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秘书与秘书
    等到周平安知道岳文要见这个几等秘书,心里也是吓了一跳,可是他看看自己的手表,岳文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你为什么不早汇报?”心里本来就有火气,这下子,高明就象在火炉上浇了一盆汽油,立马熊熊燃烧起来。

    高明叫委曲道,“掌柜的,我也是刚刚知道。岳局到了维多利亚酒店门口才给我打电话。”

    “还有谁陪着?”周平安气呼呼地在椅子上坐下,气呼呼地问道,岳文不会讲东丽话,总不能两人用手语交流吧。

    “晓云。”高明轻轻道,接着他又笑了,“岳局刚从西霞口回来,他很感激您送的酒……”

    “高明,你当我是傻子?”周平安却突然驳然作色,高明一下子傻了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爸昨天过生日,再说,他怎么知道东丽国的客人住维多利亚?谁让晓云陪他去的?”他啪地一拍桌子,“晓云的组织纪律性比你强!”

    高明讶然,可是蒋晓云也不会提这事啊,周平安不耐烦地看看他,又挥挥手,看着高明出去,突然,他感觉身上的压力莫名减轻了。

    “大学生失踪案有眉目了吗?”他操起电话打给了芙蓉街道派出所所长,不是所有的警察都循规蹈矩办事,开发区的警察就已经提前介入,周平安不想被动,但是电话那边却并没有好消息,“继续查,争分夺秒,早出结果。”

    …………………………………..

    …………………………………..

    “谁啊,不看看见点了?”

    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外经局的翻译王爱玲从床上爬起来,今晚她陪着东丽国客人也在酒店住下了,在这里洗了个澡,很舒服,她的声音很细,很不耐烦。

    蒋晓云道,“是我,刑警队的。”

    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王爱玲已是换上一幅面孔。她知道蒋晓云是蒋胜的女儿,也知道蒋晓云是刑警大队的教导员,今天的事,交警大队出动了,当发现秘书先生乘坐的是套牌车后,刑警大队也出动了。

    可是,她马上看到与蒋晓云并排站着的岳文,“岳局长,您回来了?”

    “我刚回来,这不一回来就过来了解情况。”破案寻找失物是公安局的事,可是交通局局长从出租车管理的角度来管一管,看一看,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王爱玲却误会了,她把岳文当作是来给秘书先生道歉的了。

    “把张秘书叫起来,”岳文吩咐道,“我问他几个问题。”

    “张秘书睡了。”王爱玲主动挡驾。

    “我这个这副处级干部,主持工作的交通局长,要见一个秘书还见不着?”岳文吡笑道。

    “见得着,见得着。”这句话就有份量了,王爱玲听出里面的意思,那就是说你一个副科级干部,充其量就是一个翻译,还在这里充大爷,不,是充大娘!还敢挡我的驾?!

    看着王爱玲的背影,蒋晓云暗地里朝岳文一竖大拇指。

    “张秘书,张秘书。”

    王爱玲用东丽语敲敲门,又说了几句,那语调真是又尖又细,还带着一股曲里拐弯的腔调,比东丽人还象东丽人,象极了影视剧中的东丽演员,还要将眼睛瞪一瞪,实在标致极了。

    门打开了,屋里却空无一人。

    “还给他安排套件?谁出钱?”岳文看看桌上有水果还有香烟,这招待还真上档次。

    “我们外经局。”王爱玲笑道,很自豪似的。

    洗手间的门开了,一个矮个子走了出来,蒋晓云笑了,岳文也笑了,两人对视一眼,越发笑不可遏,这明显就是东丽版黑八嘛,不过,就是比黑八白,“白八!”

    他们这一笑,秘书更不高兴了,手里眼镜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结果镜片从镜框里弹出来了。

    “这肯定不是madeinchina,”岳文笑道,“我们中国的眼镜虽然论斤卖,但质量没有这么差。”

    那秘书看着岳文笑眯眯的模样,冲王爱玲吼了几句,那声音,全是朝上的语气,到最后再拐个弯,听得岳文心里更加反感。

    “王爱玲,”岳文直呼其名,“他说什么?”

    王爱玲看看岳文,犹豫了,但看岳文等待她翻译,她不得不说,“他说坐出租车还能丢东西,这在他们国家是不可想象的事,他对开发区很失望,对这里的办事效率很失望。”

    他还有一句王爱玲没有翻译,“他对这里的人也很失望。”

    还没等王爱玲翻译完成,秘书又“抑扬顿挫”地说起来,不过,看表情没有一句好话。

    王爱玲小心翼翼地看看岳文与蒋晓云,“他说,他回国以后,要把开发区的这种工作状态告诉其他人,这里不是投资与生活的好地方,他说他很不高兴,从发生到现在快八个小时了,这么点小事还没有进展吗?”

    岳文也看出来了,秘书很激动,后果很严重。

    他看看王爱玲,“你直接给我译过去,你照准了译,嗯,你告诉他,哪个国家的出租车上不丢西,你们国家没有这样的事?你激动个屁!再说,哪个国家没有黑出租,你们国家的黑色出租车最贵。”

    王爱玲看看他,却朝岳文无奈地笑笑,那意思是她不敢说。

    “译!”

    在张秘书眼光中,王爱玲的声音小了下去,却自动把中间的那句话省了。

    她求助似地看看蒋晓云,蒋晓云压根没看她。

    “你把最中间那句话告诉他!”岳文轻蔑道,好象知道她会省去这核心的一句。

    “他说什么?”秘书的中国话很不好。

    “他说你吃鸡皮吗?”王爱玲掩饰道。

    “我不吃,我们吃炸鸡。”秘书看来懂几句汉语,他看看大家,好象这种食物中国没有。

    岳文却一下站起来,“你接着告诉他,在我们国家,大家都一样,你外国人丢东西和中国人丢东西都要按程序来找,我们一视同仁,不会因为你是外国人而高看你,也不会因为你是外国人而看扁你,我们还有个小姑娘没有找到,但是我们仍然抽出警力来寻找你的东西……”

    “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的警察办案,都需要时间与线索,而不是居高临下的指责与谩骂,请你保持耐心,如果你没有耐心,那我们可以不管,你,译给他听!”

    王爱玲眼白一翻,只能翻译。

    岳文大义凛然,义正辞严,王秘书有些愣,他慢慢坐直身子,他又说了几句,王爱玲没有征求岳文的意见自己就翻译了,然后她朝岳文解释,“他在问你的职务和级别!”

    张秘书站起来,岳文手一摆,“让他坐下。”

    “丢东西首先要检讨自己,为什么别人不丢东西?把东西落到车上,又不是人家主动坑你!不是我们有责任,首先责任是你自己!这道理,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明白,你再告诉他,我们这是尽交义务,尽道义,请他摆正自己的位置。”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