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黑手裆
    ,精彩小说免费!

    在英帅金钱攻势加心理战之下,胖老板节节败退,凑到英帅耳边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我就告诉你一个,你千万不能说是我说的,否则我小命不保。”

    英帅也夸张地压低声音道:“你放心,话到了我这里算是彻底烂在肚子里了。”

    胖老板很满意英帅的态度,这才开始诉说那天情形。

    “要说老约(胖子本名叫约翰)我也是见惯了美女明星的人,但这么酷的小姑娘还是第一回见,所以你放心我绝不会看错,就是照片上的小姑娘那天来我这买。。。

    对了你说错了,她不是来买饮料的,是来买甜筒的。我这里的甜筒种类可是洛城第一丰富,光草莓口味就要三种,分别是。。。。”

    “你妹!谁问你这个了!”英帅没想到揭开心扉的胖老板化身成了话痨。

    “咳咳,我说老约,我们以后再讨论细节行不行,你就告诉我看见谁带走了她。”英帅赶紧打断他,要不然按照胖老板的节奏,介绍完他车上的甜筒就得到天黑。

    “怎么能这么说,细节决定成败,知道不?拿破仑为什么会失败,不就是因为不注重细节,想当年在滑铁卢。。。。”胖老板一瞪眼说道。

    “咳咳!”英帅都快得百日咳了。

    “好吧。”胖老板看在钞票份上还是将话题,撸了回来。

    “那天,她在我这里买了甜筒之后,拿着零钱就往那边走,你还别说小姑娘的手艺是这个,”胖老板挑了挑大拇指继续说,“她把硬币在手里玩得和活了一样,我学了好久也学不会。”

    你妹又来。

    “老约你要学耍硬币我下次教你,你说到底是谁带走了她?”英帅不得不打断他。

    说到这个,胖老板脸色变了变,又伸长脖子四下观望了一番,这才悄悄说道:“黑手/党。”

    “什么?”英帅有些不敢相信。

    “黑手/党。我看的真真的,真的是他们,我老约也算是洛城一号人物,想当年我差点就进了布亚诺家族的军团。。。。”

    胖老板又开始诉说自己的光荣历史,英帅好不容易才搞明白,原来绑走娜塔丽的人中有一个是洛城当地人,胖老板年轻时也在街面上混过,和那人有一面之交,那人现在已经是洛城地下势力的老大的手下,所以胖老板也认识他,不过他并不记得胖老板,所以才放任这个目击证人。

    当然,就算认出胖老板俩,洛城只手遮天的地下势力也不认为一个小老板敢出卖他们。

    而这个地下势力的老大,据说是新约克那边布亚诺家族的合伙人,所以胖老板才会说是黑手/党绑走了娜塔丽。

    。。。。。。。。。。。。。

    洛城,霉国第二大城市,是霉国的娱乐和体育中心之一,光奥运会就举办了三届(加上即将要办的),经济繁华可想而知,任何繁华都如灯火,繁华越盛留下的黑暗也越是强大。

    据说蝙蝠侠的哥谭市原型就是洛城,洛城的地下势力其实不下于新约克,只是因为那里黑手/党的历史更加悠久,洛城的地下势力其实最早也是发源于那里,所以名义上还是归属于新约克的五大家族。

    地下势力无非是黄赌毒几个方面,因为这些行业都是本小利润丰厚,只是需要强大的势力扶持而已。

    而且洛城紧靠好莱坞,明星出了名出手阔绰,这就连带着洛城赌业繁华,当然不可能大小赌场遍布全城,想要赌只有去三大赌场酒店,否则就是违法行为。

    赌场假日酒店,洛城最大的赌场,每日接待游客超过两万,营收自然是天文数字。

    一张牌桌前,荷官已经汗如雨下,这里赌的是霉国人最爱的二十一点。

    荷官对面是一个黑发白人,他面前是八张a,竟然是一连发了八张a他都分牌了,八门牌都堆满了筹码。

    “先生您的注码超过了赌桌的限额。”荷官擦了擦汗提醒道。

    那人指了指桌上规则牌说道:“没有吧,这里只是说没门牌限额是一百万,我分成了八门,每门正好一百万,请问哪一门超过了限额?”

    荷官被他问的哑口无言,他也不知道如何辩解,实在是今天这样的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

    周围围观的人群却是越聚越多,纷纷叫嚷着快开牌。

    荷官和人群外围的赌厅经理目光碰撞了一下,后者咬牙点了点头,同时隐蔽地做了一个抹喉的动作。

    “买定离手,庄家二十点!”荷官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这是他面对的最大一次赌局。

    “不好意思!”那名赌客微微一笑,一张张掀开底牌。

    “二十一点,又是二十一点,还是二十一点!”

    “卖糕的!全是二十一点!”不少围观的吃瓜已经双手捂住嘴尖叫起来。

    赢钱的赌客手在筹码上一圈,笑道:“不好意思,麻烦帮我都换成一百万,一个的筹码,太多了拿不了。”

    他这一把就赢了上千万,加上自己原来的,面前的筹码已经堆成了小山,荷官虽然心有不甘,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发作,只好换了二十个一百万的筹码,推到那人面前。

    “这些都给你吧!”那人吹了声口哨,将剩下的零散筹码都丢给了荷官。

    荷官心中不由一喜,剩下都虽然都是些小面值的筹码,但那也是相对于一百万的筹码,最大的一枚也是一万面值的筹码,这些加起来足有好几万。

    他的底薪不高,收入的大头是奖金,这是要按照这张赌桌一个月综合盈利的数额抽成的,被这个赌客这么一赢,他本以为这个月的奖金都泡汤了,没想到不仅没少,还比每个月多上不少。

    他刚要感谢,就看见了赌厅经理充满杀意的眼睛,想起了刚才经理的小动作,正要悄悄按动赌桌下面电源开关,这样赌桌就会显示机械故障。

    那个赌客却忽然起身笑道:“我预感到这张赌桌会出现问题,和我的运气不符,我还是换个项目吧。”

    荷官用同情的目光看向边上的几张赌桌,赌厅经理也是心底发慌,他预感到来者不善,但总不能把所有的赌桌都关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