着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岳文有些感慨,仅仅离开几周,他仿佛重新来过,城市,难道可以让人的心境如此不同?!

    由于在4s店耽搁了时间,到了西安路街道大门,岳文已经看到了任功成的身影,他还是那么帅气,剑眉朗目,英姿顾盼。

    岳文开着奔驰拐到他身旁,他也看清了,任功成是开着采访车来的,可是他只是朝奔驰行了个注目礼,并没有看车窗里面的人。

    岳文使劲按了一下喇叭,任功成吓了一跳,不满地转过脸来,却看到缓慢降下的车窗里,笑得正得意的岳文。

    “嚯,奔驰!”任功成兴奋道,“偷的还是抢的?”大学四年,抵足而眠,形影不离,彼此最知根知底。

    “唉,被包养了,卖身得来的!”岳文呲笑。

    “靠,谁眼瞎了,包养你?你都能卖辆奔驰?”任功成一把把岳文拉下来,兴奋地坐了上去,“我这帅得惊动国际的名记,怎么也能卖辆玛莎拉帝!”

    “你,还名记?名妓还差不多!”以前大学寒暑假返校后,两人见面也都是从斗嘴开始的。

    “不管名记还是名妓,都是来卖的,我们卖文,他们卖肉!”任功成跳下车来潇洒地合上车门,听着一声厚重的响声,他喊道,“爽!”

    分别两周,两人有说不完的话,岳文正想问一下李榕为什么没来,就见到旁边一辆帕萨特上下来一个小伙子,接着又从后座上拿出一大捧花,这花是红的,岳文熟悉,玫瑰!

    “呵,这么大一捧玫瑰,我们秦湾倒底是国际城市,求爱也紧追时代潮流啊!”岳文调笑道。

    任功成小声道,“这人我认识,是区里副书记的秘书,不过,他不一定认识我,”他又不屑道,“看着玫瑰我就来气,以后不要在我跟前再提!”

    岳文笑道,“你不是名妓吗?”

    任功成正色道,“迟早要名动秦湾!”

    岳文听完呵呵大笑,两人大学时,宿舍六人联手作过买卖,卖过方便面,销过花生米,发过小广告,经营过录音机与盒带。那年情人节,岳文提议宿舍批发玫瑰来卖,十块钱一支,畅销得很,结果最后只剩一支蔫得快要掉瓣的玫瑰,任功成没有办法,只得拿着送给李榕,李榨半个月没跟他讲话。

    岳文却早藏了一支在柜里,气得任功成直骂他贱人狡诈。

    “我进去看看,我还没给葛慧娴打电话呢。”岳文道。

    任功成讽刺道,“又想搞点惊喜?小心你们家葛慧娴那小心脏!”

    岳文竖竖中指,追上满脸幸福与憧憬的小伙子,“兄弟,春风得意啊!”

    手捧鲜花的小伙子友好地笑笑,这个时刻估计谁的心情都不错,对谁也都很友好。

    小伙子挺帅,个头也比自己高,岳文见他笑容下有种居高临下的矜持,也没再言语。

    二楼,小伙子还没停步,三楼,两人却同时右拐,岳文不觉身上有些起鸡皮疙瘩,这大白天,不会撞见鬼吧?

    “兄弟,你,送花那位是这里的葛主任吗?”岳文装作很尊敬的问道,“那可是个美女啊!”

    小伙子发自肺腑地笑了,奶奶的,这不否认就是承认了啊!

    岳文笑笑,“呵呵,你快去忙,我也得回去拿点东西!”他灵机一动,“给你助助兴!”后面一句话是从心里冒出来的,不过没有从嘴里吐出来。

    任功成正在打电话,岳文拿起他后座的摄像机就往楼上跑,任功成急了,“喂,你干什么,哎,不是说你,”他的语气马上温柔下来,“我摄像机被拿走了,好,好,一会

    任功成马上回应道,“太岁头上动土啊!靠,给他曝光!”

    两人冲上三楼,葛慧娴办公室门口已经围

    任功成正在打电话,岳文拿起他后座的摄像机就往楼上跑,任功成急了,“喂灵机一动,“给你助助兴!”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