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婚后的第一个新年
    让苏溪好奇不已的霍将军,终于在除夕的前一天见到了。竟然是一个女子。她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在寒风中驰骋而来。

    一袭红色的铠甲将她修长,高挑的身材包裹得严严实实却不失女儿家的妩媚。

    长相冷艳,特别是那飞扬入鬓的细眉,丹凤眼凌利无比。一头长发高高扎起,仅用一根发带绑着。

    和林染一样是红衣霸气的御姐型,不同的是,她身上是杀伐英气。而林染,是潇洒江湖的侠义气质。

    总而言之,苏溪第一眼看见这个帅气的女人就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她帅气的翻身,下马,拉紧绳子,单膝下跪:“属下,见过将军。夫人!”

    “起来说话!”

    女将军一直感受得到那目光的注视,抬头一看,只见那娇柔可爱的小夫人正朝着自己一脸痴迷的傻笑!

    她心下莞尔,也回之一个。

    这是在做什么?陆云齐不满的冷下了脸,看着女将军咳了咳“直接说正事!”

    被突如其来的冷气冰的清醒,霍连筝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哪里惹到将军了?

    “是临安来信,属下回来时正好遇上青龙帮给将军送来年礼,在天门被盗匪所截。不过将军放心,属下已经灭了那群盗匪,年礼马上就到!”

    “竟然还有人敢动我长安候府的东西!真是胆子不小”陆云齐淡声道

    “那群盗匪可有活口?”

    “有”霍连筝知道将军一贯喜欢连根拔起,是以在捉拿盗匪时特意留下了一个。

    正事说完了,陆云齐也不想在外面多呆,拉了苏溪的手便准备离开。

    看不见自己的偶像了,苏溪有些遗憾,随即转头:“将军过年可是一个人?”

    霍连筝看着那温暖的笑容,半晌回神:“是”

    “来我家吧!哈哈,反正我很喜欢你!”

    苏溪高兴的道,完全没有注意身边的男人听到那两个字时,脸色一变目光幽深了几许,不满的看向下属“还不快走?”

    霍连筝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告白,还是个女人!俏脸微红,正出神时听到一道冷的掉渣的声音。

    将军生气了!还是赶紧跑吧!

    立刻准备翻身上马,可惜,苏溪迫切的想知道答案,看见她要走以为是对方不想留下。

    有些失落“罢了,她不愿意就不勉强了!”

    陆云齐哪里舍得看见她这小可怜的模样,只好下令让霍连筝明晚到府中用膳。

    后者受宠若惊,正想推辞,便看见小夫人一脸热的目光只好点点头。

    霍连筝走了,在门口偷看了半天的白子临才慢悠悠的出来,看着那远去的背影他有那么一刻,面上失落。

    陆云齐冷冷一哼,拍了他一下:“路是自己走的,错过的,得到的,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白子临未抬头,只是淡淡回应,随即转身进屋了。

    苏溪表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拉着陆云齐的手想听八卦,后者却是不理睬她。

    以至于他看书时,苏溪那小女子也不安分的从后面抱住他,吐气如兰的用唇撩拨他的意志。

    如此红袖添香的事情,他哪里还坐的住一把将她拽到怀中,一个急躁而惩罚性的吻便夺取了她所有的呼吸。

    直到满意了,才抱着软如春水的娇躯回味着她的香甜,苏溪用手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哼了哼:“你那么狠做什么!人家都要被你揉碎了”

    闻言,那放在她隆起之处的大手应声一紧,顿时苏溪没有了气焰,乖乖的躺着。

    “你方才说什么?你喜欢她?”陆云齐低头,拇指摩挲着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唇

    “她能这样吻你吗?能比的上本候一根手指?”

    苏溪红了脸,看着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方才他便是用这个让自己不争气的臣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你瞎说什么,我说喜欢她。是欣赏,我觉得女人不仅仅是温柔和贤惠。也可以有不输于男儿的英气。霍将军红颜军装值得佩服和敬畏。我就是羡慕啦!”

    原来是这样!就像自己欣赏有才华之人吧!陆云齐虽然气消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吃醋,苏溪是他的,只能喜欢他一个人。

    “你不用羡慕她,人各有特色。反正你只要知道,在我这里,你便是这世间最好的!就足够了,爷就喜欢你这娇软,爱哭,耍小聪明又爱撒娇的调调。”他闷笑道,随即感慨:“怪不得他们都说我最近变得很奇怪!”

    苏溪听着他的前半句话,真是感动无比,可后面是啥意思?

    晚上,夜深人静,白天意犹未尽的某爷很是生猛,一番河蟹的床上睡前运动后。陆云齐抱着她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时,苏溪

    却是张着明亮的眼睛单手撑着头在他脸上用青丝做乱。

    “说嘛!你不说我睡不着!”

    娇滴滴的声音似乎掐得出水一般,陆云齐刚刚才泄了一回,被她这一挑逗便又开始起了变化。

    而兴奋的苏溪却全然不知危险已经靠近,看见他起来了,还以为是陆云齐准备说故事了,已经做好吃瓜看戏的准备。

    谁知道他大手一抱,便将她放到了自己精壮的腰身上,下一刻棉被包裹住她的诱人的娇躯:“好好表现!就满足你的好奇心”

    看戏的代价就是苏溪第二天光荣的爬不起来了,双腿微微打颤只能扶着床栏起身沐浴。

    而已经梳洗完毕的陆云齐春风得意的带着笑容,不难看出,他心情不错。

    白子临一年四季都是白衣,就是过年也不列外。

    此刻他面前放了桌子,文房墨宝,正扶着袖子准备写桃符。看见陆云齐时,立刻挑眉嘲笑:“还以为你要日上三竿才起,到是很早啊!看来…。我高估你了。”

    陆云齐冷冷的看着他,要不是白子临身子不好,他一定会抓了他打一顿。

    男人最怕的便是别人说自己不行。

    “事事如意大吉利,家家顺心永安康。这要是真如此,我等可以安享太平了”陆云齐见他的墨宝,忍不住自己也手痒难耐。

    接过狼豪,便也落下一联:“迎新春江山锦绣,辞旧岁事泰辉煌”

    “好,锦绣江山当千秋万代,作为大周子民也该付出一点绵薄之力”白子临看着陆云齐的字,遒劲有力,锋芒毕现正如他的人一般。

    “可谓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女子特有的娇软声音妩媚空灵,逾时,那一道红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她平日里懒于装扮,总是素面朝天,想来是今天年节了。特意穿上了一套红色的长裙。金色的丝线绣着朵朵梨花,绽放在裙角,云鬓高耸。戴着他送的朱钗,华美异常却不失女儿家的柔美。

    苏溪如画的容颜让两人惊艳不已,陆云齐含笑走近“你一个女子也知道天下兴亡?”说着,揽着她纤细的腰肢体贴的让她坐下。

    苏溪脸上微红,杏目一瞪:“这话说得,开国大将军里还有女官呢!要不是给你做地主婆,我也好想做个巾帼英雄!”

    话落,众人大笑,白子临原来不知道苏溪竟然是这样风趣的人,每次见她都是贤惠娇憨的站在陆云齐身后。

    “嫂夫人高见,做地主婆还真没有女将军威风。”

    陆云齐不屑的淡淡一笑,沉声:“你,还是先把字练好吧!”

    几人说话间,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原来是霍连筝来了。她今日到是换了一身深蓝色的长裙,长发挽了一个斜髻到是比昨天多了几分清冷。

    苏溪看见了她便兴奋的起身,昨夜听了她和白子临的过去,她不由佩服这个女人。同时也想帮她和白子临一把!

    霍连筝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那个男人,稍稍停下了脚步,正犹豫时到是听见了白子临的声音。

    冷静得出奇,带着一丝不满:“你怎么没说她也在!”

    陆云齐无辜的耸肩,“你没问”

    白子临:“……”

    苏溪闻言,红唇不满的撅起“白大哥你这是干嘛?是男人就要风度一些。霍将军是我请来的,我喜欢她。你可不能让我的朋友下不来”

    霍连筝身体微怔,朝苏溪感激的笑了笑:“谢谢夫人,属下过来送礼。待会便走了”她说完,不舍的看了一眼白子临。

    后者却是冷冷的不说话,侧身不看她。失望,自嘲一笑,女子正准备走时,苏溪却是跑了过来:“霍姐姐,你不要走!我包了很多饺子,可好吃了。你就留下来吧!”

    白子临怒视,“陆云齐,你确定要这样!”

    某侯爷慵懒的整理了一下衣衫,把苏溪抓住人家手的仇记在了心里。

    “你不吃我可以让丫鬟送到你屋里”

    白子临气结,第一次脸上文雅的笑容挂不住了,唇角一抽“自然要吃!”

    才不能给了那女人收买人心的机会。

    晚上,便是除夕了。苏溪把整个小院子都打扮得红红火火的,每个下人都发了两套新衣服,月钱涨了一倍。吃的菜单也精心的准备了一番,在院子里,长桌一摆。

    主桌是陆云齐,左边苏溪。右边坐着白子临,对面霍筝。还有刚刚赶回来的余蓝和林染。

    零零散散竟然也有十来人,还好她准备的酒够多。放过了鞭炮,满屋的丫鬟和仆人齐齐的下跪拜年。

    难得大家心情好,苏溪将包好的饺子纷纷发到大家的桌上。

    “新年好,也祝大家万事如意。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苏溪这端庄严肃的样子还真有几分主母的样子。

    陆云齐把后院交给她,原以为她不懂庶务只怕会焦头烂额,可现在看来,真是自己小看她了。

    苏溪,不仅管得很好,而且还把茵姐也教导得通灵了许多。虽然还是不愿意叫人,但是现在抱着她,也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睡觉,自己玩耍。

    “夫人客气了,跟着你,我们都很幸运。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好的主子”粉黛泪目,哽咽的道。

    林染也是感动不已,她原本保护苏溪只是听从侯爷的命令,但是苏溪却把她当成朋友和姐妹,丝毫没有半点架子。

    要是小夏也还活着该多好!

    余蓝似乎感受到她复杂的情绪,桌子下的手悄悄的拉着她,紧紧的握住传递一丝温暖的情意。

    “好了好了,这可是大过年的。都不准给我哭,全得笑才行。你们也下去吃东西吧!今夜不用伺候了”

    下人退下了,苏溪这才招呼着大家吃饭,喝酒。霍连筝一直比较安静的坐着,不敢看向白子临,也不敢看陆云齐。

    酒到三询,大家都喝得迷迷糊糊。天空中开始绽放了烟花,蓝色,紫的,红的,白的五颜六色绽放在夜色里。

    照亮了天空,璀璨华美。那艺一瞬间,大家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

    眸中清晰的印下了这短暂的美好时刻,除了烟花在夜空绽放的声音,世界一片静然。

    苏溪把头靠在陆云齐身上,杏目看着那一片绚丽的烟花在夜空闪耀,红唇轻启:“陆云齐!”

    男人也被这一刻的美丽惊艳到了,他第一次那么用心的看烟花,身边是自己最爱的人。

    听到那娇软的呼唤,下意识低下头颅,那一张俊颜被烟火和烛光照亮。他的脸俊美清瘦,一双狭长的凤眸含笑幽深。

    整个人沐浴在光辉下,褪去一身的清冷,高贵和威严,是那么的温和。

    “我爱你”苏溪突然流泪了,起身抱住他的脖子,红唇吻了上去!

    陆云齐无声一笑,闭上眼薄唇含住她的娇软,也加深了这一吻。

    当烟花的最后一丝余晖在夜空如流星般话落时,两人都吻得难舍难分。

    看呆了一旁的众人,还没有从烟花的盛放中回神,便又被这一对拥吻的神仙眷侣所吸引了。

    “咳咳”白子临一张苍白的脸也染上了绯红的羞涩之意,终于忍不住咳嗽一声。

    “我说,你们夫妻二人是不是也太……不符合规矩了。”

    陆云齐不满的睥睨着他,不满的眸子中透着一股威严,看的众人立刻低头。

    “当我没说”

    苏溪红着脸,从他的胸膛探出头,骄傲的道:“这叫爱到深处自然浓,人的一生也和那烟花一样短暂,却不一定一样璀璨。为

    何不在可以璀璨的一刻努力做自己,却要因为所谓的规矩而无声滑落,空留遗憾。”

    苏溪说着,目光落在霍连筝和白子临身上,意思再明显不过。

    白子临顿时无话,他也在回想着苏溪的话语,可是…。道理谁不懂,曾经的伤害一旦留在心里,就再难以忘却。

    霍连筝脸色一白,喝了些酒也有一些陀红,晕晕沉沉的站了起来:“多谢夫人开导。白子临,我有话和你说!”

    白子临一怔,正犹豫该不该答应时,陆云齐已经抓起他的肩膀一把推了过去。

    对上女子满是泪水的双眼,白子临忍不住心里还是软了:“换地方说话吧!”

    余蓝知道自己不能再妨碍了,不然说不定下一次会和他的小染分别得更长。

    “我们也走了!告辞”说完拉起正和粉黛说话的林染立刻开溜。

    ------题外话------

    我们的陆侯爷越来越开放了,都是媳妇调教的。

    大家端午节安康。鱼鱼送上祝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