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金丝雀舌
    “这就是姑奶奶吧!长得真是和老夫人一个模子,一看就知道是母女。”连氏早听丈夫说过,小妹年幼丢失。

    时间过去了二十年,没想到竟然找了回来,还嫁给了一个商人。

    生了一双儿女,苏溪她略有耳闻,乃是陆将军未过门的妻子。

    竟没有想到与自己竟然还是亲戚,今日一见,长得真是标志极了。

    “见过大伯母”苏溪依照礼弯腰屈身,笑道顺便打量了一下连氏。

    能打理那么大一个家族的女人,果然是精明不已。

    看上去干净利落,圆滑融洽,年纪大约四十出头了,却还是风韵犹存。

    连氏拉起苏溪,看了一眼,又看看陈氏和宋老夫人:“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表姑娘那么漂亮了,原来也有七分老夫人的影子”

    话落,众人大笑,老夫人笑骂:“你这张嘴今日只怕是抹上了蜂蜜,那么甜!”

    连氏无辜的耸肩,转头对陈氏介绍:“这是你二嫂杨氏,三嫂子卢氏。”

    二伯母看上去也是风情俏丽,却不显得轻浮。眉眼间含笑,却带着一丝忧郁的强欢似的。

    三伯母卢氏比苏溪想象的稍微矮些,老实温吞。

    家宴比平日里轻松许多,上了饭桌老夫人上坐,拉了陈氏和苏溪分别在自己左右。

    布菜的是三伯母卢氏,只见她老老实实的站在外祖母身边,垂手静立。

    苏溪有些不好意思,按理说自己才是客人。

    于是便转头看着老夫人问答:“外祖母,让三伯母也坐下吧!”

    话落,宋老夫人未语,到是四姨先发话了:“侄女你来自乡下可能不懂。这做媳妇的伺候婆婆用饭那是规矩。得用完饭才能坐的!”

    苏溪诧异,看着三伯母略显得疲惫而尴尬的脸色,瞬间脸色一红。

    自己若是不说,可能大家也就习以为常的过去了,三伯母自己也并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自己这么一提出来,下面的人便会开始想,而三伯母尴尬之余会不会觉得自己多事?

    果然,四姨话落,连氏也带着几分异样的目光:“可不是,苏溪侄女今日是客,就不必担心这些小事了。来,尝尝这个金丝雀舌,临安才有的特色。”

    陈氏安慰性的摸了摸苏溪的手,挤出一抹微笑“溪儿,还不谢过你大伯母!”

    “够了,老三家的,你也坐下吧!老婆子我还没有老到吃饭都要人喂的地步!”

    最大的老夫人发话了,谁敢不从?三伯母卢氏便入了坐,远远的看着苏溪投来一抹打量的目光。

    “来,溪姐。尝尝你大伯母说的这个,确实不错。鲜嫩丝滑”宋老夫人慈祥的给苏溪夹一块金丝雀舌放到那青花骨碟里。

    苏溪点头,夹起来咬了一小口,味道偏辣。但是确实是,鲜嫩滑滑的。

    “好吃”

    见苏溪这一脸的不可思议,连氏捂唇轻笑:“那可不,这一片可值五十两!

    精心调养的金丝雀,长到三个月大时的舌头最是鲜嫩。用油炸过再蒸,入口鲜滑,汁厚丰满。”

    话落,苏溪却是突然感觉心里恶心不已,胃里面翻腾着,那滑滑的舌头竟然是鸟的舌头。

    三个月的小鸟,就被拔取舌头……送到餐桌上。

    只觉得口里的东西咽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难为极了。

    看着外孙女脸色不好,宋老夫人以为是媳妇那五十两的话题引起的,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就你话多!食不言寝不语!”

    猝然被老夫人责怪,连氏有些诧异随即捂唇轻笑:“瞧我这嘴,真是该罚!姑奶奶别见怪”

    陈氏苍白了几许脸色,心疼的看了眼苏溪“没事”。

    这一顿丰盛的家宴,苏溪和陈氏吃得并不开心。草草的用了饭,便被丫鬟领到了厢房去梳洗休息。

    “表小姐舟车劳顿,只怕是累了。奴婢已经放好花瓣,姑娘早点梳洗休息吧!”

    说话的丫鬟落落大方,言语得体举止优雅,一身杏色夹袄下穿绿色八福裙,看起来到时个聪明伶俐的。

    说话间,便准备准备帮苏溪接过行礼,只是林染冷冷的拒绝了。

    自从小夏走后,苏溪的一切杂事她开始接管,对于不熟悉的人林染不会放心。

    那小丫鬟尴尬了一秒,随即退下。

    “有劳这位姐姐了,只是我的东西不多,让她来就好了。”

    苏溪这一声姐姐可把她吓得不轻,连忙红着脸急切道:“没有没有,表小姐有什么需要都可以直接说。对了,奴婢熏紫。日后便服侍小姐您的生活起居。”

    苏溪咂舌,其实她一个人也是可以的,但是寄人篱下既然长辈安排了。

    要是自己不接受是不是显得不礼貌?

    只好点头应下“好名字,那熏紫你能带林染一下吗?我主仆二人刚来,什么都不懂。要劳烦你了这段时间。”

    “这位姐姐请随我来”熏紫热情的招呼着林染走向碧纱窗,临走前林染看了眼苏溪。

    后者示意她可以时,才放心的走了。

    虽然从陆园过来时间不长,但是陪着那一群人唠叨,傻笑行礼。苏溪这一顿饭后确实有些累了。

    摸了摸尚且有些空的肚子,无奈苦笑。

    “睡觉吧!梦里面什么都有”

    半夜,苏溪翻来覆去躺在这香软的大床上却觉得冰冷至极,在陆园时陆云齐会陪着她一起躺下。

    等到被子捂热了,她睡着了陆云齐才会走,可现在两个分开才一个夜晚自己便开始心里空荡荡的。

    “咕噜……咕噜”响亮的声音在静夜里响起,苏溪脸上一红迅速拉过被子便把自己捂在里面。

    “太丢脸了,呜呜……好在那家伙不在……”

    最后到底怎么睡着了?苏溪已经不知道,反正天亮了。

    桃红色的纱幔缓缓拉开,女子窈窕的身影倒影在屏风上正是熏紫。

    “表小姐怎么起得那么早?”熏紫捧着一盆热水,搭着一块白色毛巾走了进来。

    扑腾的热气,冒出屡屡白雾。

    苏溪优雅的伸了个懒腰,披着斗篷下床。接过她递来的白毛巾擦了擦脸“什么时候用早餐?”

    话落,熏紫呆滞在了原地,傻傻的张了红唇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听清苏溪说了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