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混俗时光
    朱氏看着苏溪三言两语的讨得这夫子两人的欢心,内心自然是不耻至极。

    朱唇却依旧保持着固定的微笑,接过茶也优雅的呷了一口“黄绢,把我那汉白玉的镯子拿来”

    苏溪诧异,朱氏怎么会给自己那么名贵的东西?

    于是不安的看着陆云齐,后者淡淡的站在那,良久才点点头“还不快谢谢母亲!”

    朱氏差点气得呕血,“母亲”这个词汇,是她这辈子都膈应的话语。

    可偏生陆云齐总是喜欢这样叫她,一片痴心枉然总是空许。

    苏溪总是觉得这个继母看自己的目光虽然亲热,却带着几分不真实的打探,让人不适。

    “这便是弟妹吧!四弟真是好福气!”说话的妇人大约三十出头,做着一身秋色的褙子,立领的襦裙包裹着她丰腴的身子却并不显得胖。

    一双美目带着笑意,亲切的扶起苏溪边说道。

    “这是大嫂,白氏”

    苏溪闻言,俯身行礼“苏溪,见过大嫂。请喝茶!”

    白氏接过,从丫鬟手里接过了一个红色信封递给苏溪,带着几分打趣的道:“祝贺四弟与弟妹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谁不知道陆云齐出了名的克妻克子,这苏溪昨日刚嫁进来,外面早已经开始设置赌局了。

    纷纷猜测这个花一般年纪的新夫人能活多久,很不巧,白氏也买了注。

    “谢谢大嫂!”

    接下来,是较为清瘦的二嫂刘氏。

    陆云齐一共有三个哥哥,大哥陆云涛,乃是公爹前妻孟氏的嫡长子。现在承袭了陆禾言的爵位,封临淮候,官至户部尚书。

    二哥陆云海,乃是妾室张姨娘所生,不过年少失足落水而亡。

    痛失爱子,张姨娘也精神奔溃了,现在一个人住在梅园从不出户。

    三哥陆云栾,比陆云齐略大一岁,乃是秋姨娘所生。现在跟着陆禾言进入了军机大营,官至通判。

    三嫂看起来端庄贤惠,到时和前面两个嫂子不大相同,说话也是细语轻声的。

    而最小的妹妹,便是朱氏所生现在也快十三了。据说今日身体不适,差遣了丫鬟过来送了苏溪一副“百子图”。

    余下的便是其他旁支的叔叔婶婶,嫂子弟妹的。

    陆云齐在家族里也算是辈分高的,苏溪虽然在妯娌间年纪最小,但是也当了一句“四婶”。

    最小的孩子,还得叫一句“四叔婆”

    苏溪笑了一早上,和妯娌们匆匆见面后大家也会心的散了去,一旁的陆云齐早就不耐烦这些应酬了。

    连连冷着脸,双手抱胸的坐在椅子上,凤眸轻闭。

    陆禾言见他神色疲惫,略带着不悦于是好心的提醒道“要不,早点回去吧!我也累了!”

    陆云齐点点头,转眼看见苏溪在一堆华衣美饰中,恬静的淡笑着。

    人群中,唯独她淡妆却艳压群芳,柔柔弱弱的站在那里像一朵花一般的细弱。

    苏溪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灼热的目光,红唇微扬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陆云齐不由得想起昨夜,苏溪——只怕也累了。

    为什么要她劳心劳力的去应付那群妇人?自己娶她是因为想保护她,爱护一辈子的,可不是让那群三姑六婆品头论足的。

    陆云齐再也忍受不了,上前一个箭步走到了女席,对各位女眷冷冷的扫了一眼,沉声道:“各位,抱歉了。改天再聊,我夫妻二人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突然的冰冷,让气氛一度下降纷纷尴尬不已。

    苏溪微诧,便被他抓住了手带离了那个地方,转身的瞬间……苏溪似乎是懂了,感动不已。

    远离了人多热闹的地方,陆云齐也不必顾虑别人的眼光一个转身打横抱起了媳妇的娇躯。

    后者惊呼,裙摆在半空中飘逸出唯美的弧度,随后一双小手紧紧抱住他的颈子诧异道:“你做什么?”

    陆云齐懒懒的看了她一眼,大步走回主院只留下一句温和的声音:“你累了!睡吧”

    苏溪抓着他的衣服,面上微红,说不累自然是假的。

    昨夜折腾得太晚,今早又被*了一番。方才走路时她都是强忍着,可浑身酸痛无力,双腿软绵却还是得屈膝行礼,挤出一抹新妇的谦羞笑容。

    陆云齐这样一说,她真是无地自容只好闭上眼睛,装睡起来。

    许是他的怀抱太过温暖,苏溪不知不觉,渐渐的便睡了过去。

    ……

    天色昏冥,乌云席卷了整片天空,一声惊雷轰然让沉睡中的人惊吓醒来。

    外间的灯,折射在珠帘上,被风雨吹拂撞响,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而里屋却是温暖一片,红帐内,一双缠绵的身影相拥而眠。

    陆云齐汗湿的鬓发亮泽不已,一双凤眸更是漆黑深沉。这样的他,像暗夜的豹子,危险而魅惑。

    苏溪掏出枕下的白绢,细细的给他擦去额上的汗珠,嗔怪道:“生病了怎么办?”

    陆云齐径自从她身上下来,将宽阔的背展现在她眼前,慵懒至极“这里!”

    苏溪会意,微微侧身便看见他古铜色肌肤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层层叠得,还有方才她情之所至留下的痕迹。

    “啊齐~以后,我来保护你!”苏溪轻柔的落下一吻,滚烫的泪水落在他的背上,后者哑声淡笑。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柔顺无比的青丝,带着她特有的香味只有在两人亲密时,若有似无。

    陆云齐累极,沉沉的睡了过去,梦中全是苏溪滚烫的泪脸,傻丫头,你安心做我的夫人就好,保护这种事,让你男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雨点开始变大,落在芭蕉上点点入耳。

    陆云齐醒来时,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精神倍加。

    触手可及的温暖滑腻,他闭上眼也知道是谁,薄唇微扬“几点了?”

    苏溪估摸着已经是酉时了,见他也醒了乐得一笑“嗯,晚膳时间了!”

    男人一怔,自己竟然是睡了这么久吗?

    “啊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中午便匆匆在正厅用的,下午两人睡着了也没有进食。

    陆云齐点点头一边准备翻身下床,一边接过苏溪递来的衣衫。在苏溪准备服侍他穿衣服的时候,大掌顺手把她外被子里一塞

    “你太矮了,我自己来就好!”

    苏溪气的小脸鼓起,磨牙嚯嚯的踹了他一脚:“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话!”

    陆云齐闷笑,摸了摸鼻子道:“相比较我而言!”

    你也不看看你多高?苏溪白了他一眼,索性就不装贤惠了,径自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看着他伟岸的身子。

    “你要出去?”

    这下雨天的,怎么穿了蓑衣…。

    陆云齐点点头,拉了她的手揉了揉:“我出去一下,待会就回来。你要记得吃晚膳,下雨天也冷你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就别穿了。”

    奇奇怪怪的衣服?自己何时穿过了?

    苏溪歪着脑袋,想了想只怕是自己新婚夜那条睡裙了,想想还真是头疼。

    好不容易做的,她才第一次穿就被陆云齐撕毁了,今早也没有注意。

    不会被丫鬟收拾走了吧!天啊!好丢人……

    “嗯,你不吃了晚饭在出去吗?”苏溪担忧的眸子让他心里又是一暖,淡淡一笑“放心,周景约了我难不成连饭都不请?”

    原来是周景约了他,苏溪这才放心了,含笑的看着他出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