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阳城陆府,初见锦娘
    苏溪贯穿了全书的地主婆梦想最终还是没有实现(笑容渐渐扭曲),出发这日正下着茫茫的大雪。

    临安城不似往日的繁华,大街小巷全是安安静静的被白雪覆盖着。全世界仿佛初生一般,纯洁,唯美。

    不远处,车队缓缓行来,压出“咯吱咯吱”的车辙声,冷肃的寒风吹得旗子刷刷的响着。

    大写的“陆”字在众人眼中渐渐清晰,车队在风雪中肃然凝重,一对士兵层层守护,远远看去声势浩然。

    城门处,三皇子及齐王已经早早的在此等候了,看见陆云齐时皆是一笑。

    周景今日一改从前的红装,藏青色的圆领袍子,玉冠束发到显得多了几分清贵自持。

    他看着好友容光焕发的神色,眉宇间的春风柔和微微一怔,随即释然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到了蜀地好好照顾她。”

    周景说话的同时,苏溪正好扶着林染也下了马车。

    苏溪一身绿色苏绣锦衫,下面是月白的撒花百褶裙。梳着一个凌虚髻,更显得出尘清澈,眸中恬淡的笑意在朱唇便浅浅挂着,目光柔和的看向自己这边。

    周景怔怔的看着她,苏溪,比之前好像更加光彩夺目了。

    披着大红的裘衣,白色的绒毛连帽将她小小的身子包裹着,像寒冬里的一枝梅花般,令人心动。

    “周景哥哥,好久不见!今日,多谢你来送我们夫妻二人。”

    她细弱的声音温柔恬静,带着真诚的感激与笑意。周景杨唇,看着两人道:“云齐是我的兄弟,你是我半个妹妹。怎么能不来!”

    陆云齐面无表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剑眉轻蹙只轻轻说了一句:“你以后常写信就好。”

    “陆大人此去辛苦了,本王代替朝廷敬你一杯。来人,上酒!”三皇子说罢,目光落在陆云齐和周景身上,略略带过。

    当看见苏溪时,也是暗自惊艳了一回,没想到那苏氏长得真是不错。

    陆云齐接过,与三皇子对饮而尽:“多谢殿下,微臣不胜感激”

    “此去遥远,蜀地偏僻就不耽误将军的行程了,保重!”三皇子笑道,将酒杯放入托盘中道。

    “好”

    陆云齐点点头,转身拉起苏溪一同回到了马车。临安城在眼中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为一个原点。

    苏溪撩起帘子,看着身后茫茫的雪白世界不禁有几分不舍,昨日与端王妃,父母等人辞别时也是如此。

    陆云齐靠在马车上,将苏溪搂在怀中,狭长的凤眸轻闭看似养神,实则心里一片计算不得安宁。

    越往南走,雪便越来越大了。到达阳城这一日,平日里宽广的湖面凝固成镜。

    倒影着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

    苏溪疾呼,上一次来时还是绿水悠悠,听着船家古韵的小调。没想到第二次来,便是这样一番景象。

    身为一个南方人,苏溪很少看见这样的场面,在马车里早就羡慕不已,按耐不住。

    “我想下去走走”

    她咬着唇,一双乌黑的眼睛闪亮不已,像极了某种动物令人心软。

    可惜,陆云齐始终是陆云齐,任由苏溪摇头晃脑的哀求依旧选择侧首看书,索性闭目思索起来。

    “陆云齐,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喔!”

    男人眸光一凝,便将她整个人禁锢在怀中,微微垂下眸子极为认真的道:“不行,外面太冷了。你下去做什么!安分点”

    苏溪撇唇,这一入冬以来他整个人就开始变得霸道不已,不准她下厨,不准她出门,甚至连她洗脸的帕子都要丫鬟亲自拧好,更别说衣服穿少了。

    虽然说他细心体贴吧!可苏溪觉得自己又不是小孩子,管这管那的时间久了便不胜其烦。

    “你看湖水结冰了,像镜子一样。好想溜冰啊!”她看着冰面上玩耍的孩子,行走的路人不由想起溜冰这活动。

    要是有鞋子就好了,她还是很久以前玩过,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再也没有碰过暗东西了。

    溜冰?是什么?陆云齐微诧,听到冰字下意识的便蹙起了眉头,黑着脸打断她的话语“你素来怕冷,别去了!”

    苏溪秀眉一拧,不满的抿了抿唇:“你不是说结婚以后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睡到几点就几点,想去哪去哪吗!”

    “我可没有说想去哪就去哪的话!”陆云齐斩钉截铁的道

    苏溪咬着牙回想了一番,好像还真的没有说过“我不管,我想下去玩。”

    陆云齐见她生气了,冷哼了哼大手准备抱一下她,苏溪却是侧身躲开了那手:“你答应吧!我保证就看看,什么都不做”

    在她不懈的撒娇卖萌下,男人终于点头了,用大氅将苏溪包了个严严实实牵着她的手一同下去“我陪你一起。”

    宁静洁白的世界,镜子一般透彻的湖面依稀可见水下游走的鱼儿。苏溪惊奇的看着这一切,一双杏目写满了笑意。

    陆云齐从小在阳城长大,对于这片水域的变化再熟悉不过,小时候他也和这些孩童一般喜欢在冰面上奔跑,滑行。

    可看着苏溪那兴奋的样子,他恍然觉得自己也被感染了一般开始觉得新鲜起来。

    一黑一红相携手,缓慢的走在天空之下。寒风吹起他的发带,卷起片片飞雪从宽阔的肩膀落下。

    苏溪看着身边的人,主动的靠近了几分后者以为她是冷了,薄唇微抿大手自然而然的握住她的柔夷,温暖从掌心蔓延……

    “玩够了是不是该回去了?”陆云齐撑着伞,单手揽住苏溪的肩膀闷声笑道。

    女子伸出皓腕,玉白的指头接过一片飘扬的雪花,看着它在手心融化最后化为一滴水渍。

    “嗯,啊齐。谢谢你!”

    陆云齐无奈的看了她几眼,“这回叫阿齐了?”刚才还凶巴巴的直呼全名呢。

    苏溪脸上微红,踮起脚尖小手攀住他的肩膀,妩媚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

    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男人凤眸微眯,一丝笑意闪过随后变色深邃起来。

    “见过侯爷!”苏溪刚巧说完了情话,被突如其来的洪亮声音吓了一跳。

    眼前齐刷刷的跪了一地的人,大约三十个左右,皆是一身官服。

    想来是阳城的大小官吏闻言齐候今日回城,特意打听了一番一起过来拜见。

    大周实行分封制,除王城以外,外面的国土皆是分封诸王侯爵。在齐地,陆云齐便是最大的领导者,堪比中央。

    只见他迅速的冷下了脸,一身上位者的气质自然生出,不怒自威。

    宝蓝色的鲜亮颜色让他少了几许阴暗的戾气,却依然冷得出气。苏溪看着那犹如变脸一般的他,暗自咂舌。

    这,才是真正的陆云齐,冷峻威严,从头到脚都让人感到压迫。

    自己特意选的宝蓝色,那么鲜亮的颜色都硬生生的被他压下了几分,变得沉稳大气起来。

    “起来吧!不必多礼”陆云齐冷冷的道,随意的挥了挥手令他们起来。

    那些官吏们低着头,吓得冷汗淋漓闻言也是战战兢兢的起身,却依然不敢抬头。

    “不知道侯爷今天回程,下官们来迟了,特意在一品阁为侯爷设宴接风洗尘。”

    说话的男人约四十出头,看他的官服,苏溪大体也猜到这是个文官。

    “不必了,取消吧!今晚本候要检查一下去年的军防守备。叫公孙将军待会过来见我。”

    噶,这人还没有回府就要开始检查工作了吗?那些小官们也没有想到陆云齐如此雷厉风行,只好硬着头皮应下。

    陆云齐说着,大步流星的抓住苏溪的手并肩走向岸边,远去的背影和谐唯美。

    众人惊羡之余也因为女子而错愕,她——竟敢叫侯爷名讳,还与侯爷并肩而行毫不感觉哪里不对。

    能让侯爷如此对待的女人只有一个,这姑娘应该就是宋阁老的外孙女,齐地新的女主人——苏溪吧!

    难怪侯爷如此宠爱,那声音娇滴滴的,老远的都让人酥到骨子里了。

    阳城陆府,是陆家真正的根基。陆家从第一代国公爷在此落户,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直到成为齐地最大的名门望族。

    眼前的建筑背靠青山,恢弘大气,古朴典雅经过岁月的洗礼,依旧可见其精致。

    刚进门,一颗巨大的合欢树枝叶浓密,华盖如伞笼罩着院子,九曲回廊,亭台楼榭,雕梁画栋美轮美奂。

    苏溪咂舌,京城的侯府就已经够宽敞的了,可这院子更加宽阔。

    陆云齐笑了笑,拉起她的手在下人的迎接中阔步走进。

    “恭迎侯爷回府”洪亮的声音响彻入耳,一时间苏溪仿佛有些怔楞。

    这还只是百余人,要是帝王将帅,面前跪的是万千子民那又该是怎样的感受?难怪那么多人追求权力,一旦开始便不再回头。

    大抵来说是享受那种唯我独尊的自豪感,满足感。苏溪不由看向身边的男人,他高大的身躯如芝兰玉树般挺拔,眉宇间也是淡然平常。

    他是喜欢的吧!苏溪想起两人的相处日常,陆云齐总是天不亮就起床练武,随后到书房看书一个时辰。

    然后研究兵法,有时候召集几个手下一起讨论便是一早上。就是晚膳时,也是冷静不语直到上榻前一刻才会舒展神色。

    虽然他忙忙碌碌总是蹙着眉头,可是却没有半点不耐烦,就算是及其困难的问题也从不会放下不管。

    苏溪也总是喜欢趴在榻上单手撑着腮帮子看他工作,严肃的陆云齐,认真的陆云齐每一面都让她恋恋不舍。

    陆云齐目光看向前方,只是淡淡的应声,径自拉着苏溪穿过长廊,雕花木门。

    门口的两个俏丽丫鬟打起帘子,纷纷恭敬的各站在一旁。

    大厅坐北朝南,正中央是一幅山水图,奔腾的骏马神采飞扬。马上的男人银甲披身,威武凌然。

    东边放着一个长颈青花瓶,西边一面鎏金雕花铜镜。两排桌案已经备下,瓜果菜品一应俱全,这样周全的准备想来早就精心布置了。

    陆云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拉了苏溪坐在首座上,大门外的丫鬟婆子,小厮守卫纷纷站立两排。

    人群中,传来女子清丽激动的声音,随着环佩叮当的步摇声响。苏溪看向女子,只见她虽然长相普通可周身穿着华丽不俗,更像是世家小姐一般端庄秀丽。

    看见陆云齐的一刻,那双丹凤眼里闪过一丝泪光,哽咽的道:“侯爷~您,终于回来了!”

    苏溪下意识蹙起眉头,长袖下的手深深的篡紧,她是谁?

    小妾?通房?还是外面养的外室?那口吻,到像是就不见面的夫妻一般。

    陆云齐看见苏溪脸色一变,顿时也冷下了脸,不满的看了眼女子:“你的规矩哪里去了?没有看见主母在这吗?”

    被陆云齐冷声一喝,女子这才恍然回神,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脸上微红,看向苏溪时。

    一脸不可置信,这……便是新夫人吗?

    年岁那么小,跟一朵花似的让人怜惜,静生生的在那坐着唇角刚好扬起一抹不冷不淡的弧度,杏目如秋水般看似明澈却也在大量着自己。

    女子咬着唇,端庄的行了一礼“奴婢锦娘,见过夫人。”

    原来她叫锦娘啊!苏溪恍然大悟,虚抬手臂“不必多礼,起来吧!这,也是你的侍卫吗?”

    这后面一句却是对陆云齐说的,后者唇角微抽,立刻解释道:“不是,她原是齐地周家的女儿,后来到了府中。现在是茵姐的乳娘”

    原来是个乳娘!苏溪来了兴趣,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和身段上,蹙眉“一点也不像生养过的,如何喂奶?”

    **的目光,让锦娘好不羞涩,这虽然同是女子可到底这过于流氓的举动显然不该是一个闺阁女子该做的。

    说到喂奶,陆云齐也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对于苏溪宠溺的一笑:“你叫她元周氏便好,崔氏见她学识渊博便留在府顺便教养茵姐。”

    女子嫁人之后才会被冠上夫家的姓,苏溪这才明白原来她嫁人了,现在相当于陆府的家教和主管吧!

    陆云齐常年不在家,崔氏又私奔后这偌大的陆府,最大的便是嫡出的茵姐。

    现在姐儿也还小,于是这锦娘便是府中说话权最大之人。

    难怪敢穿一身正红色,穿的如此华丽的前来觐见,当真是做奶娘的吗?

    苏溪含着打趣和不悦的目光让陆云齐面上一怔,有些毛骨悚然。别看着小女人总是柔柔弱弱的,真生气起来,那可是固执得要命。

    要是打一顿,骂一顿也就算了,好歹他也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偏生苏溪就喜欢不声不响的生闷气,即便是笑着但是端庄的假象下是渐渐疏远。的心

    他可不想因为一个不相关的外人和苏溪的关系又回到了解放前,于是特意冷着一张俊美的脸,目光一丝都没有留给屋里其他的女人。

    “茵姐呢,抱她出来见见夫人。”

    说到茵姐,面色苍白的锦娘这才激动了几分,喜出外望“茵姐现在会走路了,还会叫爹爹。我这就抱她过来见侯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