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永以为好也
    苏溪侄女平日里安静得体,聪明大方,竟然也是一个有趣的人。

    卢氏笑了笑,从铜镜旁边取过梳子递给一旁的妇人:“便有劳林夫人!”

    梳头的妇人极为讲究,一是要夫妻和乐,二是要足够岁数,三是要儿女双全。

    苏溪被陈氏按在凳子上,林夫人站在她身后忍不住看着铜镜里的女子笑道:“我给那么多新娘子梳过头,姑娘是里面最美的一个!”

    苏溪脸上微红,低垂螓首。

    真的要嫁人了,活了两世的苏溪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嫁给一个怎样的人,会有着怎样的心情。

    她现在脑海一片空白,便想起了陆云齐,想起了林间的初见,江城的一瞥和长廊下那孤傲的身影。

    她真的要嫁给他了,两人将真正成为一体,互相扶持的从风华正茂走向白发苍苍。

    苏溪忍不住紧张,也开始憧憬着婚后的生活,假如真的和他白发到老其实也还不错。

    屋子里渐渐的挤满了人,除了陈氏还有宋老夫人,三个舅母,宋家的女儿纷纷过来添妆。

    端王妃也来了,送礼的手笔吓得大家瞠目结舌,足足五箱子的珠宝首饰衣服等。

    亲切的拉着陈氏的手道:“我们溪姐就要嫁人了,我们这做娘的其实也是舍不得!”

    陈氏红了眼,泪目用帕子擦着:“可不是,我还记得苏溪七八岁的模样,一转眼就要嫁人了!”

    气氛一度煽情,宋老夫人也开始哭了她这才刚刚找回了女儿,外孙女养在膝下还不到一个月。

    “娘,我还可以回来啊!你们别伤心,女儿永远是你们的小棉袄!”

    苏溪抱着陈氏和端王妃安慰道,说了一堆的好话两人才破泣为笑

    “新娘子快梳妆了,外面传来消息,迎亲的队伍已经出发了!”门外,熏紫也换了一身粉色的衣衫,急急忙忙的跑来。

    宋老夫人急忙拉过苏溪:“不能耽搁了吉时,快去换衣服!”

    “簪子,簪子还没有插上”

    “还有手镯”

    新房里忙成一团,苏溪被丫鬟们拥簇着,七手八脚的穿戴。

    大婚的衣服和妆容及其繁琐,就算是半夜三更便被拉了起来,还是直到日上三竿才折腾好了。

    苏溪出来时大家惊艳的看着眼前的倾城美人,满意的点点头用一方鸳鸯戏水的盖头遮住苏溪所有的视线。

    陈氏真是又不舍又高兴,一直紧张的拽着端王妃的衣袖。

    端王妃看她这模样真是庆幸自己生的是个儿子,不然自己肯定会比陈氏更紧张也不一定。

    施氏笑嗔:“真是便宜了陆侯爷,溪姐这一打扮,我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

    “得了吧你,老不正经的!”卢氏哈哈大笑,将一本小册子交给了林染小声的吩咐:“你待会就悄悄塞到姑娘的箱子里,知道吗?”

    林染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小画册,冷峻的脸色瞬间嫣红不已,含糊的点头应答:“好”

    苏溪被红色盖头遮住了所有视线,安静的坐在床边等待这她命中的那人。

    耳边是叽叽喳喳的笑声,讨论声,祝福声,鞭炮声…。全化成她对那人的期盼和爱恋。

    鞭炮再次响起,熏紫匆匆跑来,一脸的大汗高兴道:“来了,来了!姑爷已经在大门口了!”

    “快,快,快把绸带拿来!”

    苏溪洁白的双手不安的放在膝盖上,心也扑通扑通的跳着,突然便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明明芳姑姑之前已经都教过了她。

    门外已经铺上了红毯,喜庆的灯笼,红绸也挂满了树枝脸窗户上都是双喜的剪纸。

    鞭炮的声响中,苏三林正拉了文文一起站在门口。面前是陆云齐的几位下属和结拜兄弟。

    各个脱下了戎装,精神抖擞的拥护着红衣俊美的陆云齐。

    男人金冠束发,一双狭长的凤眸漆黑幽邃,冷峻的脸上噙着笑意。

    大红的喜服包裹着他高大修长的身躯,身长玉立,玉树临风。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陆云齐沉声道,微微弯腰行礼。可惜后者却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微一抽:“先叫伯父吧!想娶我女儿,得先过一下关才行!”

    陆云齐到没有生气,点点头,自信的一笑“该是如此。”

    那一边,孟家兄弟已经抬上了弓箭,孟朗看着那中军大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忍不住多看几眼。

    果然是龙章凤姿,城府极深的人物。

    “听闻大人年少时便练得百步穿杨,不知道今日可否展示一番?”孟朗指了指大门里面的屋檐,红线挂着一枚玉环,下面红

    色丝绦的同心结被风微微吹拂着。

    白子临一怔,随即幸灾乐祸的往陆云齐后面一站“这距离……不可能的!”

    “做不到也没有关系,你直接回府就好!”大舅舅宋寒山冷哼一声。

    不满的目光落在陆云齐面无表情的脸上。

    陆云齐上前一步,撩起宽袖在宋寒山鄙夷的眼神中拿起了那长弓。

    只见他轻撩长袍,迈开双腿那一双白底鹿皮的靴子干净整洁。

    凤眸轻眯,便抽过一枝箭搭在指尖挺直身躯,手臂间用力平和,拈弓得法,架箭从容。

    “咻”的一声,箭划破长空呈一条直线飞速的从眼前闪过,只见残影。

    屋檐下,丝绦晃动,却是没有听见玉环破碎的声音。

    随后“铮”的一声箭羽晃动发出响亮的长鸣,刺耳十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陆云齐已经放下了弓箭,目光灼灼的看着里屋那窈窕的红影,满目温柔。

    “哈哈,果然是谣传。什么百步穿杨,不过是虚张声势!”宋寒山话落,大家也开始跟着吁叹起来。

    反而当事人陆云齐却视若罔闻,径自的走下台阶在一片笑声中,伸手接下玉环。

    红线整齐的被箭割断,他走过来的时间刚好落入手心,下一刻被紧紧握住。

    “这……这怎么可能?”宋寒山从军半辈子,箭法也是极好的。他自问自己也做不到这样的水准,可陆云齐竟然如此轻松的办到了。

    这遥远的距离,对视力和力度的把握,计算得分毫不差。

    一时间,他开始有些恍惚。看着眼前那不到而立之年的青年将军,之前的不屑于轻视全然变得凝重起来。

    “环报也,永以为好也”陆云齐充满柔情的声音,沙哑而魅惑。将手中的玉环轻轻的放在了苏溪手上,低声诉说道。

    苏溪莫名的鼻头一酸,先前的紧张和不安全被他一句话安抚了下来。她何其幸运才能在人群中找到这样一个人,能永以为好也!

    “有匪君子,云胡不喜?”

    “好!”

    ------题外话------

    洞房花烛明天上场,大家别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