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成为团宠的文文
    直到后者再问了一边才明白了过来,恍然大悟“府里的早膳一般在巳时,晚膳在申时”

    话落,苏溪认认真真的掰着手指算了一下,巳时大约就是早上九点吧!现在差不多是早上七点多,那么岂不是还要等一个多小时?

    其实她一向懒,一般直接睡到日上三竿陆云齐回来刚好一起吃。

    破天荒第一次起那么早耶!

    熏紫噗嗤一笑,还以为表小姐是个优雅严肃的人物,毕竟传言说陆侯爷很冷酷。

    想来媳妇也是找一个一样高冷的,却没有想到这表小姐热情客气,举止呆萌可爱“小姐是不是饿了?”

    苏溪双目一亮,立刻点点头随即不好意思的脸上绯红:“昨天舟车劳顿,没什么胃口。确实饿了”

    “小姐等等,奴婢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没有!”

    熏紫转身,出门后面传来苏溪高兴的声音“太好了,多拿一些喔!”

    解决了温饱的大问题,接下来是梳妆了。铜镜中的人笑颜如花,白皙如玉真是好看得紧。

    林染进来时,便刚好看见苏溪踩着凳子半个身子趴在铜镜凝看。

    她一袭白裙如水流散,乌发如瀑映衬着不染而红的樱唇,贝齿含笑。

    “啊染,你说。他在干什么呢?”

    林染看了看窗外明亮的景色,极其严肃的回答:“侯爷应该在晨练了”

    苏溪噗嗤一笑,跳下梳妆台却是黑眼睛一片,看的林染诧异不已。

    “小姐…。你的眼睛!”

    “这个叫烟熏妆,好看吗?”苏溪说着,便径自拿起一套黑色的衣裙准备穿上。

    林染纠结了半晌,终于还是耐不住良心的谴责只能实话实说:“奴婢以为,惊世骇俗”

    “哈哈哈,啊染真有眼光!因为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苏溪这一大早上乐的啥子?林染不知道,但是自从小夏走后,很少见她怎么开心了。

    罢了,这样也很好,不是吗?

    其实苏溪姑娘的梦想很简单,吃好,睡好,喝好,最后在有点闲钱数到手抽筋就可以了。

    昨夜睡到一半的她梦到自己和陆云齐结婚了,那厮二话不说当真给了自己每个月一万五千两的家用。

    简直是美滋滋的醒来的,再加上熏紫送来的爱心早餐,什么烦恼都可以抛到脑后了。

    所以,苏溪总结了一下自己的人生格言:

    没有什么是吃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就两顿!

    翌日,苏家夫妻便回到了苏宅,而苏溪做客宋府。同时,陈氏也将远在松淮书院的文文接了回来。

    小家伙快两个月不见竟然隐隐又长高了一些,身穿这青色的圆领学士服到也翩翩君子的模样初现。

    粉雕玉琢的脸,漆黑的眼睛水灵可爱一出现便引得了外祖母的喜欢。

    连抱着叫“小孙孙”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恨不得全捧到他面前。

    文文害羞的往苏溪后面躲去,小手抓住姐姐的衣裙只探出一颗脑袋,打量着热情亲切的亲人们。

    或许是受到刘氏的影响,文文潜意识里觉得老人家都是很坏很坏的。

    宋老夫人脸上笑容忍不住尴尬了几分,她人到晚年也厌倦了那些打打杀杀的权谋。

    反而喜欢子孙满堂,一家团圆的生活。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孩子,宋老夫人真是高兴得难以言表。

    同时知道陈氏这二十年来过的苦日子后,便越发觉得自己亏欠这个女儿很多。

    也因此,对于苏溪和文文她所寄予满满的爱意和希望。只盼望着两个孩子能接受她这个不称职的外祖母。

    “文文,这个是外祖母,她给你准备了很多书喔!还有你喜欢吃的桃酥和樱桃。”

    要知道这个季节樱桃有多难得。可宋老夫人听说文文喜欢吃樱桃,二话不说便让几个儿子马上去找。

    这一份热诚的心思,让苏溪也感动不已。前世的她外祖母早早的走了,只记得黑白照片上穿旗袍的女子文雅恬静的笑着。

    文文点点头,甜甜的喊了一声“外祖母”

    宋老夫人热泪盈眶,将他抱住喜极而泣,慈爱的看着这个小外孙。

    都说外甥像舅,文文这模样和宋寒山小时候还真有几分相似。

    晚间吃饭的时候,年过半百的将军喟叹的看着那刚到自己腰高的孩子。

    恍然间似乎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忍不住抚着胡子大笑,一把抱起文文粗硬的胡子直扎他的小脸。

    “文文,我是大舅舅。你住这,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说,千万别不好意思!”

    宋寒山话落,施氏也是捂唇直笑。一手摸了摸文文软软的头发,“也别和舅妈客气!”

    文文白嫩的小脸被扎得粉红一片,老夫人可不依了。心疼的瞪了一眼宋寒山“你也不看看你胡子多糙,也好意思往我孙孙脸上扎!”

    苏文抬头浅笑,稚嫩的童音却偏做老成的语调引得众人大笑:“不碍事,因为我是男子汉。”

    “噗嗤!”

    “哈哈哈”

    这一日,二舅舅宋云山会客归来。

    刚进屋便看见了自己的一双女儿坐在院子里,那一方石桌旁。半大的孩子正经端坐,白衣如素面前一卷诗书被风拂开,岁月静好。

    他好奇的看着小孩,似乎从没见过。

    凑近看去,白色的纸上黑墨流畅。这孩子虽然字写得不错,起承转合之间流畅挥洒,也别有风格。

    只是可惜了,到底年纪小腕力不足,有些字还是显得有些单薄。

    “小小年纪这一手好字到了不错,小童,你是哪家的?”

    宋云山说着,便放下了扇子径自拿起一旁的毛笔,扶起袖子在纸的空白处,落下一个“宋”字。

    文文顿时起身,恭敬的行了一礼:“小侄苏文,见过二舅。方才舅舅落笔随意,可却恰到好处。这字,浑厚端庄,真是好字。”

    二舅舅?宋云山怔楞了一会,他到是有两个侄子。可孟家兄弟都随父从武,再来年纪也都及冠。

    这小童看上去七八岁的年纪,断然不可能是大妹的孩子。

    苏文见他疑惑,于是补充说:“家母乃是舅舅的小妹,陈氏。家父苏三林,还有一个姐姐苏溪。可能舅舅尚且没有加过,于是不认得。”

    这样一说,宋云山顿时明白了。

    前几日妻子写信说,母亲找回了小妹。苏溪他知道,便是陆侯爷的未婚妻自己的侄女。

    “原来是文文,我当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厉害。

    看你这一手好字,将来一定有大出息!对了,你的字看上去颇为熟悉。不知道是师从何人?”若是没有,到不如便宜自己。

    反正他膝下只有两个女儿,虽然才情不错,可到底是小女儿家。

    文文抬头,一双明亮的眸子闪烁着疑惑的目光,却还是仔细的回答:“小侄师从王锦之先生。”

    宋云山顿时冷了脸,恨恨的咬着牙挤出几个不甘心的微笑:“便宜那老家伙了!我宋云山的侄子,竟然成了他徒弟!”

    要知道临安城里,虽然两人并称为“二圣”,可到底一山不容二虎。宋云山拒绝出仕,一方面是自己志不在官场,另一方面是有心与王老赌气。

    现在自己的小侄子竟然成了对手的徒弟,他莫名觉得心好痛。

    “爹,您怎么了?”宋宁雪见父亲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担忧的问着。

    后者看了眼乖巧可爱的苏文,举袖捂面,转身,甩袖而走只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话落,宋家姐妹和文文皆是诧异,相互看了看彼此。

    文文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连忙收起纸墨笔砚:“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惹到了二舅舅”

    “不是的,我爹他一向古怪。小表弟你就别多想了”宋花嫣笑着给了他一记暴栗子,未了捏了捏后者白嫩的小脸。

    “唔……”文文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真是不知道他脸有什么好捏的。

    先后遭到了许多人的毒手,比如苏溪,比如眼前的表姐还有那个疯丫头。

    会不会把他捏胖了?小小的少年开始担忧起自己的颜值,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应该:

    第一,不准别人摸脸!

    第二,不准摸头,据说会长不高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