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熟客自来的白子临
    他不满的情绪延续到晚膳时,表现在一碗又一碗的白酒直灌好友。转眼,地上已经空了好几个坛子。

    白子临原本是想好好吃火锅的,酒嘛,喝点暖胃,助兴就好。

    但是今晚陆云齐似乎格外的热情,刚敬了三杯,又开始和他喝了起来。到最后,心心念念的羊肉火锅没有吃多少,到是被酒灌饱了。

    “再来,庆祝你入士之喜”

    白子临无奈,醉熏熏的接过,一口喝尽:“好了,不喝了。已经很多了!”

    “别装,你可是千杯不醉的体质。来,是男人就不醉不归!”

    白子临:“…。你就是故意的!”这小心眼…不就是小嫂子给他准备了晚膳而已。

    被好友戳穿的某侯爷面上极不自然,凤眸微扬“酒逢知己千杯少,爷这是高兴看见你。”

    苏溪见他们两个人喝得和水一样,好奇的拿起酒壶自己也倒了一杯“难道,我买的是假酒不成?”

    “不可!”

    陆云齐刚看见苏溪拿起酒杯,脸色一变立刻出声大喝。

    可惜,苏溪已经豪爽的全倒入了口中,眨了眨眼,极为认真的看着酒杯喃喃道:“果然是假酒,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不不,此酒入口香醇,和一般酒无二。但是,后颈十足,就算是男人也不敢这样一口干的。

    何况是不怎么喝酒的苏溪,果然不出预料,苏溪那张小脸一下子粉嫩了起来。

    双颊如天边的朝阳一般瑰丽不已,圆润晶亮的眸子闪烁着水光妩媚,柔软可人。

    该死的!这么妩媚做什么!

    陆云齐一手捂住白子临的醉眼,一边看着苏溪吧唧着红唇傻笑“啊齐,我感觉…。好像,有点晕!”

    说话间,跌跌撞撞的起身靠近了陆云齐,一双小手摸上了他的脸,在后者咬牙切齿的目光中落下一吻:“啊齐,你嘴好软!”

    烛光下,那贝齿轻咬着红唇,艳丽无比,她柔软的雪峰掠过手臂。那一瞬间,陆云齐感觉自己体内似乎在爆发着一种难言的渴望。

    这是他的女人,为什么要忍得这么辛苦。

    也有着几分醉意的陆云齐当即起身,抓起白子临的衣领在苏溪错愕的目光中将他如丢麻袋一般丢出了门外。

    毫不犹豫的关上了木门,帅气转身。

    “哇喔!”苏溪诧异了一秒,随即甜美一笑:“你这是做什么?”

    陆云齐抓住她的手,落下一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走向另一边的卧室。

    灼热的的目光燃烧着她再熟悉不过的**,那种翻滚,炙热,铺天盖地一般的气势。

    苏溪不安的抓住他的衣服,下一刻,整个人被丢到了床上。

    “还记得白天的话吗!爷现在想让你哭…。”男人淡笑,大手毫不犹豫的脱了衣服欺身而上。

    苏溪惊呼,来不及反抗便被他一把拖到身下,强壮的手臂从后面抱住她的纤腰。

    紧接着,是他的温热胸膛,隔着布料也感受到他的温度,烫得惊人。

    似乎是酒的作用,陆云齐格外的急切,苏溪还来不及做好准备红唇便被他噙住。

    同时,感觉身下一冷,娇软的圆润被他托高了几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从身后传来,快速的蔓延到四肢百骸,女子娇红的面容变得更加妩媚。

    印在他的眼帘中,更是刺激着那原本就在奔溃边缘的神经,更何况,苏溪娇滴滴的声音带着哭腔,每一次都让他爱得疯狂。

    晕黄的烛光照亮卧房的一角,隔着床帘,一室的旖旎芳香夹着酥软的哭声直到天亮才罢休。

    梳妆台上,半人高的雕花铜镜里倒影出唯美的身影。女子微启红唇艰难的呼吸着,手紧紧的抱住他大汗淋漓的腰身,直到眼前一黑再也没有意识的昏睡过去。

    一夜沉醉,苏溪再次醒来时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想来也是去书房或者练武去了。

    她这才想起昨夜两人都喝了点酒,不知道怎么的就睡到卧室来了。

    苏溪把头探出去看了看,屋子里明亮亮的,燃烧殆尽的蜡烛依旧冒着屡屡轻烟。不远处的化妆台上,凌乱一片,她素日里最爱的东西全乱七八糟的滚落了一地。

    还有点点可疑的斑驳的白色痕迹…。

    脑海里想起昨夜的疯狂,铜镜里贴紧的身影…。苏溪紧紧咬着唇,忍不住颤抖一下。

    骨碌的爬起来,裹了件棉袄扶着酸痛的腰肢认命的起来打扫。

    这要是让待会让丫鬟看见了,她可真的要跳楼了。混蛋陆云齐,昨晚坏事就走了,也不收拾一下。

    白子临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依稀记得昨夜自己喝醉了,却不知道自己被陆云齐丢麻袋一样甩出了房间。

    看着自己身上的棉被,还略略感动了一把。

    他慢悠悠的起床梳洗,依旧是那翩翩佳公子的儒雅模样,刚打来们便看见一身玄衣的凌然拿着衣服和水走了过来。

    “是凌然啊!早啊”

    凌然面上无动声色,只是放下托盘:“公子洗漱后,便到大堂吧!侯爷已经在那了。”

    “好,有劳了!”

    白子临打量着眼前的小院,虽然小却是精致。想来是苏溪布置的,换了啊齐怎么可能把花园用来种了蔬菜呢!

    红木的圆桌旁,两夫妻已经坐好了,见到他来苏溪原本是想起身招呼的。

    男人霸道的把她按在了原坐,冷冷的看了一眼白子临:“他是常客了,不必招呼!”

    再说了,自己昨夜一时放浪害得苏溪身上不适,能起来准备早餐已经很体贴了。

    这是自己的小媳妇,虽然自己平时里也爱欺负她,可是累到了苏溪心疼的还是自己。

    刚准备跨进一只脚的白子临有一刻的迟疑,下一刻整个人都进来了。

    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得体的道:“啊齐说的对,我也算是熟人了。小嫂子不用客气。”

    说着,撩袍做到了桌子旁。训练有素的丫鬟们自觉的抬过了水盆,又取了干净的碗筷放到他面前。

    苏溪闻言一笑,点点头:“那我就不啰嗦了”

    话落,白子临的目光便落到了她脸上,打量了一秒又看看陆云齐。

    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笑容,咳了咳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想来是烈酒灼烧了嗓子,小嫂子不如试试用罗汉果,甘草,金银花煎水,一天三次。想来明日便好了”

    苏溪脸上倏然一红,连忙低下了头,这样一来那脖颈见的青紫吻痕顿时在雪白的领子下若隐若现。

    陆云齐桌子下的长腿猛的踢了白子临一脚,淡声道:“谢谢你的方子!吃饭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