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晚上陆云齐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了,却看见那烛光依旧亮着诧异不已。

    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女人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裙,披着他的夹袄坐在桌边。

    不知道在忙着什么,一脸愁容。连自己进来了都没有发现,他挑眉微微诧异。

    走近一看,嗯,字还是一样丑!

    “在写什么?”

    “啊!”陡然被他的声音惊吓到,苏溪忍不住心里发毛,以前看过的恐怖片。

    夜深人静的时候便会会烛光摇曳,然后突然出现不明生物。

    此刻不明生物突然的捂住了她的唇,害怕的苏溪下意识尖叫出声。

    这尖叫声差点让他耳朵都聋了。

    “你男人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

    苏溪恍然,原来是陆云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是你太认真了,我已经在门口站了许久”

    虽然是自己的错,但是为了显得理直气壮,苏溪冷冷一哼:“谁叫你走路跟鬼似的,没有声音!”

    陆云齐无声一笑,眼观鼻,鼻观心。

    经验告诉他这种时候要保持沉默是金的态度,男人嘛!除了在床上,让一下媳妇是很正常的!这便是苏溪常挂在嘴边的——绅士风度吧。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苏溪闻言,烦恼的内心也平静了下来,小脸一垮:“我缺人!”

    陆云齐暗喜,大手捧着她的脸,凤目灼热了几分,低沉的声音暧昧的响起:“是不是想我了?”

    苏溪杏目微张,及其认真的摇摇头:“我在想是丫鬟好,还是嬷嬷好?”丫鬟体力旺盛,注意力集中。但是嬷嬷毕竟有经验一点,照顾孩子也有一套。

    陆云齐:“……”

    “既然你不想睡,那么就来干一点别的!”他说完,抢过苏溪手里的毛笔,放在一旁。

    不容反驳的抱起女子大步走进了里屋,不一会,烛光熄灭苏溪往日里最爱的海棠花丝萝床帐落下。

    隐隐约约传来女子的喃喃低语,和破碎不成曲的华美乐章,寒夜火热。

    苏溪简单的把最近查账的事情和他说了一下,关于锦娘,也把自己的处置方法告诉了他。

    陆云齐阴沉着脸色,等苏溪话落,那剑眉深深的拧在了一起。

    “前方的战士节衣缩食,而本候的后院却有人中饱私囊,简直罪该万死!”他猛的一掌拍在桌面上,惊人的力度惊奇杯中的水花四溅。

    一时间,他深蓝色的长袍湿了一片,颜色深深浅浅。

    “银子我已经追回来七成了,剩下的也没有办法!情节严重的我送官了,一般的就差了牙婆卖了。至于锦娘,我把她送到了庄子上去。”苏溪用手绢给他擦拭着水渍。

    陆云齐因为愤怒而起起伏伏的胸膛,喘着粗气,一股子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

    “那种欺上瞒下的刁奴,就是凌时处死也不为过!”

    他冷声道,似乎对于自己的决定不是很满意?

    苏溪挑眉一笑:“你这人真是的,我这不是看在她照顾茵姐那么多年的份上吗?说到底还是你的错,但凡你抽出一点时间关心一下茵姐。也不会让她这么依赖一个外人!”

    陆云齐闻言,张了张口,终是沉默。

    周身的冷气终于渐渐淡了下来,看着苏溪明亮的眸子,“我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哪会管教孩子?好在现在有你。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得很好!”

    苏溪不由撇唇“那要是我以后给你生的也是个闺女呢?”

    她这嗔怨的小模样真是可爱的紧!陆云齐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大手抚上笃信道:“这里儿若是有了爷的孩子,别说是个闺女,就是个耗子我也欢喜!”

    话落,女人忍不住掐了他一把,直翻白眼“去你的,感情你是耗子不成!”

    “哈哈哈,比喻,比喻罢了。”陆云齐心情大好,又想到余蓝回信说找到了祖传的药正在赶来的路上他就忍不住想笑。

    他和苏溪的孩子那自然得是人中龙凤!

    整顿好阳城的事物,终于赶在了十一月底出发了。一路上山遥水远,又是天寒地冷的。

    真是百般不便,好在苏溪出发前准备得充足,倒也没有受什么苦。

    到达巴蜀时已经是十二月中旬,这边的气温明显比北方暖和了不少。就是大冬天,也看见人只穿了件袍子裹着披风的。

    “下官江陵太守丁锰,拜见侯爷。”车帘外,传来男人圆滑的笑声。

    苏溪轻轻撩起帘子一角看去,说话的男人三十上下,长得眉清目秀颇为文雅。他的身后,跪着大大小小数十人。

    想来便是江陵的官吏前来拜见,她这一路上经过驿站这样的场面也早已经司空见惯。

    但是还是觉得陆云齐那冷凝的脸,沉着的姿态很是迷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注视,陆云齐回首的瞬间,红唇轻勾转瞬即逝

    “起来吧!不必多礼”

    “谢侯爷!侯爷这一路舟车劳顿,想来定是辛苦。下官特意在府邸略备了薄酒,为侯爷接风洗尘。”

    闻言,陆云齐只是淡淡的应声,在苏溪以为他会拒绝时陆云齐却是出乎意料的答应了对方的邀约。

    因为刚到蜀地,陆云齐也懒于应对着一群人,下意识阴沉了脸色结束了话题。

    “走,去看看我们的家!”他说着,递出一只手给女子。

    只见那皓腕纤细白嫩,鲜红的豆蔻便显得妖艳不已,女子带着面纱,可周身的气质却是唯美出奇。

    还是第一次看见人把棉袄穿出纤腰如柳的感觉,柔美不已看呆了众人。

    这,这便是齐国候新娶的夫人吗?虽然为见其面,单论那气质便已经令人望尘莫及。

    ……

    小院比之阳城和临安真是小了不少,三进的院子,简介而古朴。

    苏溪看着里面已经亮丽一新的陈设,微微诧异:“我原以为得收拾一番才能住下呢!”

    陆云齐抿唇轻语:“爷早半月便令人日日洒扫了,你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直接买就是了。”

    苏溪高兴的放开了他的手,提起那一袭青色长裙便奔向了里面。

    “你不用管我!我要先参观一下。”欢快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看着那一袭消失的青色陆云齐只觉得路途上的劳累顿时便无影无踪。

    这院子虽然小,却是五脏六腑俱全。看着后院空出来的一片地,她已经开始规划四季要种的蔬菜了。

    另一边,林染已经开始吩咐着下人把行李给卸下来。

    “这一间阳光好,适合做书房。便留给你吧!然后临窗放一具矮踏,帘子也换一下。

    至于东边这间两间便留给茵姐,丫鬟住隔壁也方便照顾。我现在纠结的是,卧室选中间这个好还是后院那个。”

    苏溪蹙着眉头,板着手指头认真的算了算人数和房间,比较优劣。

    “就后院吧!离书房近一些,也清静。”陆云齐淡笑道,帮她拢了拢身上的锦袍温柔不已。

    苏溪看着他温和的眉眼,用力踮起脚尖在男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落下一吻:“啊齐,这是我们的家!”

    陆云齐低声浅笑,修长的手指紧紧抓住她的柔夷:“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家。”

    在这里,没有京城的弯弯绕绕,也没有阳城的空阔陌生。

    他只用守着这一方小院,和柔美的女人,养些鸡鸭鹅,种种花……

    晚上的宴会苏溪因为太累便不打算去了,看着面前那男人一身青色绣竹的长袍,金冠束发露出一张俊逸非凡的脸,深邃的眼眸不怒自威带着成一股子上位者的优雅。

    苏溪突然后悔把他捯饬得那么帅气了,这万一要是被哪个不长眼的小狐狸精看上了怎么办?

    “突然觉得你还是换回来吧!黑色好看!”苏溪双手放在他的衣领上,嘻嘻一笑。

    陆云齐还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抿唇轻扬,在她脸上落下一吻“这么不相信你夫君?”

    “也不是不相信,这不是担心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闻言,某侯爷笑容渐渐凝固:“……”

    果然和苏溪担心的差不多,陆云齐刚刚出场便引来了不少闺中少女的注目。

    远远的看着那传说中阴狠嗜血的侯爷,众人不由大吃一惊。果然是传言误人,眼前的男子虽然高冷威严,但是却气质出众。

    高大俊美的身躯在青色华服的衬托下,更多了几分清贵潇洒。

    听闻他年近而立之年府中除了新婚妻子,并无姬妾。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大多数男人都是三妻四妾,更何况他还身居高位。

    似乎是感受到了那些爱慕的眼光,陆云齐不可多得的蹙紧了眉头。

    紫红色昭君套,烟青色石刻八福裙,粉光燕脂恍若神妃仙子。少女款款而来,看上去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

    明明与苏溪一般大小,陆云齐却觉得不过尔尔,此女双目轻浮,唇角保持着一抹优雅的标准弧度,看似端庄实则虚伪。

    哪里比的上他的苏溪空灵而真实。

    “下官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爱女,丁倩倩。倩倩啊!还不快见过齐国候!”

    丁锰说着,含笑的将女儿唤到跟前。

    “臣女丁倩倩,见过侯爷。早听过大人的英名,如雷贯耳…。”

    女子的声音清脆婉转,如浅珠落玉盘般动听,只是她还没有说完那面上的男子却是阻断了她未说的话。

    “是吗?丁小姐客气了,如果没事的话。本候与丁太守还有正事,请便吧!”

    男人面色阴沉的道,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佳人苍白的脸色和不可置信的眼神。

    丁太守也没有想到陆侯爷竟然真如传言那般不近女色。

    下意识想摆手让女儿下去,可惜,一向骄傲,自尊心强大的的丁倩倩还是像孤注一掷。

    她抢在父亲出声之前主动上前接过了酒壶,柔美一笑“父亲与侯爷只管喝茶看戏就好,倩倩为你们斟酒!”

    丁太守尴尬了一会,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不见,左右要是闺女能攀上齐国候这条大船,离他升迁的日子只近不远。

    女人若有似无的擦过他的手臂,拿起酒壶优雅的到者。香醇的气味在鼻息蔓延,耳边是大堂上的丝竹之声。

    下方的文武官臣们纷纷起身行礼要敬陆云齐一杯酒,陆云齐淡笑起身却是避开了女子的手,径自拿起一旁的杯子放在手心,双手一拢道:

    “本候初来驾到,本该敬各位一杯才是。不巧,本候在路上不小心得了风寒。临出门前妻子不让饮酒,大丈夫一言九鼎不能食言。

    现在便以茶代酒,敬大家一杯。等风寒好了,再聚如何?那时,必当不醉不归!”

    下面的人没有想到侯爷竟然出门在外还记得媳妇的吩咐,顿时感觉传说中冷面阴戾的侯爷变得亲切了几分。

    谁家还没有那么一点趣事?不过能记在脑海的男人,真没几个!

    “自然自然,侯爷身体为重!”丁锰讪讪一笑,举起酒杯带着众人敬酒。

    陆云齐这一回很豪爽的喝了,连饮三杯,当成罚酒。

    “好!不愧是侯爷,果然是我们的榜样!”掌声四起,大堂里洪亮的掌声持续了许久才渐渐停下。

    丁倩倩看着那抹清瘦却不显得单薄的人影,他的一举一动不似文人的酸腐,也不似武将的粗俗。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隽逸,只是,自己到底哪里不好?

    是妆容不够精致?还是动作不够熟练?笑容不够甜美?这陆侯爷从第一眼淡淡看过自己后目光便从未落在她身上。

    就连“无意”的碰触也毫无回应,故意提及自己的妻子,是给她听的吧!

    真要如此恩爱,为什么不带出来一起参加宴会呢?只怕恩爱都是装的,或者苏氏压根见不得人!

    她自问在这巴蜀也算是才貌双全,虽然比不上侯爷的前妻三大美人之一的崔氏,但是比起那不敢见人的苏氏真是好的太多了。

    小院中:

    苏溪带着下人简单的把行李归类放到了库房中,一路上舟车劳顿实在是累了。

    简单的洗漱一番后便困意来袭。

    她刚才躺下没多久,外面传来了茵姐的哭声,撕心裂肺的哭声。

    苏溪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立刻披了件夹袍起身,外面已经天色乌黑了。

    又是冬天,阴沉沉的,下着雪,冷得出奇。

    奶娘杨氏抱着茵姐在走廊下边走边哄,可惜,茵姐一点也不买账。

    虽然没有挣扎着要找锦娘,但是还是一直哭。

    “怎么了?”苏溪蹙着秀眉,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小脸哭的通红,眼睛也红肿一片。

    就算是路上哭着要锦娘,可不过半会她还是会自己乖乖停下,一个个坐着,直到累了自己睡过去。

    杨氏也是一脸愁容,焦急的看着苏溪“奴婢也不知道,就下午十分便开始哭了。水米不进,怎么哄都不听。”

    苏溪无奈,只好让她把茵姐先抱回房间去,毕竟是小孩子,抵抗力弱,外面那么冷风寒了可就麻烦了。

    ------题外话------

    我对不起你们,我为了看林彦俊小哥哥跑去刷《快乐大本营》了现在才上传。

    你们不要嫌弃鱼鱼,我还是有救的~/捂脸/捂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