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我有十个儿子
    岳文一直认为,父母的生日,是人生中除了春节以外,另一个重大节日,因为这两个节日的主题都是全家团聚,但父母的生日只有子女去过,而春节则是千门万户同时度过,所以在他心里,父母的生日是他目前为止最重要的节日。

    今年,父亲岳魁的生日正赶上周末,以往就是赶上周末,因为服务廖湘汀,他也没有时间回家,今年不同了,作为单位的一把手,时间自己说了算。

    昨天就与葛慧娴联系好,葛慧娴开着车与妹妹岳言一块回来,他则早早开着车赶回西霞口方家店镇。

    岳魁今年五十八岁,农村人都说虚岁,这个生日也不是什么大寿。以往岳文不回来的时候,岳言也在外面上学,他的生日都是跟街道一帮老哥们一起过的。

    可是,今年他已内退,虽说不至于与老哥们疏远,但看着人家过生日儿女成群、孙辈环绕,他心里就有些寡淡。

    岳文把车开到家时,方秀兰已在厨房忙活开来,“妈,你别忙了,出去吃吧。”岳文走进厨房,拿起一根黄瓜,又蘸了点大酱。

    “我这都备好了,”方秀兰看看砧板和案板上的菜品,“等你爸六十大寿再到外面吃吧。”

    “我不是想让你歇歇吗?”岳文笑道,把方秀兰拉出厨房,“就到西霞口宾馆,慧娴和言言她们从秦湾直接过去。”

    岳魁抽着烟也不阻拦,今天他过生日,用他的话说,一切听安排。

    家里五个人,订定了一个六人的包间,三人在房间里刚刚坐定,宾馆经理就笑着走进来,岳文赶紧笑着迎上去。

    这人虽然是个男的,但却是个阿庆嫂式的主儿,看李市长亲自宴请岳文,田市长和宋秘书长看重,他也留了岳文的号码,今天,岳文一出现,就让他碰到了。

    得,房间里立马摆上了一大束鲜花,还有一个大蛋糕,宾馆经理也是个精明人,说了几句客气话后立马就借口走了。

    岳魁看看这一束花,“好嘛,这么多花,”他顺手抽出一支,“送你,老婆子。”

    方秀兰笑着接过来,顺手放到桌上,却把桌上的香烟拿起来递给岳魁,看岳文放下电话,她才笑道,“儿子给你过个生日容易吗,我粗略数了数,从进门到现在,至少十个电话了吧?”

    岳文笑了,却笑着把服务员叫过来,“给我换一个大一点的房间,八人间吧。”他笑着跟父母解释道,“这儿的经理跟田市长和宋秘书长汇报了,一会儿他们过来敬杯酒。”

    方秀兰和岳魁也都是场面上的人物,这一套人情功夫也很熟悉,“田市长听说要接组织部长了。”岳魁笑道,市里的提拔任免他还是很关心的。

    “噢,那得给他贺一贺。”岳文笑着又接起电话,声音却是随意许多,“你们来干嘛,行了,来都来了,还能再回去?嗯,就在西霞口宾馆,你们直接过来。”放下电话,他才说道,“黑八、宝宝、彪子和蚕蛹过来了,已经进城了。”

    岳魁和方秀兰倒很高兴,“你当初刚到开发区,人生地不熟的,多亏交往到这么一帮人,以后我过生日,邀请他们一块过来。”

    岳魁的性子好喜热闹,以前在街道工作的时候,中午就招呼一帮人打扑克,办公室里从来就是一大帮人,年底评先选优时就闹了笑话,他得票比领导还多。

    “服务员,麻烦再给换个大间。”对服务员岳文向来很客气,她们,更需要尊重。

    “叔,婶,…….嚯,我说不用买蛋糕,”黑八刚进屋子就看到了大蛋糕,他顺手把一盒酒放到小柜子上,“岳局,你猜,谁来了?”

    岳文看看父母,“还有谁?”

    宝宝也笑着见过方秀兰跟岳魁,“陶主任和阮局,还有……”

    “高明。”岳文猜道。

    “还有蒋晓云。”彪子快言快语。

    “快请进来!”岳魁高兴道,他是真高兴,他常说,一家人要想旺,猪大狗肥孩子胖,这么多人不须通知不约而同来给他过生日,这表明自己的儿子结交下人了,有人就有前途!

    他站起来还没走出房间,陶沙、阮成钢和高明等人就推门走进来。

    “叔——婶——”

    包间里顿时响起了热情的问候声,热情的招呼声,“小陶不抽烟吧?小阮抽烟!”

    “叔,婶,你们抽我的,尝尝这烟,流金岁月……”

    老烟民岳魁和方秀兰就接过了阮成钢的烟,知道这肯定是好烟,内部特供!

    “晓云,快坐,这孩子出落得更漂亮了。”方秀兰叼着烟把蒋晓云按在座位上,紧挨着她,“听说,现在当派出所长了?”

    “都是教导员了!”黑八笑着补充道,却见岳文招手让他过去,“到前台,再换个大桌!”

    刚才,葛慧娴来电话,她与岳言已经开到了城里,昨天岳言嘴快,任功成,张倩,尼亮和咏梅也过来了,大周末也都有时间,也来给老人家祝寿。

    岳文粗略一数,十七八个人,如果西霞口市领导再过来敬酒的话,那是盛不下的。

    进入大房间,阮成钢看看陶沙,“老大,今天叔叔的生日,让叔叔坐一客,婶子坐二客,你来干主陪,怎么样?”

    陶沙笑道,“好,我们兄弟不是外人,阿文坐三陪。”

    岳文笑了,“你们远来是客…….”

    “嚯,岳局你等会儿得罚酒了,你还真把我们当成客人了?”高明一下子抓住岳文的话柄。

    两人正掰扯着,房门又推开了,三个蛋糕出现在门口,连送蛋糕的人也有些愣,看来不是一家蛋糕店。

    “你看看你们,来就来吧,怎么订这么多蛋糕,也吃不了啊。”岳魁看看屋里的四个蛋糕,两个还是双层的,这哪吃得下,干脆连菜不用上,光吃蛋糕得了。

    “哪送的?”岳文忙走过去。

    “政府办宋秘书的。”

    “田市长的。”

    “政法委史书记的。”

    阮成钢点燃烟斗,淡淡道,“我让老史订的,等会儿他过来敬酒。”看样子,听称呼,阮成钢与政法高官兼西霞口公安局局长很熟。

    “那放进来吧。”岳文道,“八哥,拿两个送到前台给服务员。”黑八与宝宝笑着出去了。

    陶沙也不用服务员,亲手打开一瓶茅台,“叔,您过生日,我们必须喝茅台。”

    岳文看看陶沙手里的瓶子,外面那层纸已经泛黄,他笑着接过来,上面还有“地方国营茅台酒厂出品”的字样。

    “老大,这是八八年以前的茅台,八八年之后都标的是中国贵州茅台酒厂出品的字样,嗯,上面还没有标度数,应是八六年以前的酒。”

    陶沙笑了,“你简直是万事通,这是八三年的茅台。”

    嚯,二十多年了,那一瓶也得一万多。

    众人正看着手里的酒,门被推开了,葛慧娴、岳言、任功成、张倩、尼亮和咏梅笑着走了进来,任功成手里悍然又是一个蛋糕和一个花篮。

    葛慧娴笑着跟大家点头示意打着招呼,可是看到坐在方秀兰身旁的蒋晓云,她明显一愣。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