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冥婚(一)
    迎着这深秋的寒冷,热气朝天的火锅顿时给大家带来了一丝温暖,也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说笑中,大家谈起了趣事。周景对于调节气氛可是一绝,连着宋争鸣和余蓝三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

    端王妃和陈氏再次讨论起了教育子女的大问题,这方面宋老夫人可是专家。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唱着唱着便想喝酒了……

    开始嫌弃只吃饭不过瘾,上酒,还闹腾着非要大碗!

    宋宁雪是个性子冷的,看着四周热火朝天的人,只好默默的吃着菜。

    苏溪妹妹这火锅确实是不错,不知道可以问她要一个方子不?

    刚转头,便看见陆云齐正柔情蜜意的帮苏溪撩起散乱的刘海,那俊美高大的男人冰冷的外表下,竟然如此温情。

    宋宁雪一时间有些感慨,也嫉妒着苏溪的好运气。

    “啊齐,我困了!”苏溪拍了拍吃饱喝足的肚子,懒懒的靠在他宽广的怀中。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这样热闹,苏溪便越是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而她越想下去,便越是觉得莫名的辛酸和害怕起来,悲伤弥漫眼见便又要落泪了。

    陆云齐环顾四周,苏溪只怕是想起小夏和凌霄,便立刻抱起了她轻声道:“我送你回去休息!”

    “嗯”

    陆云齐将睡着的她轻轻的放在床上,静静看了好一会,手指一点点擦去她眼角的泪珠。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苏溪,人死不能复生。”

    被戳穿心事的苏溪顿时将自己缩在被子里,细细的哭腔传来:“我知道,给我点时间!”

    陆云齐心疼的将她带着棉被一起抱在怀中“我陪着你,难受,就哭出来!”

    苏溪被他这温柔的动作温暖着心扉,对小夏的死,她的害怕,自责还有不舍全都流露出来,露出一颗脑袋靠在陆云齐的肩膀上放声大哭。

    陆云齐没有打断她,只是耐心低头,抱紧苏溪给她带去无言的安慰。

    时光静好,深秋的雨淅淅沥沥的开始停下,在大家都醉醺醺的夜宴里,直到天明。

    将养了好多天,苏溪终于好了不少。这一日,苏溪正和林染一同坐在屋檐下欣赏那生机勃勃的菊花。

    便看见周景匆匆而来,神色冷凝而严肃,身后跟着几个穿着戎装的将士。

    “这是怎么回事?”苏溪看着他匆匆而来,疑惑的挑眉起身。

    “怎么穿的那么单薄,身子还没有好全呢!”周景不悦的蹙眉,看着苏溪身上略显单薄的衣裙,下意识便脱口而出。

    苏溪脸上微红,摇摇头:“不冷,有汤婆子呢”

    “那么就好!我找啊齐,轻一有下落了!”周景冷笑,咬着一口银牙道

    苏溪大惊,紧紧的抓住他那一袭暗纹华美的衣袖:“在哪里?小夏,小夏呢!”

    周景闻言,却是淡然了眸光,微微低垂:“她——凌霄带走了”

    苏溪闻言,提着裙子便奔向了凌霄的房间。

    身后的林染也是激动不已,一个轻跃便带着苏溪一同前去。

    周景来不及阻止,脸色凝重立刻转身对身边的侍卫道:“吩咐下去,轻一,必须活抓!”

    “小夏在哪里?”苏溪刚刚踏进院子,便看见一样凝重脸色的凌然,他斜靠在门扉上。看见苏溪时,下意识想行礼,却被苏溪阻止了“快说!”

    “主母,您自己看吧!”

    凌然无奈的让开,轻轻推开了雕花的木门。

    林染和苏溪便看见了那一屋子张灯结彩的红色装饰,而凌霄正抱着那绿衣的女子坐在桌前。

    苏溪走近,听着凌霄小声的念叨着:“今夏,你看!这是龙凤烛,喜欢吗?

    还有这鸳鸯戏水的盖头,你那日不是说你家乡新娘子都用这个吗?还有好多好多,你说过的话,我全部都记得!”

    凌霄径自的说着,苍白的脸上全是温柔的笑意,他放下了视为生命的长剑。

    一双杀人的手,此刻却极致温柔的为女子梳理着乌黑的长发。

    一丝一缕梳得极慢,仿佛怕弄疼了女子。说话间,那一朵金灿灿的簪子插入那云鬓。

    苏溪杏目湿润,走到桌子旁,双手颤抖着抚上小夏的手。

    一片冰冷,比秋叶的凝霜尚且刺骨三分,而那原本生动,白里透红的笑脸此刻全是纵横交错的伤痕,被水泡肿后血肉模糊而恐怖至极。

    她的绿衣破碎,血迹斑斑,纷纷绽放这死亡的气息。青紫的鞭痕,剑伤……

    苏溪有想过轻一会如何残忍的对她,却没有想过自己真正看家这一幕时,会如何反应。

    林染已经率先砸门而出,空气中随之飘远的哭声,清晰入耳。

    苏溪知道,林染一向是一个含蓄的人,直到刚才,她的情绪已经遏制不住的迸发。

    苏溪伸出柔夷摸着小夏身上的伤痕,指尖的冰冷的僵硬的触感,毫无温暖:“小夏,虽然你喜欢绿色!

    但是,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我还是准备给你换一个红色吧!”

    凌霄这才抬头,死寂沉默的双眼无悲无喜,血丝密布沙哑着声音道:“还求主母为我们证婚!”

    苏溪捂唇哽咽,挤出一抹微笑,豆大的泪珠缓缓坠落:“你若愿意,我必定来!”

    “稍等,我马上就来!”

    最后看了眼木偶一般的小夏,紧紧握住拳头急切的迈出房槛……

    陆云齐为她订制了一套金线挑花的华丽嫁衣,原本准备十月二十四结婚的,嫁衣便在她及笄前便订好了。前几天才送了过来,苏溪还没有试穿便出了事。

    小夏和她差不多身量,正好可以。

    苏溪捧着一袭红色嫁衣出现时,凌霄惊讶的起身:“这……”

    “小夏与我情同姐妹,这一套嫁衣,便是我对你们的祝福。相信,她在天之灵也会喜欢。”

    凌霄看着苏溪坚定的眸子,杏目红肿终是点点头,跪着双手接过了衣服感动道:“谢谢!”

    “不用,侯爷也说了!他也会来”苏溪破泣为笑,催促着让凌霄赶紧换衣服。

    另一边,苏家夫妻已经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小夏救了苏溪。

    又为了苏家奉献了那么多,现在小夏便是他们的第二个女儿。

    那孩子命苦,早早的就没有了母亲,年少时又家道中落流落尘世,卖身为奴。

    受了那么多的苦,现在更是英年早逝,希望她在九泉之下也可以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家,享受后代香火也不至于被恶鬼欺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