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洗去桃花留海棠
    进了屋,苏溪侧坐在床沿,茵姐还是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哭着。

    杨氏倒了一杯茶递了过来,苏溪侧身接过了,脱了珍珠绣花鞋一步一步的走向茵姐。

    “乖,不哭了。你嗓子都嘶哑了,我们喝点水好吗?”

    茵姐看着她,目光还是一如初见时的陌生,明显带着躲避。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你这样哭有什么用呢?你有什么难受的,说出来!我帮你解决,相信我。我对你没有恶意!”苏

    溪轻轻拉着她的手,她的手指冰冷异常。

    “锦…。锦娘,我…。我要锦娘!”茵姐终于在哭够了以后,断断续续的小声道。

    苏溪眉头轻蹙:“她回家了,改天便会回来。你答应我好好吃饭,睡觉,不要再闹了,我就让她来见你。”

    茵姐抽泣着抬头,明亮的眼睛看着苏溪,终于在她期盼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苏溪面上一缓,顺势将手里的温水递到她唇边:“那喝一点吧!”

    虽然是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但是对于陌生人的不信任还是让茵姐选择逃避自己。

    苏溪虽然失望,但是也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现在肯说话了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慢慢来吧!

    “既然如此,那你自己喝,小心点。”苏溪把水放在床上,温柔的道。

    随即让杨氏把药丸拿来,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控制着茵姐用药的量。

    而这对于已经习惯了吃药的茵姐很是不习惯,同时也讨厌苏溪,更怀念锦娘了。

    可今日苏溪竟然肯多给她一颗!

    就像孩子得到糖果一般,茵姐吃下后虽然还是不说话,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她已经平静了下来。

    苏溪不由一笑,从床上爬了下来“你去看看有没有被褥,再去拿一下。顺便弄一个汤婆子来!”

    她刚才抓住茵姐的手时,冰冷一片,只怕是冷了。又因为锦娘不在身边,所以一时难受。

    杨氏闻言下去了,粉黛看着苏溪疲惫的脸色也是心疼不已,解下了自己的棉袄给苏溪披上:“按照奴婢说,夫人不如自己生一个,免得像…。”

    粉黛话还没有说话,苏溪便果断的打断了她的话,轻声呵斥:“你瞎说什么呢”苏溪下意识转头看去,茵姐抱膝而坐,一双眸子正好也看着自己。

    那一刻,苏溪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紧张…忍不住有些尴尬的讪笑。

    粉黛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失言了,吓得脸色苍白的立刻跪下,微微颤抖着身子磕头:“奴婢瞎说,真是该掌嘴!求夫人原谅”

    “起来吧!不要再有下次了。好好照顾小姐,这才是你的本分”

    夫人对待下人一向亲和,今日突然喝斥了自己,着实吓了粉黛一跳。好在夫人原谅了她,真是的,怎么就这么没脑子的在大小姐面前说这种话呢?

    苏溪一直等着茵姐睡着才恍然回神,她真是累极了,陆云齐竟然也还没有回来!

    “你也去睡吧!我先回去了!”苏溪揉了揉眼睛,拖着有着冰冷而麻木的双腿轻轻的走了出去,合上木门。

    粉黛和杨氏纷纷点头,目送苏溪提着灯笼消失在夜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刚到《集贤院》林染便看见苏溪回来了,素手立刻挑起了帘子,远远的便喊道:“小姐,侯爷回来了!”

    苏溪目光一亮,便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冷不防的没有看清在上阶梯的时候,突然被绊到了。

    “啊!”

    “小心”

    随着惊呼声,只见苏溪整个人便向前载去,林染惊骇,眼疾手快的立刻上前抓住了她的一席衣袖,这才避免了苏溪和大地亲密接触。

    苏溪咬着唇,死死的抓住了林染的胳膊,看着滚到自己脚边的灯笼,由于倾斜蜡烛掉落。

    很快,灯笼便借着蜡油燃烧了起来,那火星在暗夜里窜起,顿时也照亮了来人。

    陆云齐已经换了一身宽松的常服,棉鞋往上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接着是那张满是愠怒和无奈的脸。

    “你下去吧!”他冷冷的看着林染道,下一刻,却是弯腰将苏溪整个人抱了起来。

    忍不出闷声轻斥:“急什么!差点摔倒了,你个不看路的笨蛋!”

    “这不是你回来了吗!”女人的声音娇软,甜的令人愉悦。

    林染还没有听见侯爷怎么回答时,雕花的木门被一下子被用力的关上,阻断了一切声音。

    额,罢了,洗洗睡吧!嘻嘻

    这边,陆云齐将苏溪抱到了床上,脱去鞋后一同躺下。

    他将小女人冰冷的身子紧紧的抱在怀中,凤眸盯着她的柔声问道:“林染说你刚才去看茵姐了!她怎么了?”

    苏溪点点头,突然有些沮丧的叹了一息:“锦娘!”

    闻言,那双凤眸顿时没有了笑意,一片冰寒:“真该杀了那贱人!”

    “你别乱来,我答应了茵姐留她一命的,索性也看不见,先这样吧!”苏溪抱着他的腰,下意识的靠近几分。

    将冰冷的脚放到他的身上,果然男人一颤,却是很大方的随着她去了。

    “怎么你身上有一股奇怪的香味?”半晌,女人探出了脑袋,一双杏目疑惑不已。

    陆云齐大冷哼了哼:“还不是你乌鸦嘴,果然有朵烂桃花想挨过来。”

    苏溪大惊,立刻来了兴趣:“谁?”

    看着那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媳妇,陆云齐瞬间觉得有点扎心。

    无奈的一笑,在她光洁的脑袋上落下一个暴栗子:“丁太守的女儿,丁倩倩”

    好你个陆云齐,这才一面,你就记得人家的名字了!

    苏溪心里“咯噔”一下,原本看热闹心思也冷了几分,唇角轻扬:“喔,是吗?叫倩倩啊!想来肯定也很漂亮了!”

    苏溪每次生气时那小耳朵都会抖,面上却会变得越发温柔,陆云齐下意识沉吟了。

    “不好看,虽然比你高,比你会拾掇,但是没有你好!”

    女人咬着唇,有些错愕的看着他,喃喃道:“比我高吗?我好像确实是比较懒,不喜欢打扮……额,”

    陆云齐突然便觉得心情大好,眉眼含笑的看着苏溪的小表情“高也没用,你这样就很好!”

    “她身上全是脂粉味,还故意靠近爷,要不是看着她和你有两分相似。爷一眼都看不下去!声音怪怪的,眼神也怪怪的,嗯,不舒服。”

    陆云齐说着,低下了几寸,含住苏溪娇美的红唇便温柔蜜意的吻了起来。

    苏溪被他抱着,耳边是他温热暧昧的话语,她唇上的薄唇并没有她想象的酒味,反而是绿茶的香味。

    刚洗过澡,虽然有那么一丝别人的气味,但是更多的是他身上干净的阳光的气息。

    苏溪脸上发烫,整个人都如海棠一样妩媚起来,媚眼如丝看得陆云齐忍不住把吻落到她的脸上,特别是那一双杏目。

    动情时,如春水软绵,如秋水明媚,生气时也那么严厉,却是极为光亮。

    他最爱的,是两人午夜缠绵时,那双杏目里便全是他的影子,只有他,也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苏溪越发的艳丽起来,不过一吻便如此勾人心魄的颜色,陆云齐淡笑。手指捧起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她唇上的吻痕“原来,爷吻过你,是这样的!”

    苏溪推了他一把,稍稍分开两人的身体:“你说她和我有两分相似?”

    “你更美”

    女人嘛,哪里有不喜欢被别人夸的,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丈夫。

    苏溪傲娇的点点头“那必须的,嗯哼,你暂时别我和说话。你身上有臭味,我嫌弃你。”

    陆云齐“…。”

    苏溪这姑娘哪怕是嫁人了也还是那么奇葩…。

    他正感慨时,一双柔弱无骨的手突然圈上了他的脖子,下一刻,那娇躯竟然一丝不挂的覆到了他身上,就那么紧密的贴合着。

    暗香席卷,男人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反应,大手紧紧揽住她的纤腰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你在玩火!”

    苏溪含住他的薄唇,轻咬嬉笑,柔夷便抓住了他温厚的大手放在了那一片雪白上:“我要把你身上属于别人的气息洗干净,只能是我的”

    她霸道的抬起眸子,坚定的一字一句道。

    这样的苏溪,真是让他惊喜不已,她到底还有多少面等着自己去发掘?

    陆云齐也想的厉害,路途中条件艰苦,他们也只是抱在一起互相取暖罢了。

    今晚看着宴会上的男人们搂着舞娘上下其手,那么一刻钟他想起了无数个夜晚,那一片滑腻如绸的手感。

    “你不累吗?”陆云齐凤眸轻眯,一抹深邃的光芒无比闪烨。

    苏溪思考了一回,停下了吻他的动作认真的回答道:“原本是困的,但是听说了你的烂桃花后,我就忽如一夜春风来了,清醒得很。”

    陆云齐哈哈大笑,胸膛起伏,带着强而有力的心跳和女人随之起伏的娇躯。

    “你的烂桃花我也记得!”陆云齐可没有忘记千里之外那个和自己一样执着的男人。

    大手紧紧抱住她的杨柳细腰,往下一按。

    顿时,刚才那气焰嚣张的某女瞬间便怂了,只能任由他捏别搓圆。

    含着男人闷笑的声音,是苏溪磨牙嚯嚯的娇声低泣。这一夜,陆云齐难得的温情,竟然在她耳边说了句香艳缠绵的情话。

    苏溪原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很厚了,但是真听见时还是吓到了,面色羞红不已的闭上了眼睛。

    许是受到了自己昨夜的刺激,苏溪今日竟然穿了一身正红色的长裙,朝云近香髻,花冠串珠从发间垂下,长长的裙摆如花瓣一般绽放在木质地板上。

    正是青春年纪,生的艳丽肤若凝脂,美如秋水。加上被自己爱过后那一身的娇软慵懒,陆云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冷静了下来。

    “回来了?要不要先沐浴?”苏溪正抬起头替他接下大氅。抬头时,细长玉白的颈子上点点红痕暴露,往下,是他平日里最爱的那处。

    大手抱住她的纤腰,往上一提沙哑的声音便在她头顶响起:“你…。昨晚真棒!”

    苏溪顿时整个人都燥热起来,脸上烫的惊人,连脖子和耳垂都粉粉嫩嫩的一片,看的他忍不住用手摸了摸。

    “大清早的,你发疯吧!”苏溪双目圆瞪,含笑带怒的瞥了他一眼。

    他刚刚晨练回来,一身的大汗淋漓就这样往自己身上蹭……她这可是忍腰酸背痛捯饬了很久的。

    陆云齐哈哈大笑,捧着她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面对你,不疯都难。”

    苏溪红唇微抽,便伸手掐了他一把:“还有丫鬟在呢!”

    门口处,林染和新来的小雪果然面红耳赤的低头闷笑,这一来,苏溪更是害羞了。

    “让她们看吧,迟早也是要嫁人的!余蓝那臭小子就不错。”

    话落,林染顿时感觉背后凉了凉,面上却是烫的惊人。

    传说中的丁倩倩苏溪还是没有见到,因为她实在是太忙了,无力去关心陆云齐的烂桃花发展如何了。

    刚到巴蜀,她着手开始布置着这个属于她和陆云齐的小家,另一边还得照顾时不时就闹脾气的茵姐。

    陆云齐接手事物后也来时忙碌了起来,经常好几天看不见他的人影,要不是早上起来看到枕边的窝陷她一定会怀疑那厮根本

    没有回来过。

    这一日,苏溪正在指挥着下人门把灯笼挂在屋檐下,身后的林染带着小雪匆匆赶来。

    “小姐,蜀王妃派人送来了请柬,说是去赏梅。”

    “请柬先收下,回个话就说我会考虑一下,有时间便去。”苏溪接过,却是有些忐忑,从未谋面那蜀王妃怎么就邀请自己赏梅了?

    根据陆云齐的只言片语,那女人貌似是个心狠手辣不好对付的主,现在邀请自己是纯粹好奇还是有目的的?

    一时间,苏溪脑袋里闪过无数的想法,罢了,等陆云齐回来再问问他了。

    一如前面几夜,更深人静的时候男人才缓缓进了房门,他动作轻然的脱了衣服鞋子躺下。

    刚准备睡觉,一只小手带着暖意放在了他的脸上,陆云齐侧身便对上她亮晶晶的眼睛,一阵错愕:“怎么还没睡?”

    “等你”

    陆云齐良久才无声一笑,大手一拽,将她抱在怀中“以后不要等了,早点休息。你白日里整理家务,管教下人也累得够呛。”

    苏溪不由红了眼眶,她现在这个身份在现代算是个全职太太吧!不少人全职后面临着金钱的困扰,丈夫的嫌弃,时间久了,没有人知道你的无奈和辛苦。

    家人也只会当你是闲在家中无所事事憋的。

    可陆云齐真的懂她,心疼她,在乎她…。她只觉得一定是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遇到了这个男人。

    苏溪闷声轻应,随后提起了蜀王妃:“今日蜀王妃给我下帖,说是赏梅。你说,我该去吗?”

    ------题外话------

    你们猜,陆侯爷说的情话是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