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等两人吃得差不多了,他喝了茶才继续刚才的话题:“后来,蜀王吴江便找了梁国公尉迟进做外援。条件是要奉上蜀地的一座城池。蜀王不愿意,便作废了。

    谁知道南蛮子竟然那么厉害,竟然打到了蜀王的老窝去了。吴江胆子小,便找了高昌将军,答应把那原本要给梁地的城池给了高昌。”

    说到这里,陆云齐风眸中满是兴奋与计算,苏溪终于明白了错愕不已“这高昌将军是你的人?”

    陆云齐点点头“嗯,正是。”

    “那座城市是不是很重要?”苏溪笑问道,看着他俊逸的眉宇,陆云齐的眉毛生得极好。

    浓密粗黑却不显得粗犷,飞扬入鬓,如长剑凌空般的自信凌利。

    陆云齐稍作沉吟,顺手拿起一只筷子,沾了鸡汤在桌子上划拉着“蜀地四周都是山脉,中间地形广阔,平坦。

    而与外界连接的出口,刚好便在这。易守难攻,是最好的天然屏障。”

    苏溪听得入迷,也开始疑惑:“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位置,为什么蜀王不给梁国公却给了你?”

    陆云齐闻言一怔,随即惊奇不已。

    苏溪的问题很直接,一针见血。她不是敷衍,是真的认真的在听,并且有着自己的想法和逻辑。

    某侯爷凤眸烨烨发光,带着一丝自豪的意味:“还记得我和你说蜀王懦弱吗?做主的人是蜀王妃。南蛮就在家门口,王妃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女人。

    我就用几箱子珠宝便打开了她的牙关,蜀王妃害怕之余也见到了利益。自然就同意了!”

    苏溪忍不住一笑,摇头晃脑的喟叹“这叫什么?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啊!”

    陆云齐见她一本正经的吟诗,那副小模样真是可爱得紧。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可不就是如此,南蛮已经兵临城下了,可蜀王还在把希望寄托在亲家的身上。

    而那个凶名在外的王妃也不过如此,虽然强硬,其实胆大无谋罢了。还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你们不怕梁国公知道被你们撬了墙角而生气吗?”苏溪略带一丝看好戏的心情,想象得到梁国公气得喷血的场景。

    陆云齐无奈的抱住他,大手暧昧而轻然的刮了刮苏溪的琼鼻:“他知道又如何?是蜀王自动求上门的,关我什么事情!”

    苏溪听罢,忍不住唇角微抽。

    打量了一下陆云齐,她怎么就会觉得陆云齐刚毅俊美呢?这厮明明从头到尾都腹黑无比才对。

    果然就和齐王说的一样,应该是一个黑心黑肺的黑木头才对。

    陆云齐见她眼睫半敛,晕黄的灯光下投下一抹唯美的弧度,滑腻的皮肤似乎比雪还要洁白几分。

    忍不住心神荡漾了起来,好像已经好几天没有碰她了。

    “又在腹诽我什么?嗯?”陆云齐的大手自然的落在她的腰上,渐渐上移。

    苏溪咬唇,瞥了他一眼“你可真黑!”

    陆云齐:“……”这是你身为我媳妇该说的吗?他哈哈大笑着,竟然也学起了孩童般幼稚的举动。

    大手绕过她的胸前,径直的放到了腋窝下,便挠痒痒起来。

    苏溪万万没有想到陆云齐竟然这样的幼稚,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在他怀里扭着。

    “知道错了吗?还敢不敢说?嗯,你继续说啊!谁黑!怎么黑了?”

    “哈哈,不,我就要说…。哈哈哈……陆云齐,你。哈。呜呜…。黑心货”

    房间里出来一阵又一阵的笑声,老远便听见了侯爷和夫人说着情话。

    门外的小丫鬟们皆是一笑,不敢抬头但是那粉红的耳尖可见,两人已经羞得发抖。

    里面正浓情蜜意,一阵敲门声猝然打断了两人的动作。

    苏溪慌张的从他腿上下来,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陆云齐面无表情的舔了舔唇角,颇为邪魅。转头看着窗户上的倒影,声音微微低沉带着难得的愉悦“什么事”

    “两位将军说尚且还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下爷。”潇雨说完话,原本以为会听到一想象中的不悦。

    没有想到侯爷这一次竟然如此好说话,不一会,雕花的木门便打开了。

    温暖的空气中夹杂着饭菜的香味,女子的清香扑面而来,他侧首的一瞬间只见夫人正踮起脚尖给侯爷穿衣服,后者迅速在她额上一吻。

    这…。真是他们主子吗?竟然如此温情了起来,简直可怕…。是不是待会便要变回从前的冰冷了。

    “走吧!把门关好!”果然不出潇雨的预料,那冷的渗人的声音响起了,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才是侯爷的本质,恐怕也只有对着夫人才会有般温和的一面。

    原本是想问一下陆云齐关于账本的事情的,但是刚才吃饭的时候却扯远了。

    罢了,等他闲一些再问了。

    苏溪叫来了丫鬟收拾一下桌上的碗碟,陆云齐画的图已经干涸,看不出形状。隐约的水迹却是提醒了她。

    那日,她在密室看到的地图,要是再不画下来只怕日子一长也就忘记了。

    放在那么隐秘的地方,不可能是不重要的东西!

    晚上做完了所有事情,陆云齐还是没有回来。苏溪索性让丫鬟留了门,只在屋檐下留了灯便又躲回了被子里。

    睡到半夜,还是冰冷不已。她只能蜷缩着。

    过了许久,男人才从书房回到了卧室,刚到床边看着那如虾一般睡姿的苏溪,男人无声一笑,脱了鞋袜外袍躺下。

    大手一捞,一如之前将她的双足放在手心。

    凤眸忍不住幽深了几许,苏溪…。只怕是那次落水留下的毛病。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好受一些。

    “冷,抱我!”苏溪喃喃道,整个人往他贴近。心满意足的抱住暖源,红唇才缓缓勾起舒服的哼了哼。

    “真像一只懒猫一样,等开春了爷带你去晒晒太阳!”陆云齐淡笑,在她红唇上亲了一下才满意的闭目睡去。

    好不容易醒来看见了他,苏溪惊讶了一秒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确定是日上三竿没错。

    单手撑腮,半趴着看着那依旧沉睡的陆云齐。

    结婚以来,还是第一次她比他早起,忍不住小小的得意一下先。

    葱白的手指滑过他清瘦的脸颊,他的额头宽阔饱满,一双眉毛也极为俊俏。

    咦,睫毛还挺长的!苏溪挑眉,小心的拔下了一根,嗯,确实比自己的长。可能他是单眼皮所以被遮住了。

    “都太阳晒屁股了,你还不醒!不用晨练了今日?”苏溪笑嘻嘻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温柔的声音低沉的在他耳边响起。

    陆云齐依旧闭着眼睛,大手放在她的纤腰上,往下一按两人自然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今日,换一种晨练的方法!”那双猝然睁开的美目,闪耀着一丝幽邃的笑意。

    苏溪呆呆的眨了眨眼:“你不用起来吗?”

    “你想$着来?”陆云齐剑眉一扬,在苏溪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果断的拉过被子一同盖住了两人。

    “唔,不可以,没看见天亮了吗?”衣衫被他毫不犹豫的撕毁,片片丢到了床沿。

    苏溪惊呼,却让他更是得意的噙住了那红唇,“你很吵,安静些。我们这是在做坏事!”

    你也知道是在做坏事!

    等屋里再次归于平静时,已经快下午三点了。浑身无力的苏溪是被陆云齐抱着完成了穿衣,洗漱,吃饭等一系列日常事的。

    她现在都不敢看粉黛和林染,刚才收拾房间和送水的时候,两人的笑容古怪。

    很显然是知道了…。

    她从不让丫鬟伺候夜里的事情,主要是不喜欢自己的**被别人窥见。其次是这些丫鬟她还要保住她们的名声,将来要嫁一个好人家的。

    “你这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别人不用看都知道你做了坏事!”陆云齐放下书,无奈一笑。

    “你闭嘴,我是被你逼迫的?”苏溪咬着笔杆,恼恨的瞥了他一眼。

    后者笑了笑,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上面的牙印清晰可见“不知道是谁刚才求了本候用力点。”

    “唔,陆小四…太过分了,我们绝交一个时辰。”

    苏溪面红耳赤的看着他的手,真的是她咬的吗?可不可以选择性失忆?

    陆云齐大笑,佯装生气的冷下了脸,走到桌案便捏起了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目光带着一丝异样的情绪“反了你,竟然敢叫你夫君陆小四。”

    苏溪被迫抬起头,那脖颈上青紫的吻痕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中,陆云齐很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好像差了点什么?总是有些美中不足。

    苏溪杏目含着泪光,忍不住便委屈的抽泣起来:“你欺负我,这才新婚。你就这样,要是我以后年老色衰,你指不定怎么折磨我呢!呜呜我太惨了。”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陆云齐揉了揉眉心,放下了手。他一向讨厌女人的眼泪,可苏溪一哭他就觉得心慌。

    连忙赔笑起来:“苏苏,我和你闹着玩。没有欺负你”

    “你有!”

    “啊?什么时候,我给你赔罪,你别哭了。好不好?嗯”陆云齐见她不愿意看自己,只当是自己刚才太凶,吓到了她

    “你叫陆小四也好,亲切。嗯,我也喜欢。”

    苏溪忍不住得意一笑,继续趴在他肩膀上闷声道“那你还说以后给我一万五千的家用呢!”

    “涨到两万!”陆云齐拍桌,斩钉截铁的道。

    “好,够爷们!现在拿来吧!那么”苏溪笑嘻嘻的抬起头,脸上半点痕迹都没有。

    这哪里是哭了的样子?

    陆云齐反应过来自己被她耍了,到也没有生气,当真从取出了银票一叠的递到她手中。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现在要?要拿去做什么吗?”

    “内宅交给了你,我很放心。不必询问做什么,但凡你做的,我都支持”陆云齐知道她最近在整理账本,苏溪只怕是遇到了难处却不想让自己开口。

    那么便是有自己的想法,既然相信她,就不用过问那么多。

    苏溪感动的吸了吸鼻子,“你也不怕我拿去找小倌”

    青楼虽然没有去过,但是也略有耳闻,那些死了丈夫或者是寂寞的妇人总会寻上了机会去一次。

    他也是那年在北疆督战在知道青楼不仅有妓子还有一种叫小倌,全是生的俊逸的穷苦男人。

    苏溪一个姑娘家家怎么知道这些,陆云齐不满的瞪着她凤眸冷凝,随后不屑一笑的道:“在你确定你能走出这道门之前再说?”

    苏溪顿时垮下了小脸,一阵青紫,苍白,红润…。好不精彩。

    “不和你贫嘴了,快帮我画一下图”她已经画了快一个时辰了,只有大体的轮廓无法描绘出山脉,河流山脉的。

    说到这个,苏溪异常的严肃了下来,“我在水牢时,发现了一个匣子。然后打开后,便发现了一张明黄色的纸”

    明黄色?这可是皇族才敢用的!陆云齐警觉的捂住了她的唇,摇摇头示意她用手写。

    这么谨慎?连自家里也要这样?虽然是疑惑,但是苏溪还是选择无条件的相信陆云齐,痛痛快快的把自己的话和猜想写到了纸上。

    后者看过,忍不住剑眉轻拧,震惊过后便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他的手指不断的轻轻敲着桌面,凤眸通过纸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幽深如井不见波澜却漆黑明亮。

    半晌,在苏溪的等待的目光中,缓缓张口却是嫌弃的话语“字——好好练!”

    苏溪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翻了记白眼:“重点不是这个”

    陆云齐才不理会她的愤怒,大手一捞便把她放到了桌上,自己拿起笔稍稍沉吟了一会便俯身作画。

    他从军十几年,地形图不知道看过了多少,虽然苏溪这只是大体的轮廓。但是很快便在他脑海里完善出一个详细的地形来。

    下手快速而正确,不多时那山川,河流,盆地,城池……树木一点点的呈现在眼前。

    苏溪看得惊讶不已,近乎崇拜的看着他冷峻的容颜:“没想到你竟然还一个画画高手,天啊!好厉害”

    陆云齐勾唇淡笑不语,依旧描摹这手下的图。(你不知道的是,我画你的样子画得更好。)

    “看看对不对,有没有哪里少了?”

    苏溪双手接过仔细看了看,玉指落在那一片小小的空白处:“我记得这里有一个小圆圈,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确定是小圆圈?”陆云齐惊讶,有些不可置信。

    “恩,没错。唉,你怎么能怀疑你媳妇的记忆,我连和你第一次见面你穿什么衣服我都记得。”

    苏溪忍不住有些得意,她虽然说不上是过目不忘但是对于印象深刻的事情,总是记忆犹新。

    要知道那个圈一般是代表陵墓的意思啊!陆云齐脑海里不断的冒出许多猜测,完全没有注意苏溪在说什么。

    半晌,他才闭上了凤眸,在睁开时更是幽邃而光亮,含笑的在苏溪脸上落下一吻:“苏苏,你真是我的福星!”

    苏溪被他这一吻,呆呆傻傻的回神,挑眉疑惑,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陆云齐将那纸张折叠了起来,放到了怀中。紧接着把苏溪刚才那草稿用火折子烧成灰烬,纷纷倒入花盆中,用泥土掩埋。

    转身后,极为严肃而沉着的吩咐:“记住不要和任何人说,这——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

    苏溪后怕的点点头“放心吧!小夏死了,知道的只有我和你现在。”

    “那就好,你早点处理好府中的事情。打点行李,两日后我们便启程了。我现在得出去一下,晚膳就不回来了。你不能因为一个人就不吃了,乖乖吃饭!”

    他怎么变得这么啰嗦了?苏溪无奈的耸了耸肩,含笑的给他穿上外袍:“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男人失笑,温和的目光落在她恬静的脸上,临走忍不住回首再看一眼:“身子不适就休息一会,别太劳累了。”

    他这是看哪?不适……还不是因为你!

    ------题外话------

    心里表示受到一万点暴击,上映章节因为“柔软”二字被修改了,欲哭无泪。

    这一章鱼鱼用了“$”代替“坐”字,大家见谅,懂就好!

    爱你们,同时也感谢一下一只支持我的小仙女们,给我投了6张月票,呜呜,让鱼鱼亲一口mu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