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和解
    ——小院夜深。

    这算是两人结婚以来的第一次有矛盾,苏溪这一个晚上都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

    要是换了之前她肯定会像没有骨头一样赖着自己讲年少的故事,讲见过的名山大川,可今晚的她却是安静而端庄。

    尽管自己之前也希望娶一个这样的媳妇,彼此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可是此刻,陆云齐却是开始讨厌相敬如宾这四个字起来。

    他喜欢的苏溪是活泼而快乐的,会随时和他发小脾气,对他哭对他笑,甚至没大没小的捏他耳朵叫他“小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温柔而虚假的冷静着。

    胸口的疼痛还在,他稍稍一动,顿时便蹙紧了眉头。只能微微喘息着,慢慢的半坐了起来。

    “你起来做什么?好好躺着才是,伤口别又崩了!”苏溪坐在外间的凳子上,余光看见他坐起来,忍不住冷声道。

    到底还是关心这自己的!陆云齐忍不住微微扬起了唇角。

    特意倒吸了一口凉气,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痛呼“啊~”

    听到里面的声音,外面的苏溪也坐不住了,手上的针猛的扎到了手指也忘记来了疼痛。下意识的便起身拽着裙摆冲到了床前,“没事吧!是不是又裂开了,我看看。”

    陆云齐点点头,往里面挪了挪将肩膀凑了过去“后面也有一些疼,不知道是不是旧伤口的复发了!”

    他身上的伤一层又一层,保不准真的是旧伤复发了,苏溪闻言脸色刷的便白了几分,上前俯身。

    刚靠近他,一双大手紧紧的便把她抱在了怀中。随着女子的惊呼,陆云齐爽朗的笑声响起,在房间里格外的清晰。

    “苏溪,你心里有我。所以才会紧张”陆云齐笃信的道,将她抱在怀中低头,下巴搁在她的肩头。

    女子身上的香味淡雅而经久不散,他忍不住用手插进她的秀发间,几分痴迷,几分沉醉的目光带着愉悦的笑意。

    苏溪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良久才知道自己又被骗了,可身体被他强劲的手紧紧的抱着,动弹不得。只好愤愤的瞪了几眼,一口要在他的肩膀山“陆小四,你就是一个混蛋!呜呜。”

    她的力气小,要在身上也和挠痒痒差不多,陆云齐反而极为享受她柔软的唇碰上自己肌肤的感觉,舒服的哼了哼。

    “真搞不懂你为什么生气那么久,我就是顺手救人罢了。换了另一个,我一样会这样做!无关风月”陆云齐见她杏目里开始闪耀这泪花,心疼之余也忍不住感慨。

    大手捧起她小而精致的脸,落下一个轻吻再她的眼帘上,苦涩一笑:“以后咋们家都不用买醋了,这好大一坛。”

    苏溪伸手在他腰上捏了一把,不满的哼道:“我就是吃醋,你为了别的女人竟然要搭上性命。要是换了你是我,我为了一个觊觎我的男人也这样,你不生气?”

    陆云齐沉思了一会,良久,摇了摇头:“不会生气!”

    苏溪诧异的眨了眨眼,红唇微启,半天无语:“所以…所以,你不在乎…原来”

    见她脸色变得青紫一片,含着的泪水险些坠落,陆云齐心里暗自一叹:糟了!

    “小宝贝,我说不生气,是因为你压根没有这个机会。觊觎你的男人,爷会一个个都赶到你看不见的角落。

    而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你去冒险。我陆云齐的女人,自然是只用站在我身后就好了。”

    他的目光明亮而自信,就如他人一般,无端的让人信服。

    苏溪心里好受了几分,也微微有些羞涩,平时也只有在床榻才见这个两面三刀的男人叫她小宝贝。

    “我其实,也不是因为那个丁倩倩。我苏溪上的了厨房,如得了厅堂,经商算账,管理家宅都不是盖的!哼,你眼睛瞎了才会看上她!当然,也许真的白内障也不一定。”

    陆云齐看着她这豪爽得意的样子,真是哭笑不得,这都什么和什么!其实,那些都不重要,在他心里,苏溪只要是她就好。

    “你什么表情,不相信我?”刚低头便见他一副哭笑不得的囧样,苏溪不满的努了努唇,用手戳了戳他的臂膀。

    “怎么敢,我的夫人自然是大周最好的。也就爷眼神好,先下手为强。不然还不知道要被哪只禽兽叼入口中了。”

    额,可不就是你这只衣冠禽兽!苏溪暗自腹诽道,叹了口气,“别以为说好话我就放过你了,你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陆云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苏溪一同躺下。后者犹豫了一秒,便被他拽上了床。

    “坐着多累,你躺在我怀里,我慢慢说给你听”

    “慢点,你胸口还有伤”苏溪用手放在两人之间,生怕碰到他的胸口。

    陆云齐见她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顿时温暖不已,低头在她额上落下一吻“乖,你别动就好。”

    “白日里我正约见了几位将领一起去边界上的村子视差,突然出现了一伙匪徒抢劫马车。我们走近才发现车上的竟然是丁小姐,她正保护一个孩子。我便顺手救下她罢了,谁知道被偷袭了一下,中了一箭。”

    陆云齐说话,也是沉思了一会,大手不断的摩挲着苏溪的**轻轻揉捏着,这是他在思考。

    两人经常在睡前分享一下彼此的事情,陆云齐思考时,便习惯性的不说话只蹙起眉头,大手轻轻的摩挲自己的肌肤。

    苏溪尽管有些痒痒的想推开他,却不好打断他的思路,刚抬头便看见他半张俊颜沐浴在烛光下。

    俊颜修眉,五官分明而立体,彷如雕刻的一般浑然一体,充满沉稳与威严的美。

    此刻的他,像一只暗夜里的猎豹,伺机而动,野性与耐心十足。

    苏溪侧身,双手抱住他的腰将脸放在他的胸口,听着那规律的心跳声微微一笑:“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劫匪?”

    陆云齐点点头,摸着她光滑细嫩的脸,直觉得手感舒服不已轻捏了捏缓缓道:“边界虽然是摩擦不断,但是这样的大胆的劫匪还是很少的!”

    “难道,你怀疑,并不是单纯的劫匪?既然不是劫匪,为什么又追杀着丁倩倩呢?她不过一个闺中小姐罢了!”

    苏溪说话,抓住他做乱的大手白了一眼:“把人家脸捏歪了,就不漂亮了!”

    陆云齐淡笑一声,讪讪的把手缩了回来,继续道:“你想的便也是我想的!”

    “交手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吗?”她见多的盗匪一如青龙帮和明月寨,都是一群被生活所逼迫的人,大多也只是凭借胆识和人数。

    其他真的不能和正规的军队相比。

    陆云齐恍若想到什么了,目光漆黑而明亮,露出一丝笑意。看得苏溪如迷雾一般,罢了,男人的事情让他自己解决。

    也许今天操心了一天,真的是困了,苏溪不知不觉的便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陆云齐回神时,才发现身上的苏溪已经睡熟了,呼吸浅浅睡颜恬静,他看了好一会。

    温柔的把她放到一旁,帮她脱了绣鞋和袜子后把被子拉好。这才悄悄的起身,披上自己的大氅去找白子临。

    白子临的房间还亮着灯光,这倒是让他诧异了一下。

    “进来吧!”

    陆云齐推门进去,这才发现桌子上还有小酒和几盘小菜,一袭素白里衣的白子临正坐在桌边小酌。

    “这是什么好日子吗?”白子临在他看来确实是个怪人,比如,喜欢早上起来洗脚。

    再比如,一年四季总是白衣,从里到外。再比如,他认为过时不食,哪怕是个吃货也是也有原则的吃货。

    可今日竟然打破了这个原则,披头散发的坐在左边小酌起来。

    “坐”白子临笑道,给陆云齐也倒了一杯酒,随后懊恼“看我,都忘记你身上有伤了!”

    随后准备拿走时那一只大手却是阻挠了他,接下了酒杯一口饮下“再来一杯,喝酒——才能好得更快!”

    “明天小嫂子发起火来,你可别说是我给你倒的酒!”想想今天苏溪的霸气,白子临也是惊吓到了。

    对于他幸灾乐祸的表情,陆云齐面无表情的给了他一拳,表示你就闭嘴吧!

    “今日怎么想起喝酒了?”

    白子临咳了咳,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十分严肃而认真的看着陆云齐,半晌,长长的叹了一息“我——要成婚了!”

    “噗”

    陆云齐忍不住差点把嘴里的酒全数喷了出来,幸好他及时的转了下头。

    在转首时,便看见白子临恍若月光一般淡然而优雅的微笑。

    “真的?是家里又催了?这一次,竟然不躲了!”白子临之所以跟着他四处走,原因之一也是为了逃避家里的催婚。

    自从认识他以来,这家伙和自己一般,总是洁身自好并且讨厌女人。当然,苏溪除外。

    白子临点点头,看着外面的月光洒在地上,如水般清澈也忍不住整个人柔和了几分,带着几分期待的语气道:“我便要做父亲了!”

    “噗!”

    “陆!云!齐!”

    能见到温润如玉的白衣公子白子临如此狼狈而气急败坏,陆云齐心里是说不出的高兴。眼观鼻,鼻观心,凤眸微怔随即幽深了几许:“抱歉,实在惊讶!”

    白子临俊颜一垮,极为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用袖子擦了擦脸“你就是故意的!”

    “上天可鉴”

    “话说,你认真的吗?真的~要做父亲了?”陆云齐淡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

    “自然是真的,连筝已经三个月了!”白子临忍不住自豪的道,想象再过七个月便也有一个孩子,如他一般便忍不住雀跃。

    陆云齐沉吟了一会,脸上绽放一个真心的笑容,“你可得感谢一下苏溪了。哈哈,恭喜你了先,什么时候成亲我亲自到场!”

    说起来,还真是苏溪的媚药才有了今天的结果,白子临点点头,表示赞同。

    举起酒杯,和陆云齐碰了一下笑道:“你们夫妻也得快一些了,我儿子出生后还差个小媳妇呢!”

    陆云齐拿着酒杯的手蓦然一抖,脸色便阴沉了几分,满脸的黑线:“你滚远点!”

    竟然敢打他未来女儿的主意!以后一定要防火防盗放白子临的娃!

    “哈哈哈,来,再喝一杯!”

    原本是想找他说一下关于白天的事情的,可是子临今晚心情不错,罢了,就不给他徒添忧愁了。

    陆云齐想起当初结拜的兄弟们,大哥已经儿女成群,君白衣和他割袍断义,三哥也是家庭美满了。

    只有他和子临,一般是众人催促的对象,好在自己总算结婚了,到是没有想到被白子临这个后来的抢了个先!

    心里说高兴自然有,但是还是忍不住嫉妒一下下!

    两个大男人喝着酒开始规划以后孩子的教育问题,喝着喝着这才发现竟然已经是天亮了。

    苏溪找到陆云齐时,他正和白子临四仰八叉的摊到在地上,一旁是滚得一地的酒坛子。

    霍连筝也没有想到会看见这一幅场景,脸上微红。

    “霍姐姐,我先扶着云齐回去了,你照顾一下白大哥吧!”苏溪说完,踹了踹醉死的陆云齐,这家伙,带着伤竟然还喝酒!

    霍连筝点点头,帮着苏溪一起扶起侯爷,目送两人出门这才转身。

    白子临平日里总是翩翩君子的模样,白衣如谪仙般俊美。竟然头散发,衣衫不整的睡在地上。

    霍连筝缓缓蹲下,看着他沉醉的睡脸忍不住一笑,他似乎梦到了什么一般也是噙着笑意,抱着酒坛转了个身嘀咕道:“云齐,我有孩子了!嗯,真好!”

    霍连筝不可置信的一怔,美艳的脸上满是泪水,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上“子临,你也期待他的出生,原来。”

    她以为白子临不爱自己,她以为白子临甚至不愿意这个孩子的存在,她以为白子临娶自己不过因为责任。

    霍连筝想起年少时的时光,想起那年的雪花,飘飘洋洋如何他的衣衫一般的洁白。

    彼时,她刚刚进入白府,因为父母双亡她从小便寄人篱下,总是被人欺负。

    第一次见面,少年才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坐在树下摇头晃脑的读者书。她听得认真,也会忍不住摇头晃脑的跟着一起念了出来。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题外话------

    抱歉,今天赶作业了。拖到现在才更新,求谅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侯门之云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